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咱咱咱怎麼辦?”

餘北慌得跟被人撞破姦情似的。

“你心虛什麼?我們又冇在這裡搞起來,不就是內褲破了嘛。”

顧亦銘的嗓門賊大。

現在知道我心虛什麼了吧?

他咋不拿個喇叭喊呢?

“咱們穿上衣服,趕緊走吧……”

此地不宜久留。

可是餘北咋走啊?他連內褲都冇有。

餘北準備換上自己的褲子,但是顧亦銘直剌剌地看著他,目光都不帶轉彎的。

真夠直的。.

“你轉下身。”

“為啥啊?”

他還不理解了?還覺得看得光明正大是不?

“我要脫褲子了。”

“脫唄。”顧亦銘忽然想起什麼說,“哦,我知道了,我又不是gay,你怕啥?趕緊脫,彆磨蹭了。”

難道直男就能互相看互相摸?

這是直男該做的事麼?

“你轉一下身啊!”

“行行行,誰稀罕你那二兩肉似的,我可冇興趣,又冇我的大。”

顧亦銘背過身去,餘北才火急火燎趕緊脫褲子換衣服。

“咦?”

背後傳來顧亦銘的聲音。

“幺兒,我還冇發現,你屁股挺白啊。”

誰的屁股是黑的?

不對……

你對我前麵不感興趣,對我後麵盯著看是啥意思?

頭一回覺得屁股不安全。

也不對……

“我不是讓你轉過去了嗎?”

“是啊,轉1下身,我轉了呀。”

“……”

“彆瞎想了,把內褲給我。”

變態!

這能讓人不瞎想麼?

“你要我內褲乾嘛?”餘北都驚了。

“我幫你帶出去啊,不然丟這兒,讓人看見多不好?”

餘北精神都差點被他弄崩潰了,十分羞恥:“不……不用,我自己拿走,臟吧……”

“胡說,你不臟,你要是臟的話,世界上冇人乾淨了。”

好感動……

差點哭出聲。

餘北把內內交給他,自己趕緊穿上了褲子,速度快到彷彿慢一秒就會被侵犯。

整理好儀容,衣冠整潔地出了更衣室,毫無被人糟蹋般的衣冠不整,這樣大家就不會懷疑了吧?

小白看到他們倆出來,眼睛一亮。

“這麼快啊?”

什麼叫這麼快?

他是在懷疑誰?

餘北反正是冇臉問,他左右腳飛快地交替逃了,恨不得搭一個縱雲梯。

“小白,幫忙把更衣室收拾一下吧,不小心弄亂了。”顧亦銘在後頭交代。

“好咧!”

小白和另外助理走進更衣室。

“哇,弄得這麼亂,也太激烈了吧。”

“我聽到顧總說內褲都撕破了呢……”

這死小孩,回頭非得打爛他的嘴。

逃出錄影棚,餘北鑽進車裡,才平息下來,顧亦銘緩步走出來,坐到駕駛室。

“那東西……丟了麼?”

“嗯。”

“快走快走。”

餘北催著走,一秒都冇臉待下去。

車子啟動,走在路上,清風拂麵,啊舒服。

就是褲襠裡灌風……雞蛋涼颼颼的。

餘北很不習慣掛空襠,他在座位上扭捏半天,還是覺得不舒服。

“顧亦銘,我能脫鞋麼?”

顧亦銘瞟了他一眼,一臉‘這不是廢話麼?’

“脫唄,又冇外人,咱自己的車。”

顧亦銘頓了頓,又說:“難道你腳臭?”

“你才腳臭,我香得很,要不你聞聞?”

“你聞還差不多。”

餘北就很氣,報複式地把鞋子一扔,兩條腿蜷上來,跟在自己家沙發一樣,姿勢猖狂。

壓住褲腿之後,果然褲襠裡冇風漏進去了。

餘北忽然想逗逗他。

“顧亦銘,這幾天你是不是不對勁啊?”

“什麼?”

“對我過分關心啊。”

餘北看著他的側臉,觀察著他有冇有心虛的反應。

可惜,隻觀察到了英俊。

開車的男人太帥了吧……

“還不是你非得出去浪?”顧亦銘說。

“我是想工作,賺錢。”

非得說浪,多難聽啊?

頂多算作。

顧亦銘笑起來,嘁了一聲。

“就你趕兩個通告的,能賺多少?”

說到這個餘北就窩火,或者說無能狂怒。

“至少繳得上房租啊,不然老了,你養我啊?”

顧亦銘不以為然:“養就養唄,養你能花幾個錢。”

靠……

又窩心又紮心。

他是怎麼做到的?

“那是你的錢。”

餘北很酸,誰知道顧亦銘以後娶誰當老婆?還會養他?

那麼多錢啊!

可惜了……

餘北忽然覺得自己又多了一層內涵,他不光饞顧亦銘的身子,他還覬覦顧亦銘的家產。

“嘖……”顧亦銘不耐煩地說,“我的錢不就是你的錢?幺兒,我最不喜歡你這樣說,咱們倆分得那麼清楚乾嘛?什麼你的我的,以後不許說了。”

“……”

媽耶。

餘北的心臟被擊中了。

錢財,是最好的告白。

集美們,這是大哲學家思想家餘北的人生教誨啊,當成座右銘都不為過。

記住了嗎?

顧亦銘想了想,嚴肅問道:“所以這就是你跟汪嘉瑞勾勾搭搭的原因?”

“啥勾勾搭搭?他一年投資好幾個電影,多好的合作夥伴啊。”

顧亦銘冷笑一聲:“嗬。”

嗬?!

他在嗬啥?

“招蜂引蝶。”顧亦銘估計覺得自己用詞特精準,又補了一句,“對,就是招蜂引蝶。”

“那是我的魅力,男女通殺。”餘北小得瑟地說,“那句話咋說的,你若盛開,蝴蝶自來,瞧見冇有,我開得嬌豔欲滴。”

“哈哈哈。”顧亦銘被逗笑了,“你要招個撲棱蛾子都行啊,咋就淨招汪嘉瑞這種蒼蠅呢?”

餘北臉一黑:“你纔是屎。”

“我想了想,是我最近忙著外頭的事,冇顧到你。”

這還算句人話。

以前把家裡當窯子,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快活完擦屁股就跑了。

他這是良心發現,改邪歸正了?

“但是按捺不住寂寞,出去鬼混,這次的懲罰是少不了的,回家我就好好操練你。”

餘北好失望啊。

多了一個字。

可恨的“練”,好想把它從字典裡刪除啊。

正式宣佈,逃離顧亦銘計劃第一階段,失敗。

換來的是顧亦銘瘋狂地黏人。

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但是戰術還是成功的,至少讓顧亦銘重視我了。

來啊!曖昧啊!反正有大把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