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檢查你摁我腦袋乾嘛?!我特麼又不是醫生……”

餘北打開顧亦銘的大手掌。

“你幫我看看,快。”

顧亦銘催得厲害。

餘北也不知道他猴急猴急的催啥。

跟催產似的。

餘北掀開顧亦銘的衣服。

顧亦銘問說:“怎麼樣?”

“有點……”

“有啥?”

“八塊腹肌。”.

餘北擦了擦口水。

顧亦銘真厲害。

癱瘓了兩三個月,腹肌居然還在。

餘北手指抹了點口水,在顧亦銘腹肌上用力擦了一下。

不是畫的。

手感賊棒。

“哎呦哎呦……啊……嗯……”

顧亦銘還哼哼唧唧。

這聲音。

餘北都分不清他痛,還是爽的。

“我瞧著也冇啥毛病啊。”

顧亦銘健健康康的,身上也冇啥疤痕。

“有!特彆大……的毛病。”

“瞎說,你這是無中生病。”

餘北不打算理他了,結果被顧亦銘拉著手,放到他肚子上,來回撫摸,閉著眼睛特享受。

“我覺著吧,大概是被你和顧鈞儒給我憋一肚子氣,漲得難受……”

餘北問:“那咋辦?”

顧亦銘睜開眼睛,目光十分微妙。

“你幫我……吸一吸?吸出來就好了。”

“操……流氓~”

顧亦銘的吸一吸能包治百病。

餘北罵了一聲。

但是罵得冇啥氣勢。

語氣還軟軟的。

罵完之後,腦袋就被顧亦銘摁下去了。

唉……

頭的歸宿是另一個頭。

……

正事兒辦完,該辦正事兒了。

顧亦銘氣也順了。

領著餘北去和律師團隊會合的時候,走路都帶蹦的,一邊開車還一邊哼小曲兒。

在那老司機帶帶我啥的。

餘北寧願他不開心。

顧亦銘隻要閉上嘴不笑,一身貴氣。

一旦高興起來,說話都帶大碴子味兒,渾身土氣。

百變星君顧亦銘。

比如顧亦銘跟律師團隊討論的時候,時而高談闊論,時而鎖眉沉思,指點江山揮斥方遒,一口地道英文,就很帥。

幾個外國人律師也是對顧亦銘服服帖帖的。

餘北聽得雲裡霧裡。

聽了個寂寞。

享受的是氣氛。

顧亦銘忽然回頭問:“幺兒,你要是覺得無聊,就先去找顧鈞儒玩兒吧,讓他帶你去兜風。”

餘北搖頭:“不無聊。”

就跟顧亦銘大學時候打籃球一樣。

餘北幫他拿衣服遞礦泉水也屁顛屁顛的。

這麼多年過去了。

顧亦銘身上的魅力一點都冇減少。

還與日俱增。

哥哥有多帥,弟弟有多愛。

哥哥帥多久,弟弟愛多久。

餘北支著下巴想,這不是愛情這是什麼呢?

以後顧亦銘禿頭,我都覺得他頭禿得比彆人亮。

到了晚上,顧亦銘還講得十分熱烈,但抬手看了一眼手錶,放下了筆。

“That’salltodayHaveagoodrestIhopeyoucangivefullplaytoyourwisdotoorrow(今天就到這裡吧,好好休息,希望明天大家能發揮出全部的智慧。)”

老外律師們收拾東西散了。

“結束了?”

“嗯。”顧亦銘拿起檔案包問,“餓不餓?咱們去顧鈞儒家蹭飯去。幺兒,你辛苦了。”

餘北怪不好意思的。

我辛苦啥呀。

就在旁邊打了會兒瞌睡。

顧亦銘纔是耗費體力的那一個。

顧鈞儒他家的裝修是新中式,各種中國元素細節拉滿。

而且審美十分高級,就連壁畫都是水墨圖,藝術插花瓷器一個都不少,搭配黛色,月牙白等中國風的裝潢,留白恰到好處。

費儘了心思證明自己是箇中國人。

“怎麼樣了?”一進門顧鈞儒就問。

顧亦銘長舒了一口氣說:“難說,林耀東跟咱們家這麼久,可以說把咱們的底細摸得清清楚楚,他本來就是公司股東,公司的資料檔案他全調走了,開具的證明證據都對咱爸十分不利。”

“那勝訴的機會有幾成呢?”

“儘力吧。”

顧亦銘冇正麵回答,說明他都冇底了。

顧鈞儒還是親自下廚。

準備了四雙碗筷。

“黑名單一號,吃飯啦。”顧鈞儒朝一個臥室喊。

“好……”

裡麵傳來汪嘉瑞的聲音。

出來的時候扭扭捏捏。

汪嘉瑞這個牛皮糖居然也有不好意思的時候。

估計是被顧亦銘和餘北盯得心虛。

“看我乾嘛?”汪嘉瑞故作鎮定,“小北,嗬嗬嗬……”

餘北看汪嘉瑞好像圓潤了一點。

冇以前那麼瘦了吧唧,居然順眼了不少。

可見顧鈞儒家的夥食不錯。

說實話,氣氛挺怪的。

我怎麼也想不到,我會和汪嘉瑞成為一家人。

顧亦銘肯定也冇想到。

冇把桌子掀了已經是難能可貴。

本來氣氛就夠詭異了。

汪嘉瑞還好死不死地往餘北碗裡夾了一隻油悶大蝦。

這無疑讓尷尬的氛圍雪上加霜。

“小北吃菜。”

餘北看了一眼顧亦銘,又看了一眼顧鈞儒。

假如我有九條命我肯定會吃。

那麼請問吃了這隻蝦,我還剩幾條命?

“大哥吃菜。”

餘北也在顧鈞儒碗裡夾了一塊魚。

這樣就相當於把人情還回去了吧?

但是為什麼顧亦銘的臉越來越臭了呢?

是哪個環節出問題了?

顧亦銘懟了一隻豬蹄子在餘北碗裡。

“幺兒吃菜。”

餘北忐忑不安。

顧亦銘是不是想讓我給他夾菜呢?

想吃就直說嘛。

餘北戰戰兢兢地給顧亦銘夾了一塊西蘭花,一大把青菜。

“顧總多吃點。”

不知道為啥。

顧亦銘還是不開心。

臉翠綠翠綠的。

你還要我怎樣?

要怎樣?

你突然來的臭臉就讓我慌張。

顧鈞儒說話了:“騷擾妖鵝一次,扣五分。”

“操,你扣得太多了吧?”

汪嘉瑞大聲反對。

“說臟話,扣兩分。”顧鈞儒又說。

餘北好奇地問:“扣什麼分?”

“彆提了。”汪嘉瑞一肚子的怨氣說,“你哥給我整了一個評分機製,說什麼時候滿一百分什麼時候就放我回國,我特麼連出門都要報告,他說我現在冇證件,要是不聽他的,他就通知美國聯邦調查局抓我,我招他惹他了?這麼對我……”

“因為你不是好人。”

顧鈞儒淡定地吃魚。

“我在幫你改邪歸正。”

“我什麼時候答應要做好人了?!”汪嘉瑞抓狂。

顧鈞儒笑容可掬地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特麼……”

汪嘉瑞捂著額頭,情緒有點崩潰。

“你想想你曾經是被拉入黑名單的人,你這樣做得對嗎?你這樣做快樂嗎?我在幫助你改正你的陋習,糾正你的思想。我已經強調過了,現在弟弟和顧亦銘已經組成了一個美滿的家庭,你的行為在破壞一個和諧的家,這樣是不對的。同時我也是在保護你,你打得過顧亦銘嗎?”

“我……”

顧鈞儒打斷他:“彆說了,你這朵肮臟的靈魂。”

“你才肮臟……”汪嘉瑞無力。

顧鈞儒想了想糾正自己:“你這隻誤入歧途的羔羊。”

汪嘉瑞拿著叉子做剖腹的動作。

但是他肯定是捨不得叉自己的。

畢竟他的人生那麼快活。

顧鈞儒也給他夾了一塊豬蹄子。

“希望你早日知錯就改,早日領悟人生的真諦好嗎?”

“好你彆唸了,你還是把我壓回雷峰塔吧……”

汪嘉瑞一邊口吐白沫一邊答應。

顧鈞儒疑惑地問:“雷峰塔是什麼塔?……不管了,我覺得你不太服氣,但是我能理解,改正錯誤的過程是痛苦的,等你睡覺的時候我給你念聖經,幫你平複心情。”

“救我……”

汪嘉瑞垂死掙紮。

“你不相信耶穌的話,我可以試試換一個。”顧鈞儒特彆體貼,“聽說你們聽大悲咒洗滌靈魂?”

汪嘉瑞一邊哭一邊啃豬蹄。

什麼叫做痛苦的幸福。

豬蹄是真好吃。

餘北都給看呆了。

感覺汪嘉瑞遇到天敵了。

被掐住了命運的後脖頸。

原本我還擔心大哥太正直善良,會吃虧的。

忽然發現顧家人可能有點遺傳……

就連純潔的小太陽顧鈞儒都不簡單。

吃完飯,餘北才發現顧亦銘不知道啥時候給他發了一條資訊。

“待會兒再收拾你。”

收拾我?

收拾我啥?

我乾啥了我?

餘北看著坐在沙發上看海綿寶寶三個男人。

給顧亦銘回了個資訊。

【我姿勢都擺好了,快收拾我。】

顧亦銘打開手機瞄了一眼,然後瞪大眼睛抬頭。

但是旁邊坐著顧鈞儒和汪嘉瑞,顧亦銘把按捺不住的驚喜藏在一條眉毛裡,衝餘北挑了挑。

模樣特彆輕佻浪蕩。

不約而同地起身,跟顧鈞儒道彆一聲就鑽進了車裡。

一上車顧亦銘就毛手毛腳地解餘北釦子。

“乾嘛啊乾嘛啊?”

餘北抽了他兩下。

“你不是讓我來收拾你嗎?”

餘北揪住顧亦銘的領帶。

跟牽一條大狗子一樣。

“我問你,吃飯的時候你乾嘛擺臭臉啊?”

顧亦銘反問:“你難道不清楚?”

餘北搖頭。

“你居然夾菜給顧鈞儒!”顧亦銘憤怒地說,“你當著我的麵都這麼明目張膽,揹著我豈不是為所欲為?四省五入你這叫偷情!你還給我夾西蘭花!你還給我夾青菜!”

顧亦銘這四省五入怎麼冇用到正道上呢?

他是真生氣了。

氣得一邊罵一邊在餘北臉上猛啄。

搞得餘北很癢。

臉上癢。

不是指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