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和顧亦銘回公司的時候。

迎接了一路的問好。

“顧總,餘總。”

“餘總。”

“老闆,餘總,你們回來了?”

連小白都飛撲而來。

“小北哥……北總!”

……

顧亦銘越聽越不對勁。

餘北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心花怒放。

“怎麼回事啊?”顧亦銘納悶了,“我怎麼感覺我的位置已經被取代了呢?”

老盧感慨著說:“上回餘總雷厲風行把李子洋炒了,又低價挖到蕭城和朱驕,結果蕭城和朱驕三個月就爆火,流量暴增,李子洋冇撲騰出水花,現在公司上下都挺服他的,不得不說,這瞎貓碰上死耗子……咳,餘總慧眼識珠!運籌帷幄!千秋萬代!”

餘北聽著不爽了。

怎麼就是瞎貓碰上死耗子?

我那是排除一切想勾引顧亦銘的隱患。

牆角守好,房子不倒。

攘外必先安內。

這叫策略。

老盧不懂。

“彆客氣。”

餘北踮起腳。

拍拍顧亦銘的肩膀。

“小顧啊,這是朕為你打下的疆山。”

裝完逼就跑。

賊刺激。

總裁辦公室的休息室一塵不染。

這個小地方。

還挺溫馨。

顧亦銘在外頭和老盧交接工作,餘北也是有任務在身的。

答應了粉絲們要搞一場直播的。

但是餘北不會弄。

搗鼓了半天,電腦上總算出現畫麵了。

然後把直播鏈接同步到微博。

【第一次,有人教教我嗎?】

直播間一秒鐘瞬間湧進來幾百人,然後每過一秒就成倍地增加,餘北擺弄好位置,再一看,幾十萬在線人數。

這特麼是直播軟件的殭屍觀眾吧?

網絡卡到差點癱瘓。

【啊啊啊啊!總算直播了!】

【有生之年!】

【我以為是幻覺!】

【什麼第一次?】

【聽說有第一次看?】

【小北的第一次?】

【在嗎?看看視頻?】

【還需要人教?】

【我不信顧總還冇拿一血。】

【大家都是會員,開車囂張點兒。】

餘北坐在座位上,好像是挺多人的。

忽然緊張。

就跟第一次嘗試勾引顧亦銘一樣緊張。

“咳,大家能看到我吧?”

【能!】

【有點卡!】

【全程黑屏……】

【111】

“我該乾點啥?”

彆人直播是乾嘛來著?

唱歌跳舞嘮嗑睡覺?

【啥也不用乾,讓媽媽好好看看。】

【脫衣服。】

【脫衣服2333……】

【小北,這是在哪裡呀?你和顧總的家裡嗎?】

“哦,這是辦公室休息室。”

彈幕劃得太快,餘北隨便抽了個提問。

【休息室比我家還大,對不起我酸了。】

【這麵積都夠三室一廳了,你告訴我這是休息室?】

【家裡還缺個擺設麼?我可以一動不動。】

【小北,你讓讓,擋住我的視線了。】

餘北迴頭扭了一下身子說:“也冇啥好看的啊,就是一個衣櫃,顧亦銘和我的衣服。”

【嗷嗷嗷同居!】

【我好像看到相框了!】

【合照啊啊啊好有愛!】

【平時小北也住休息室?!】

【24小時貼身服務。】

【什麼貼身服務?】

【抓走,銬起來。】

“我以前不來,後來……偶爾來住住。”

【來乾嘛?】

【來,乾嘛?】

“來……”餘北瞎扯,“給顧亦銘送飯。”

【送什麼?】

【給你重新一次組織語言的機會。】

【顧總呢?我要看亦銘爸爸!我要同框~】

“辦公室乾活呢。”

怎麼這纔沒聊幾句,就想看顧亦銘呢?

是我顧亦銘過於風騷,還是我餘北提不動刀?

“他有啥好看的,再問拉黑。”

我的直播間。

不允許有對家的粉絲。

【哈哈哈我不允許我老公比我紅。】

【我北是有偶像包袱的。】

“這螢幕上老出現彈窗動畫怎麼關啊?”

餘北看著螢幕煩死了。

這什麼破直播軟件,廣告這麼多,都看不清彈幕了。

【什麼彈窗動畫?】

【彈窗?都說不要亂下載一些不該下載的非法視頻。】

“就是一些什麼飛機坦克大火箭的。”

餘北拿著鼠標亂點。

找不到叉叉按鈕。

【飛機火箭?】

【禮物吧?】

【那是人家刷的禮物,崽。】

【彈窗廣告哈哈哈……】

“禮物?值錢嗎?”

【能兌換成RMB。】

【值錢嗎?賊真實哈哈】

餘北逐漸發現直播的樂趣了。

這樣我可就不煩了哈。

五分鐘後,餘北輕車熟路。

“感謝‘北銘有餘’的大火箭!”

“謝謝‘小北做我老公’的飛機!”

“感謝‘幺兒他渾身都香’的坦克!”

“謝謝‘我給顧亦銘推屁股’的遊輪!”

這都是些啥名字啊。

一個比一個拗口。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取網名嗎?

休息室門忽然被推開,顧亦銘走進來關上門,餘北用身體把電腦螢幕一擋。

為啥要擋呢。

總感覺揹著顧亦銘賺外快不太好。

“幺兒,乾嘛呢?”

“賺外……玩電腦。”

【我聽到顧總的聲音了啊啊!】

【亦銘爸爸,快來銅礦!】

【求銅礦!】

【彆擋住我!!】

【銅礦啊啊!】

餘北一轉身,螢幕裡滿滿的銅礦。

“幺兒,要不先吃點東西?”顧亦銘邊脫外套邊喊。

“等晚飯吧。”

這不正忙著呢嘛。

“不用加餐?這一天的體力活呢。”

【什麼體力活?】

【請詳細描述。】

餘北試圖把話題轉向正軌:“我不餓。”

“那行吧,我先洗澡。”

顧亦銘走進了浴室。

【嗷嗷先洗澡,接下來要乾啥想必大家都懂吧?】

【求直播洗澡。】

【小北能把電腦搬去浴室麼?】

【為什麼要分開洗澡呢?一起啊!】

現在的小孩子,可真是……

和我一樣純潔正派呀。

“那啥,我們本來就是分開洗澡的呀,睡覺也是分床的,室友你們懂吧?”

【我不信。】

【為了不被封,也是很努力了。】

【十對室友九對夫夫。】

【現在都不敢跟人做室友了。】

顧亦銘好死不死在浴室喊。

“幺兒!快進來!”

“乾……乾嘛?!”

“給我搓搓背!”

“這麼點小事兒也犯得著我來?”

媽蛋。

嚇死了。

幸好顧亦銘冇說出啥不能播的內容。

【幺兒!快去給顧亦銘搓澡!】

【搓,搓二十塊的。】

【那什麼大事用你來呢?】

餘北很想和他們聊五毛錢的。

但並不想第二次被封殺。

使出了渾身解數,才把熱情的觀眾給壓抑住。

說學逗唱都用上了。

【小北為什麼不早出道哈哈哈】

【德藝雙馨。】

【這個火箭我刷得很值。】

【小北你身後……】

【噓——】

彈幕裡刷起了身後,跟搞鬼片似的,餘北猛一回頭,撞到了顧亦銘的腹肌上。

顧亦銘洗完了澡,不知道啥時候站在餘北身後。

他穿著薄睡衣,領口三顆釦子都冇扣,裡麵精緻有型的**若隱若現。

“乾啥呢?對著電腦嘀嘀咕咕。”

顧亦銘湊到電腦前。

【嗷嗷亦銘爸爸!】

【我看到了肌肉!!】

【太帥了,我已經暈了!】

【懂事的男孩已經在擰花灑了。】

【不爭氣的眼淚從大腿流下來……】

【小禮物刷起來啊!不能白嫖!】

“直播呢?有什麼好遮遮掩掩的,來,讓我也坐一半。”

顧亦銘這個大屁股。

往餘北椅子上擠。

“都快掉下去了!”

餘北用屁股撅他。

顧亦銘也發現了,他個頭大,兩個人坐不下。

“那你坐我腿上好了。”

冇等餘北拒絕,顧亦銘已經連人擄起來,放大腿上了。

【啊啊啊這該死的寵溺!】

【我為什麼要進來?我哭了……】

【檸檬樹下你和我。】

【什麼第一次?明明這麼熟練,把狗騙進來殺呀!】

【直播虐狗,舉報了。】

【很有代入感,我已經開始飆孩子了!】

餘北彆扭地動了動。

羞恥,想下去。

但顧亦銘大腿很舒服。

算了。

“顧亦銘,我覺著以後我可以多開直播,我最好學個什麼樂器,能體現我古典端莊清雅的氣質。”

顧亦銘看著餘北說:“木魚?”

【木魚笑鼠我了!】

【顧總彆皮,小心今晚餓肚子。】

【高冷總裁私下好好笑啊哈哈!上次看伴旅直播,就已經發現顧懟懟並不簡單!】

“你搶我鏡頭乾嘛?你會直播?”

餘北想把顧亦銘趕走了。

這種感覺。

就像女團被搶C位。

KTV唱歌被插隊。

“嘮嗑嘛,有啥不會的。”顧亦銘對著攝像頭說,“有什麼問題可以問我呀。”

糟糕,飯碗不保。

【對對對,我看哪個平台敢封我顧爸爸的號!】

【大家放肆一點!】

【顧總和小北什麼時候認識的呀?誰追的誰?】

“誰追的誰?……嗯……”顧亦銘想了想,“幺兒追的我。”

餘北忍不了了。

“放屁!我拿笤帚追的你。”

顧亦銘嘿嘿笑:“我開玩笑的,我追的,我追的你。”

【請問顧總小北,下雨打傘麼?】

餘北眉頭一皺:“不打傘打什麼?鬥笠麼?下一題。”

顧亦銘特彆認真地回答:“不打,除非有好玩的傘。”

【我懷疑你在開車,並且證據確鑿。】

【馬路都壓壞了。】

【男孩子哪有冇駕照的。】

“最後一題了哈,我們得午休睡覺了。”顧亦銘讀著彈幕,“顧總以前是直男,是怎麼說服自己的?”

餘北盯著顧亦銘,看他怎麼回答。

顧亦銘一隻手抱住餘北的腰,一隻手牽著他的手晃盪。

“直不直的也冇怎麼考慮,後來感情它不由自主了,也猶豫過,懷疑過,遲遲冇敢表白。直到後來才明白一件事兒,這個世界上,隻有一種性取向,那就是心之所向。”

【啊啊啊我死了!】

【這深情,太撩了吧!】

【顧北夫夫給我鎖死,一輩子不許分開!】

【這特麼是什麼神仙愛情?】

【什麼時候才能輪到我?】

【為啥我又覺得好笑,又在螢幕麵前哭得直抽抽……】

顧亦銘已經在收拾桌麵了。

“好了,今天上課到此結束,幺兒要和我睡覺覺去了。”

【剛剛小北還說分開睡,顧總你這樣啪啪打臉真的好麼。】

【你們已經是大男孩子了,應該學會自己睡一起,不要讓我們催!】

【可以直播睡覺麼?我有個朋友說想看。】

顧亦銘把攝像頭一擋,螢幕一黑。

“幺兒,我回答得是不是挺好?親一個獎勵?”

“啵唧……操,直播還冇關呢。”

一通手忙腳亂。

直播關閉。

以下內容。

請付費觀看。

【正文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