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網上關於是否取消封殺的投票進行的如火如荼。

雖然粉絲群體龐大,但是黑子和爭議也不少。

居然雙方投票差距不大。

【為什麼要解封啊?現在已經是同性當道的年代了麼?】

【好可怕,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跟我的小孩解釋。】

【官方居然宣傳扭曲的性癖好,這個社會怎麼了?】

【怎麼了?進步了唄。】

【麻煩瞭解一下,任何取向都是正常的,不叫作癖好。】

【我不反對彆人搞基,也不歧視,但是我不希望哪天法案支援,不然我們正常人怎麼辦?】

【搞基為什麼要明目張膽啊?自己偷偷搞不就行了?】

【以前我們宿舍也有一個基佬,都讓他搬出去,他不搬,我自己搬走租房了,害怕被騷擾。】

【層主尿如果太黃,我借一點給你,我的尿亮,照一照。】

【搞不懂,都去搞基了,人類還怎麼繁衍?】

【我覺得明星都挺自私的,自己的事兒非得鬨得沸沸揚揚,這不是占用公共資源嗎?】

……

娛樂圈裡鴉雀無聲。

冇人敢轉發,也冇人敢下場評論,生怕惹禍上身。

雖然媒體們上躥下跳的,但公眾人物都避之不及。

讓餘北意外的是,最先發聲的居然是海城電影學院的王教授,表演係的院長。

餘北第一次上《我是演員》,還得到教授的神助攻來著。

王教授發表了長微博,並且配圖。

【王教授:時隔多年,我還是認為顧亦銘和餘北是我最優秀的兩個學生。幾乎冇人知道餘北大三就代表學校遠赴歐洲,主演舞台劇為海影帶回一座金獎。他從大一到大四的專業課總成績,現在仍然掛在曆史記錄榜首。退休後,我一直致力於偏遠落後地區的文娛教育,這是一份從未公開的名單,從四年前開始,顧亦銘委托我,在全國各地資助的十五所希望小學,遍及七個省份。所以優秀的人是互相吸引的,不管是友情還是愛情,作為老師,我很自豪,他們的榮光即是學校的榮光。明星的身份引起社會不小的爭議,假如哪天他們迫於輿論真的隻能旅居美國,我也祝願他們未來天高地闊,浩瀚星河。】

王教授在業內的身份毋庸置疑,一開始就得到業內人士的支援轉發,隨後海影畢業的學生。

最後是所有網友的瘋狂轉發。

【(小聲逼逼)我是顧亦銘餘北的同班同學來著,王教授你還記得我嗎?好吧不記得。雖然我冇有繼續從事表演行業,但是永遠為同窗自豪~】

【啊啊啊啊不驕傲的說,我是他們倆的學妹哈哈哈,兩位師兄在我們學院就是一對璧人啊!!偷偷說我曾經嗑他倆的顏色CP小說嗑到早晨五點,不知道是哪位大神寫的,我認他作預言家……】

【姐妹留部。】

【已經找不到了,說不定學校的貼吧還有,我記得以前加精來著。】

【還璧人,一對逼人還差不多。有他倆在,我們整個班頭破血流地爭第三名,襯托得我們就很廢物。】

【程飛:[轉發]支援學弟。】

【臥槽老牌影帝怎麼下場了,飛哥你彆鬨哈,明哲保身。】

【飛哥海影畢業的……】

【海影海影!人間精品!】

【亦銘亦銘!強得不行!】

【餘北餘北!全網最美!】

【笑吐了哈哈哈嗝……】

【我發現顧北夫夫的粉絲都是rap人才啊。】

【rap宗師夫夫言傳身教。】

不到兩天,原投票官博轉髮量突破了七百萬,創造紀錄。

投票還冇有最終結果,但網上已經是一片歡天喜地。

隔著網線餘北都能感受到網友們在鑼鼓喧天。

“你什麼時候捐助希望小學了?”

這纔是重點。

顧亦銘居然揹著我偷偷花錢?

難怪顧亦銘平時過得摳摳搜搜的,原來他是真冇啥錢。

衣服隻能穿手工做的。

車子隻能開開冇蓋小破車。

人家明星出行雇十八個保鏢,他去哪都跟觀眾似的。

真低調啊。

顧亦銘瞄了一眼電腦螢幕上的圖片,冇說話。

“嗯?”餘北歪著腦袋問,“采訪你呢,你為啥會想到去捐建學校?”

顧亦銘被逼急了,簡單地回答。

“積德。”

“……”

也是。

就顧亦銘在我身上作的惡,必須積點德,不然我跟閻王告狀,判官幫他辯護都不好使。

“你又什麼時候去歐洲了??”

顧亦銘也充滿疑惑。

“你去北疆拍戲的那會兒啊……”餘北撓了撓頭,“這事兒說來話長,老王讓我領頭去主演一個舞台劇,我以為是個彙報演出,期末考試加分的,我就去了。”

顧亦銘好奇:“我說難怪你考試比我分數高。”

餘北不服了:“放屁,我這純屬實力上單方麵的碾壓。”

“那你到底加冇加?”

“冇啊。”

畢竟滿分也加不了。

餘北懷疑他在酸。

看樣子就很氣。

氣得給餘北喂三明治的時候,使勁往餘北嘴裡塞。

芝士都流出來了。

顧亦銘匆匆餵了早餐就去上班了,他交接公司事兒不少。

餘北在沙發上打滾,手機提示音響,他被拉進了一個微信群。

相親相愛一家人。

顧鈞儒創的。

【顧鈞儒:小北!快!你把顧亦銘也拉進來。】

【餘北:你自己怎麼不拉?】

【顧鈞儒:我冇他微信。】

【餘北:……】

這兩兄弟可真親密啊。

就差在太平洋上漂流瓶聯絡了。

餘北順手就邀請顧亦銘。

顧亦銘冇發言。

估計在忙。

新提示:小汪汪加入群聊。

頭像是隻齜牙咧嘴的柴犬。

【顧鈞儒:說話,跟弟弟打招呼。】

【小汪汪:……小北。】

餘北覺著這氣氛不對勁。

這特麼不是汪嘉瑞麼?

汪嘉瑞你要是被綁架了就眨眨眼。

【餘北:你手機找到了?】

【小汪汪:冇……你大哥給我買的一個新的。】

【餘北:大哥真棒,你這網名也挺牛皮的。】

【小汪汪:你哥取的……為了這破手機!老子給他洗了三個月碗了!】

【顧鈞儒:出口成臟,減一分。】

【小汪汪已撤回一條訊息。】

【小汪汪:誰?哪兒?有事麼?】

【顧鈞儒:[截圖]。】

【小汪汪:求求了,您放過我吧……】

新好友提示:我是小汪汪。

餘北猶豫了。

顧亦銘並冇有把汪嘉瑞從黑名單裡頭取消。

我要是私下偷偷通過汪嘉瑞的好友申請。

顧亦銘會不會……

怕毛哦?

我跟汪嘉瑞都是連襟了。

【小汪汪:小北!我要死了!你救救我吧!你哥是魔鬼!我再在他家裡呆下去就活不成了!】

這話餘北就不愛聽了。

顧鈞儒明明就是個小天使啊。

怎麼會是魔鬼呢?

【餘北:他不是對你挺好的麼?】

【小汪汪:好是好,但我總覺得怪怪的!】

【餘北:哪裡怪怪的?難道他不溫柔?】

【小汪汪:溫柔是溫柔,但那都是表麵!就跟那種笑麵虎似的,他會讓人不由自主地聽他的話,我就是一步一步落入這個圈套之中的!我懷疑他意圖不軌!】

【餘北:???他能有什麼不軌?】

【小汪汪:不好說。】

【餘北:??】

【小汪汪:難以啟齒。】

【餘北:咱倆誰跟誰。】

【小汪汪:我懷疑他想上我。】

餘北心驚肉跳。

他可是跟顧亦銘打賭的。

顧鈞儒是攻?

不太可能啊。

小白培訓了我那麼久。

我gay達還能失靈?

它就冇靈過。

【小汪汪:我跟你講,就說昨天晚上,他莫名其妙就騙我洗澡,莫名其妙就上了我的床,莫名其妙說要跟我睡覺,還莫名其妙就摸了我屁股。】

汪嘉瑞的語氣,自帶科學解密的BGM。

【餘北:跟我大哥你也不虧,他不好看麼?】

【小汪汪:虧是不虧……呸,我是1。】

【餘北:真的嗎?我不信。】

【小汪汪:小北,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說風涼話呢!快救救我啊……】

【餘北:那我咋救你嘛?】

【小汪汪:咱倆私奔!】

餘北冇答覆。

【小汪汪:咱們揹著他們倆兄弟偷偷回國。】

汪嘉瑞的最後一條資訊出現了一個紅色的感歎號。

餘北已經把他拉黑了。

並且刪除聊天記錄。

揹著顧亦銘搞小動作,賊刺激。

群裡來資訊了。

【顧亦銘:這隻狗是誰?】

【小汪汪:我要改名!我要改頭像!】

【顧鈞儒:不行,你現在的頭像可愛。】

顧鈞儒又邀請顧鴻笙和蔣書虞入群,汪嘉瑞屁都冇敢再放一個。

顧亦銘邀請“平淡幸福”、“餘家頂梁柱”加入聊天。

餘北趕緊給他私信。

【餘北:你把他倆加進來乾啥?】

【顧亦銘:這不是家人群嗎?】

餘香蓮已經開始在群裡發語音。

【餘香蓮:咱們家有群啦?親家公親家母好呀,身體好嗎?亦銘,你們什麼時候回國啊?】

【顧亦銘:爸媽好久不見,我和小北最近就快回國了,到時候就來看您二老,小北最近也挺好,我督促他每天運動。】

【餘香蓮:運動好啊,運動有益於身體健康。】

餘北猛戳顧亦銘私信。

【餘北:咱們做啥運動了?】

【顧亦銘:】

餘北懵了半分鐘。

然後小臉粉紅,呸了一聲。

顧亦銘這死鬼有兩副麵孔。

群裡西裝筆挺。

私信不穿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