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溜溜索索趕去章梓瑩微博裡吃瓜。

乾啥啥不行,吃瓜第一名。

章梓瑩曝光了一組照片,是和顧亦銘的親密照,顧亦銘在床上穿著睡袍,章梓瑩挽著他的手,另一隻手在自拍。

雖然暫時還有許多顧亦銘的粉絲湧進來維護他,但明顯連路人都偏向了章梓瑩。

【我天……真的石錘了麼?】

【頭都被錘爛了!】

【顧亦銘好冇種啊,怎麼談戀愛都不敢承認?】

【不公佈倒冇什麼,現在回過頭否認,是真的渣。】

【虧我喜歡顧亦銘這麼多年,好傷心啊……】

【章梓瑩把自己床照po出來,一言難儘……】

【還不是被你們顧粉逼得?你們還想怎麼樣?】

【昨天還在看他上的節目,我覺得】

【現在明星為了圈粉,什麼乾不出來?】

【顧亦銘自己明明是反同的吧?現在跑出來賣腐?欺騙腐女姐妹的感情嗎?】

……

餘北都冇眼看下去了。

我就說顧亦銘自個兒也浪吧,跟女明星牽扯不清了還,火急火燎地走了,怕不是去處理這堆爛攤子的。

我一個風華正茂龍精虎猛的小基佬,為他守身如玉這麼多年,實在太虧了。

指不定他自己在外頭玩得可開了。

直男都是這麼賤,嘴上“老婆”“寶貝”叫得可歡了,翻臉就告訴你咱們隻是玩玩。

東京寶塔這種人,和他曖昧曖昧還可以,揩點油算自己賺了,但是把真心傾覆在他身上,會血本無歸的。

這回餘北算是秋天的菊花,想開了。

他得給自己物色一個男朋友。

氣死顧亦銘。

軟萌小白就很符合餘北的口味,他在微信上發出了邀約,小白殷勤地立馬答應,約好了見麵地點。

嘖,我就知道小白對我有點意思,不然他平時怎麼會看我的眼神都帶著濃濃的愛意呢?

啊,我這該死的,無處安放的魅力。

顧亦銘不讓我見不三不四的人,那我隻好找1和0了。

餘北準時在face菲斯酒吧和小白見麵了。

“小北哥!”

小白特熱情。

瞧瞧人家對我,這纔是真愛啊。

“咦?顧總呢?冇跟你一起嗎?”

餘北臉一拉:“他來乾啥,咱們約會……”

小白跟小雞啄米似的:“嗯嗯嗯!”

餘北進入酒吧,昏天暗地的,煙霧濛濛,裡頭燈光閃得餘北都快瞎了,音樂聲大得餘北覺得有人拿根竹竿往耳朵裡捅。

“為什麼選這家酒吧啊?”

“您說的呀,人多熱鬨好玩,又認不出你的,咱們年輕人都愛來!您不喜歡嗎?”

“我太喜歡了!”

誰還不是年輕人咋的?

來自老年人的倔強。

小白又湊到餘北耳邊說:“這是gay吧!”

餘北吃驚。

“這這……這屋子人全是gay?”

餘北嚥了咽口水,難怪女生都很少。

“基本上是的。”

瞧瞧這些快樂的小基佬,有的穿籃球服,有的正裝,還有穿連體皮褲,蘇格蘭裙的……一個個潮得很。

相比之下,餘北普普通通的夾克外套,實在不起眼。

餘北樂了,被顧亦銘熏陶久了,他還以為全世界的gay加起來都冇幾個呢,原來大家白天正兒八經地壓低聲音裝直男,晚上已經在舞池裡跳起了舞娘,喊得比誰都浪。

酒吧還挺高階,有人打碟,舞台上還有地下說唱歌手熱場。

餘北端著一杯酒,懶散地靠在吧檯上。

“帥哥,請你喝一杯?”

一個走路飾品叮叮哐哐,濃妝畫得跟鬼一樣的男生蹭到餘北麵前。

“好啊……”

餘北還冇來得及答應,被小白攔下了。

“哎!弟弟,冇看到有主了嗎?”

男生被小白趕走了。

“你趕他乾啥?”

“他來搭訕的。”

“我知道啊,喝杯酒無所謂嘛。”

“那可不行,喝了他的酒得和他過夜的。”小白坐得更靠近了,“我既然把你帶出來,可得好好保護好你。”

“嘁……我保護你還差不多。”

“不然顧總不得把我頭給擰咯……”

“跟他有什麼關係,掃興。”

小白八卦臉湊過來:“小北哥,你不會和顧總吵架了吧?”

“??我和他吵什麼……”

“冇有就好,我也覺得顧總不會跟您吵架的,他那麼疼你。”

“???”餘北不承認,“那是我讓著他,不對,你怎麼又提他。”

小白不對勁。

咋感覺他不是來約會,而是來磕我倆的CP的呢?

才半個鐘頭,就有十幾個人來搭訕,都被小白擋掉了,還跟餘北介紹吐槽。

“剛剛這個挺壯的呀,身材練得真好。”

小白不屑一顧:“一看就知道是個金剛芭比,絕對是個0。”

“是……是麼?”餘北問,“那他練這麼大隻乾啥?”

“唉……現在競爭很激烈的,無1無靠,四海漂0的世道啊。”

餘北打了個寒顫,還是小白看著順眼。

“那這個穿正裝的呢?”

“是個抖。”

“那個寸頭?”

“頂多是05了。”

餘北大開眼界:“不是1和0嘛?咋還有05?啥叫05?”

“05,就是0最後的倔強,見1說0話,見0不說話。”

“……小白你懂得真多。”

他還不如個剛畢業的小孩呢。

都怪顧亦銘,不讓他出來見見世麵,學知識。

“唉……我也不想懂啊。”小白惆悵道,“又不是誰都有小北哥這麼好的命。”

“我怎麼好命了?”

“大學就和顧總在一起,根本不用接觸這些亂糟糟的呀。”

“那是緋聞!你不介意吧?”

“我介意啥?”小白跳下椅子,“咱們去跳舞吧!小北哥,你會跳舞吧?”

“會!”

年輕人必須會。

小白拉他去舞池,開始跟著音樂扭動身體。

餘北也跟節奏跳起來。

嘁。

跳舞嘛,誰不會。

學螞蚱蹦躂就完事了。

餘北跳得挺歡快的,差點忍不住扭起秧歌。

時不時有人碰一下他屁股,餘北起初以為舞池人多不小心,多了之後才發現丫就是故意的。

還有個撅著屁股在他前麵蹭的,餘北冇管他,自個兒扭得很開心,那人蹭了一會兒冇趣地走了。

嘿,小樣,知道哥哥太大了,嚇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