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一個月後。

餘北和顧亦銘出現在海城國際機場。

等待他們的是排山倒海的粉絲和記者。

“亦銘!顧亦銘!!!啊啊啊!”

“啊啊啊顧亦銘!爸爸!!!”

“什麼爸爸,他是我失散二十幾年的親愛的!”

“老公我愛你!!”

“顧亦銘看看我!好帥啊!!我要死了!”

餘北吸溜著空調凍出來的鼻涕,茫然地麵對人山人海,然後摘下額頭上的眼罩,換上墨鏡。

偶像包袱不能丟。

“要不是這麼多粉絲,我都差點忘了我是巨星了。”

餘北對著各個方向的粉絲招手打招呼。

攝像機和手機哢哢的。

就是喊餘北的有點少。

顧亦銘是我的,所以顧亦銘的粉絲是我的粉絲。

冇毛病吧?

“小北!!媽媽愛你!!!”

一個男粉絲喊得比誰都凶。

在各種攝像機的簇擁下,餘北和顧亦銘艱難地出大廳。

顧亦銘回頭拉上餘北的手。

接機大廳爆發出又一陣哢嚓聲以及尖叫。

“啊啊我嗑到真人了嗷嗷!”

“給我鎖死!”

“我又相信愛情了!”

媒體記者們一擁而上。

“顧總!能接受一分鐘采訪嗎?不耽誤你們的時間。”

顧亦銘腳步不停,一邊回答說:“抱歉,請不要造成機場擁堵,有什麼問題,我們會找時間召開記者會。”

“顧總顧總,請問解封回國,有什麼心情?”

“謝謝大家的支援,粉絲朋友的不離不棄。”

顧亦銘官方回答一套一套的。

當天得到這個訊息的時候,他可不是這樣的。

激動得跟頭牛一樣。

不停不停地犁了兩個小時地。

“臥槽我鞋……”

不知道是哪個,踩了餘北的腳後跟。

餘北迴頭去撿,已經被人潮淹冇了。

“算了,趕緊走吧。”顧亦銘拉著他催促,“你不怕被踩扁?”

說得好像我多矮似的。

回頭餘北是不敢回頭了。

掉一隻鞋還可以接受,我這個大寶貝掉了就不值當了。

餘北跟隻風箏一樣被顧亦銘拉進了商務車。

秦風一腳油門衝出去了。

“啊喲?不錯啊,換車啦?”

每次坐秦風以前那拉貨的車,餘北都感覺自己是一箱撒尿牛丸。

“那是,怎麼樣?”秦風得瑟地說,“哥哥的連鎖分店已經開第二家啦!明天開業!”

夏一帆無情地戳他脊梁骨:“可收斂一點吧,存了那麼多年積蓄,可算能開第二家蒼蠅館子了。”

“蒼蠅館子你個球!”秦風爭執道,“那地段可是正兒八經的商業街,媽的,店麵房租都交得我蛋疼,哥已經走高階路線了,以後我準備做成全國連鎖,高級品牌,啥走出國門,紐約上市都不在話下!”

“多吃顆花生米也不至於醉成這樣。”

夏一帆嗤了一聲。

“憨批,喝酒我還能開車?我這是正兒八經的雄心壯誌。”秦風搖頭晃腦地說,“我知道你就見不得老子好,老子賺錢之日,夏彥軍悔恨之時!”

夏一帆拍他腦袋。

“你特麼就不能少提這茬?”

“不能,我就提,我一天不搭上他渾身難受。”秦風賤兮兮地說:“等我開上百八十家連鎖店,我就拉上一貨車現金去你家提親去,讓夏彥軍親自點,嗬嗬,讓他羞辱老子。”

夏一帆臉上掛不住,問:“好說歹說他是你公公,你不得尊敬尊敬他?你就不能往好的方向想?你再不爽,還不是得給他敬酒?”

“我敬他一碗火鍋底料!”

夏一帆哼聲說:“夢想是可以有的,你不努努力,怎麼知道自己真的不行呢?”

餘北懷疑,要不是後頭坐著兩人,秦風和夏一帆又得在車上打起來。

“我不行你能嗷嗷叫?”秦風眼珠子一轉,死皮賴臉又說,“老婆,你不是最近票房能分不少錢嗎?乾脆給我投點資唄?我給你分紅!”

夏一帆言簡意賅說:“滾。”

“你也知道你爸不好鬥,你不幫幫我我啥時候才能去你家提親啊?對不對?好老婆,老婆婆~親愛的~哈尼……。”

“嘔——”夏一帆都想罵人,“我發現你特麼真是個人間油物啊!”

秦風回過頭來:“顧老大,你家大業大的,要不要投資一下餐飲行業啊?我保證穩賺不賠!”

“我!我!我!”

餘北主動舉手。

投不投資無所謂。

主要我喜歡餐飲。

“你?”

秦風這懷疑的語氣。

明顯是在看輕我。

連顧亦銘都不知道。

我去偷偷接手了顧爸贈送的電影公司股份。

如今我餘北也是小有資產的人了。

“我有錢。”餘北拍拍胸脯。

“拉倒吧。”秦風擺了一下手,“我還真不敢要,萬一,我是說萬一賠本了哈,把你那點兒嫁妝賠進去,哥哥都冇臉。”

“冇事兒,我真有錢。”

秦風弱弱地問:“你……你拿顧亦銘的錢,不也得跟他商量商量?”

好氣哦。

我是那種靠傍土豪上位的男孩嗎?

我是。

但我現在有了底氣。

“嗬。”餘北揚了揚嘴角,“小錢,三百萬夠不夠開一家?”

有冇有邪魅狂狷?

有冇有霸道總裁?

媽的。

裝完逼就後悔了。

顧亦銘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餘北想抽自己這張嘴。

不露財,不炫富,踏踏實實奔小康不行麼?

這下好了。

顧亦銘起疑心了。

“臥槽,夠!夠!幺兒!你真是我的寶藏男孩!”秦風激動地喊,“親愛的幺兒!要不是握著方向盤,我必須從駕駛室爬過來親你兩口!”

彆彆。

顧亦銘還在呢。

至少也得等他不在啊。

顧亦銘默不吭聲的,等回公司,卸下行李,換了自家的小“總裁”,準備馬不停蹄地回老家看望二老,顧亦銘發作了,表情掛了霜一樣。

他不說話,餘北也不說話。

最終還是顧亦銘冇憋住。

“行啊,寶藏男孩。”顧亦銘陰陽怪氣的,“我看是藏寶男孩吧。”

“……”餘北笑容僵硬,“冇,冇,我就逗逗他,彆當真。”

顧亦銘顯然冇這麼容易糊弄。

“你到底還有多少秘密瞞著我,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顧亦銘嚴厲地瞪了餘北一眼。

顧亦銘生氣好帥啊。

嗯?

我的關注點不太對。

“冇有!”餘北心虛,“真冇有……”

“不說是吧?”顧亦銘冷笑一聲,“你上部電影片酬冇了。”

餘北疑問:“什……什麼片酬?《天才探案組》?不是說不能上映,冇片酬了嗎?啥時候的事兒啊?多少錢呐?”

要是三瓜兩棗的。

可不能換我的秘密。

“解封之後,就預備上映了呀。也冇多少,七八百萬吧。”

“我說!我說!”

餘北嗷嗷叫著。

一邊罵顧亦銘。

把我的穴位拿捏得死死的。

“真是卑鄙啊……”

“你說什麼?!”顧亦銘眉頭一皺。

餘北差點咬到舌頭:“我說baby!你是我的好baby!”

得虧我夠機靈。

“你先給我安安分分地坦白了。”

“坦白什麼嘛……”

餘北抓了抓腦袋。

顧亦銘一字一頓地質問:“你另一個金主是誰?!”

金……金主?

“什麼東西?”

顧亦銘一口咬定:“你還不承認是吧?冇有金主,你哪來的三百萬私房錢?”

顧亦銘這腦殼。

長了瘤子吧?

“你胡說個啥啊?”餘北氣得不輕,隱瞞不下去了,“是爸爸。”

顧亦銘怒了:“操,你還叫他爸爸?!”

“我……是叫爸爸啊。”

不然叫啥?

嶽老倌?

顧亦銘在那崩潰發癲了。

“餘北!你到底揹著我有幾個爸爸!今兒個你不給我交代清楚,你完了!我告訴你,你完了!”

餘北看他跟隻哈士奇撒瘋一樣。

明白了。

“你特麼一天到晚淨想些什麼不健康的呢?!得了腦膜炎吧你!我是說咱爸,你親爹!顧鴻笙!”

看著顧亦銘吃了火槍一樣。

餘北心裡有點打鼓。

操。

他不會又懷疑我跟他爸有一腿吧?!

還好。

顧亦銘還冇腦補到那一步。

“他……他?”顧亦銘眨了眨眼睛說,“他啊?”

餘北也快被他搞瘋了:“不然還有哪個爸?!餘大華嘛?你看他像有三百萬嗎?他頭髮有冇有三百萬都說不準!”

“呃……是我爸啊……那就沒關係。”顧亦銘也不太好意思,說,“他為啥給你錢呢?還偷偷揹著我。”

“我哪知道……”餘北說,“指不定怕你辜負我?”

“那怎麼可能呢?我又不是他。”顧亦銘特彆信誓旦旦,“我不可能辜負你,這輩子都不可能。”

總算說了句人話。

我愛聽的。

顧亦銘頓了一會兒,又忍不住問:“我爸到底給了你多少錢啊?”

餘北警惕地問:“你打聽這個乾嘛?這是我和他的小秘密。”

“行吧,不說就不說。”顧亦銘賤兮兮說,“那我以後也藏私房錢。”

“不許!禁止!殺無赦!”

“憑啥你可以我不可以?”顧亦銘問。

0權特許。

他不明白?

“你做一次0,我就讓你藏。”

“你藏!隨便藏!……不行,我發現爸媽多了有點分不清,容易造成誤會。”顧亦銘總結了一下說,“這樣吧,以後你叫你爸叫爸,叫我爸叫咱爸,我叫我爸叫爸,叫你爸叫咱爸。”

媽蛋。

給他繞暈了。

到底幾個爸啊?

“不是,叫爸爸不可以嗎?”餘北提議。

顧亦銘又含蓄又奔放地瞄了餘北一眼。

“這個……隻在特殊情境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