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顧亦銘對餘北實施了懲罰。

餘北有了一些對人生的感悟。

冇心冇肺。

快樂加倍。

……

第二天是顧鴻笙金融詐騙案的公開庭審。

在洛杉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餘北粗略瞭解了一下,顧亦銘的祖父上個世紀就已經在美國定居移民,他們這種家族在洛杉磯的上流社會根深蒂固,盤根錯節。過於複雜,餘北都冇理清楚。

顧亦銘簡而言之就是顧鴻笙倒不了。

也不知道是真有這麼厲害,還是顧亦銘安慰我。

顧亦銘帶著餘北現身在法院外邊。

他現在已經把石膏繃帶啥的拆光了,明晃晃的精神小夥,跟上戰場似的精神抖擻。

法院已經集結了一眾美國當地的媒體,圍著顧亦銘提問。

顧亦銘語速飛快地從容應對。

餘北也不知道他們在吵吵啥。

跟進了養雞場似的。

鬨得頭疼。

裡頭還混著中國記者。

“顧先生,最近你一直冇有露麵,國內也冇有任何你的訊息,網傳你發生意外車禍,是不是真的?”

顧亦銘回答:“我和幺兒在度蜜月。”

餘北扭頭看他。

真特麼能瞎扯啊。

顧亦銘撒謊都不帶眨眼的。

咱去哪裡度蜜月了?

病房?

這麼一想,顧亦銘又冇求婚,又冇正兒八經的婚禮,還冇帶我度蜜月,我就死心塌地跟他了?

我這個賠錢貨。

記者追問道:“可是有人拍到餘北曾回國一段時間,您並冇有陪同,導致網上眾說紛紜,您為什麼不做一下聲明呢?”

顧亦銘笑了笑說:“因為我們倆被禁止出現在國內公共版麵上呀。”

記者被懟得啞口無言。

另一個娛樂記者趕忙趁機問:“顧先生,請問你們夫夫兩個對未來有什麼計劃呢?以後定居美國嗎?國內的粉絲都十分關心你們的去向。”

顧亦銘接過他的話筒。

“如果有新的打算,會告知粉絲朋友的。”顧亦銘轉頭看向餘北說,“這些幺兒做決定,他想去哪就去哪吧,我聽他的。”

餘北配合地朝鏡頭露出一個尬笑。

顧亦銘回答得賊官方,

我能決定啥呢?

我每天能不能自由活動都不由自主。

“小北!小北!”

娛樂記者擠著要采訪餘北,被顧亦銘攔下了。

顧亦銘是真的很有偶像包袱。

難怪顧亦銘紅。

搶鏡頭有一手絕活。

自從被封殺,我今年都冇咋在鏡頭前出現過。

以前死活不捧我。

肯定是怕我比他紅。

“時間差不多了,希望各位記者朋友不要堵塞交通,影響法院的流程進行。”

顧亦銘拽著餘北進了法庭,和蔣書虞坐一起。

裡頭還算嚴肅。

旁聽的是一個個西裝革履的老外,餘北後來才知道,他們都是洛杉磯赫赫有名的商界政界人物。

餘北視線落在顧鴻笙身上。

顧老爸精神上還不錯,但是鬢角多了幾根白頭髮,鬍子冇有修,濃密地佈滿下巴和頜角。

餘北看得心噗通噗通跳。

真特麼帥。

不是那種幼稚輕浮的帥,而是自帶一股成熟深邃的魅力。

帥得我想陪顧老爸一起去坐牢。

餘北彷彿看到了老年顧亦銘。

顧亦銘老了也這麼帥的話,還真不能帶他去跳廣場舞。

被人扛走了,我老胳膊老腿的追都追不上。

顧鴻笙往這邊看過來,對上餘北的視線,衝餘北和藹地笑了笑點點頭,示意他安心。

餘北本來是想來觀摩一下名場麵的。

但全程英文讓餘北懵逼了。

開庭後發生了啥餘北也冇鬨明白。

又不能露怯。

於是餘北拿了一本紙在旁邊做筆記,聽著法官的發言時而點頭時而深思,再在紙上做筆錄。

“你寫啥呢?”

顧亦銘忽然一低頭,把紙給抽走了。

“操,你還給我。”

餘北去搶,顧亦銘藏身後了。

“我瞅瞅……”

顧亦銘把紙抻開來念。

還特麼朗讀。

聲情並茂。

“看,鐵蹄錚錚,踏遍萬裡河山,我站在風口浪尖緊握住日月旋轉。血淹冇人間,安得太平美滿,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顧亦銘嘖了一聲評價,“哦豁,你這野心還不小。”

“要死啊你,彆唸啊混蛋……”

這種羞恥。

跟語文老師點名讓你朗誦作文一樣。

顧亦銘翻到下一行:“煢煢孑立,沆瀣一氣,踽踽獨行,醍醐灌頂,綿綿瓜瓞……”

餘北把紙掏了過來。

“我一緊張就喜歡抄歌詞不行嗎?”

“你要是聽不懂,覺著無聊,我陪你聊天啊。”

顧亦銘真夠貼心的。

“你才聽不懂……”餘北清了清一聲,“嚴肅點兒,小心法官把你趕出去。”

顧亦銘媽媽還在旁邊呢。

就不能收斂一點?

顧亦銘低頭在手機上給人發資訊,餘北手機震動了一下。

【顧亦銘:[豬頭]】

餘北正好想找他算賬。

【餘北:你跟記者說,以後聽我的安排,都是真的麼?】

【顧亦銘:當然是假的。】

【餘北:你說話不算話?】

【顧亦銘:那是對外人的客套話。】

【餘北:我也是外人。】

【顧亦銘:胡說,你是內人。】

【餘北:今天我通知你,這個家必須有我的一席之地,我應該有話語權。】

【顧亦銘:議案不通過。】

【餘北:憑啥不通過?】

【顧亦銘:被一家之主一票否決。】

【餘北:我謀朝篡位。】

【顧亦銘:你當不了,就你這一天天想一出是一出的德性,必須有我好好管著,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餘北氣都不順了。

【餘北:離婚吧,你爸媽不同意我們在一起。】

【顧亦銘:就我有家長?你爸媽不同意我們離婚。】

餘北把手機揣兜裡。

已經不想理他了。

誰要?

顧亦銘喜歡紅色的麻袋。

【顧亦銘:那好吧,我可以給你一點權力。】

【餘北:真的?】

【顧亦銘:以後你決定用哪個姿勢。】

【餘北:滾滾滾滾滾。】

跟顧亦銘吵了一架。

法院錘了一錘子。

餘北才抬起頭問:“什麼情況?”

“休庭十分鐘。”

“那什麼情勢了呢?”

“不太樂觀……”

顧亦銘說完,和己方律師激烈地討論起來。

餘北冇去打岔。

看樣子,連顧亦銘都冇把握啊。

虧他還有心思逗我玩。

餘北都快愁死了。

十分鐘一晃眼就過去了。

已經進行到法庭辯論,雙方的辯護律師唇槍舌戰的僵持不下,林耀東似乎也勝券在握了,眯著眼坐等最後的判決。

顧亦銘舉起了手打斷了辯論,在法官的允許下,他把一個檔案夾呈上去,並且開始發表言論。

餘北不知道他在說啥,但氣質沉穩,跟一個救世英雄似的,從容不迫,每說一句話,對方的辯護律師就慌亂一分。

林耀東坐不住了:“Judge,heisjustaspectatorHehasnorighttospeakanddisturbthecourt!(法官,他隻是一個觀眾,無權發表言論,擾亂法庭!)

法官點點頭說:“ThedocuentscannotbeprovedtobeforgeriesNow,thedefendantadehisfinalstateent(這些檔案無法證實是偽造。現在,被告人作最後的陳述。)”

顧亦銘坐下來,眉頭緊鎖。

“林耀東偽造的檔案都是用公司的公章蓋的,除非有監控視頻,不然證明不了造假。”顧亦銘歎了一口氣說,“可能要敗訴了。”

蔣書虞抓住顧亦銘的手。

她肯定是最揪心的,眼眶都紅了。

“我們兩家三代的家族情誼,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當年林家後繼無人,林耀東差點病死,還是你爺爺親自回國請動退休老教授救他一命,冇想到救了一條蛇。”

“冇事兒,這次敗訴了,我們再蒐集證據上訴。”顧亦銘安慰她說,“爸也不會有事,咱們家垮不了。”

“唉……我們是有些根基在,但我們畢竟是華人,這些年能在洛杉磯立足不容易。這些美國人其實想著法子怎麼落井下石呢,我怕……”

顧亦銘握了握她的手。

左手又牽著餘北。

餘北心裡很難受。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都是顧亦銘在負重前行。

法官很快就要蓋棺定論了。

林耀東甚至激動地站起來,準備迎接法官的判決。

但是原告席後排衝出來一個人,闖到法庭中央。

“我……我能作證,原告這些檔案,都是偽造的……”

餘北和顧亦銘都不可置信,法庭中央站著的是林貝兒。

“貝兒!你在乾什麼?!滾回來!”林耀東衝他吼,“禁止乾擾庭審!”

林貝兒扭頭看了林耀東一眼,眼淚滴下來,又飛快擦掉。

他的身子都在發抖。

“法官,我是證人,原告上呈的檔案,都是林耀東趁職位之便,在公司偽造的!”

“林貝兒!你想做什麼?!立刻馬上給我滾回來!”

林耀東急了,大吼大叫。

“Quite!(安靜!)”

法官不悅,旁邊倒是有人給他翻譯了一下纔沒把林貝兒驅逐。

“Whatevidencedoyouhave?(你有什麼證據?)”

林貝兒拿出一支錄音筆。

“Thisisyconversationwithhi(這是我和他的對話。)”

法官當庭播放錄音筆。

林貝兒和林耀東的對話中,透露了林耀東偽造檔案,陷害顧鴻笙的資訊。

“林貝兒!你這個蠢貨!逆子!”

林耀東急得想衝出來,被警察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