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Received

HTTP

code

502

fro

proxy

after

CONNECT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收拾我吧。

求你。

餘北不敢說,他又不皮癢。

顧亦銘這種不解風情的直男,萬一理解錯了餘北的暗示,把他打一頓,那就不值當了。

這沙雕啥事乾不出?

“走吧。”

顧亦銘走在前麵,餘北屁顛屁顛地跟上去。

“去哪啊?”

“更衣室唄,還能去哪。”

哦喲,先是洗手間play,又換成更衣室play,這一天天的,就不怕我腎虧?

“你先換吧。”

餘北扣著手指。

我隻是假裝騷裡騷氣,事實上我是很矜持的,咱是正經人,正經人乾不出跟男的一起脫衣服的事兒。

對,我就是慫。

顧亦銘看向餘北,像是不認識這個人。

“你不想跟我一起換衣服?”

“咳咳——”

餘北差點被口水嗆到。

這是什麼沙雕問題?

直男都很喜歡跟人一起換衣服,打赤膊?在他眼裡,我是貪圖他**的那種人?居然還問我想不想跟他換衣服!這用得著問?

我想,我做夢都想。

但是我偏不。

“不想。”餘北說,“裡麵太窄了。”

“哦,那你先進去吧。”

“那你呢?”

“幫你守著,我就在外麵不進去。”

瞧瞧,他滿嘴裡都是些什麼虎狼之詞,四省五入就等於“我就在外麵蹭蹭不進去了”。

聽起來就讓人好期待。

餘北進了更衣室,剛把上衣脫掉,顧亦銘就闖進來了。

“你乾嘛?”

“不乾嘛啊。”

顧亦銘說這話的時候,一邊栓更衣室的栓子。

“你不是說在外麵不進來嗎?”

我就知道,男人說這句話的時候,最不靠譜。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我想了想,咱們什麼時候這麼不熟了?搞得好像你身上那一塊我冇看過似的,有必要嘛。”

“……”

咱們那麼熟?

啥都看過?什麼時候的事?我咋不記得。

“我就是覺得,這更衣室太小了。”

更衣室原本就隻夠一個人在裡頭轉個身走兩步的,現在接近1米9的顧亦銘擠進來,就更逼仄了。

“咱們都是男的,有啥關係。”

同誌,你這種想法很危險。

這個年代,社會是很殘酷滴。

顧亦銘很坦然地脫掉了T恤,荷爾蒙的氣息帶著一點點男人的清新體香鋪麵而來。

餘北一陣陣暈眩。

愛一個人,是不是連他身上的味道都愛不釋手?哪怕是臭襪子都想擁有?何況顧亦銘不臭,還有點香。

跟巫婆熬的毒藥一樣,誘人且致命。

很上頭。

讓人恨不得扒在他身上吸。

“你不是說不喜歡被男人看嗎?”

“啊?”顧亦銘說,“我是說你不能被gay看,我又不是gay,看你一眼怎麼了?”

哇,這邏輯滿分啊。

可惜我是。

嘿,我還就看了,我還上看下看左看右看。

操,顧亦銘已經開始脫褲子了,不能再看了,會長針眼的。

腦子裡還有一個聲音:長針眼怕什麼?給老子看!

餘北背過身去,兩人各自坐在小長凳的一端。

餘北聽著背後細細簌簌的聲音,浮想聯翩。他假模假式地解自己皮帶時,用餘光瞟了一眼身後,顧亦銘果然隻穿著一條小胖次,白的,乾乾淨淨,和他人一樣乾乾淨淨。

顧亦銘真是個完美到家的男人。

餘北覺得自己偷看都是褻瀆。

男神是什麼?是神啊,應該被供起來,燒香跪拜的,不容褻玩。

心術不正之人,老天爺一定會降下懲罰的。

餘北的腰帶卡住了。扯了好幾下都扯不下來。

靠,什麼劣質道具服啊。

“顧亦銘……”餘北絕望地求助。

“我在呢。”

“你幫我看看……”

“看什麼?”

“我褲腰帶咋解不開……”

餘北自己都冇臉了,這話像極了一個**的勾引。

顧亦銘倒是很自然。

餘北謝天謝地,這年頭像顧亦銘這麼正派的小夥子哪裡還能找到啊?不像自己,滿腦子顏色思想。

“你站起來,我看看。”

餘北照做,但是因為更衣室實在太狹小了,燈光又暗,顧亦銘連彎腰看清都難。

“哦,是你腰帶把內褲鉤上了,你腰彎下去。”

“……”

餘北的背被顧亦銘摁了下去。

他很羞恥。

真的。

他不能原諒自己,第一次有機會在顧亦銘麵前,彎下腰,撅起屁股,身上卻還穿著衣服的。

“再下去點兒。”

下去個毛啊!你又不用對準什麼!

餘北紅著臉又壓了下腰。

這下好了,餘北幾乎是九十度撅著腚的,他吃力雙手地抓住前麵的衣架子。

顧亦銘在身後扶著他的腰……

“好了冇?”

“快了。”

“你快一點兒,我腰都疼了。”

“知道知道,還冇弄出來,我有什麼辦法。”

……

顧亦銘也急啊,腰帶死死鉤住了餘北的內褲邊兒,被餘北一催,他隻能用力扯出來。

撕拉——

“咋了?我衣服破了?”

“你……你內褲邊冇了。”

顧亦銘你是禽獸嗎?力氣這麼大。

“……我看看。”

餘北想起身,但是顧亦銘單腿跪在長凳子上,手扶著餘北的腰的,他一動,顧亦銘就冇跪穩,膝蓋一滑,上身往前傾倒,他眼疾手快抓住一塊布,才穩住身體。

那塊布是餘北的褲子,冇了腰帶的支撐,刺啦一聲被他扯下去了。

顧亦銘的臉和餘北的屁股蛋撞到了一起。

“臥槽,你乾什麼?!”

他……

他居然……

他居然親老子屁股?!?!

餘北身體像是觸電了一樣,往前麵一衝,撲在了衣架上,衣架哪承受得住他這麼一撲?嘩啦嘩啦全倒下來了。

餘北從散落的衣架中站起來,可他又冇腰帶,隻能兩隻手提著褲頭,紅著臉不敢置信地瞪著顧亦銘。

顧亦銘自己衣服還冇穿好呢,隻穿了內褲站那兒,十分侷促。

氣氛過於尷尬。

外頭聽到更衣室的動靜,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怎麼了怎麼了?”

小白軟綿綿的聲音:“冇事!顧總和小北哥把更衣室的衣架搞垮了!”

搞垮了……

你才搞垮了。

“哦,那冇事,散了吧散了吧。”

不,你們彆走,你們聽我解釋……

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這小屁孩,瞎喊什麼,早知道這麼會造謠,非得封住他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