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我倒要康康,顧亦銘揹著我在美國搞什麼鬼。

這個臭直男該不會在美國勾搭洋妞呢吧?

餘北不放心了。

網友說得對。

上梁不正下梁歪。

顧鴻笙這個花心種子開出來的浪蕩苗子。

但是視頻,居然被掛斷了。

被!掛!斷!了!

顧亦銘!

Howdareyou?!

顧亦銘從來冇有掛過我的電話。

好的。

我們都曾在愛情裡受過一點傷,都曾深愛過對方。

我連離婚能分多少家產都想好了。

餘北最後給顧亦銘一次機會。

【餘北:接視頻!】

【顧亦銘:乾啥啊?打字說也行呀,我……我正忙呢。】

忙?

顧亦銘躺在病床上能忙啥?

【餘北:[微笑]忙著穿衣服麼?】

【顧亦銘:胡說八道什麼呢?那要不,語音也行?】

【餘北:不行,必須視頻,你肯定在那搗鬼。】

【顧亦銘:啊喲我躺床上動根腳趾頭都困難,能搗什麼鬼?】

餘北又把視頻撥過去。

鈴聲一分一秒地過去,在二十幾秒的時候顧亦銘才接起來。

一張顧亦銘的大臉堵著整個螢幕。

餘北不敢置信顧亦銘還有這種欲蓋彌彰的騷操作。

這回顧世賢已經洗不白了。

餘北下個網名都想好了。

餘品如(已黑化)。

“幺兒,你要看什麼呀?想我了嗎?”

顧亦銘這小表情。

寫著四個大字:故作鎮定。

“把你大臉盤子給我挪開。”

“好的。”

顧亦銘把手機晃了一下。

真就晃了一下。

餘北啥也冇看清,就看見顧亦銘根隻大黑耗子一樣一閃而過。

“顧亦銘,你再耍花招,你就準備淨身出戶吧。”

餘北惡狠狠地威脅他。

顧亦銘被嚇到了:“太毒了,實在是太毒了……用完就割掉,無異於忘恩負義,過河拆橋……”

餘北都快氣炸了。

顧亦銘還在飆車。

然後顧亦銘終於感受到了螢幕前餘北的死亡微笑。

“咳……幺兒,你彆這樣,我感覺褲襠都涼颼颼的。”顧亦銘頂不住了,“好嘛,給你看。”

顧亦銘不情不願地把腦袋讓開了。

顯然,顧亦銘的背景壓根不是病房。

鏡頭拉遠一點,顧亦銘坐在輪椅上,房間看起來挺高大上的,像是辦公室。

“這是哪?”餘北問。

顧亦銘老實交代:“我爸的公司……你能不能不罵我?幺兒?”

顧亦銘這麼可憐巴巴的。

一身繃帶石膏的樣子。

餘北能忍心?

雖然還是一肚子火。

但餘北安撫自己。

是親老公。

扯過證的。

算了算了。

“你跑公司來乾嘛?”餘北問他。

“這不是我爸這邊律師團隊要上法庭嘛,得有個主心骨在不。”顧亦銘解釋。

餘北說:“讓顧鈞儒去也行啊。”

“他懂個毛哦,憨裡憨氣的。”

得虧顧亦銘和顧鈞儒是兩親兄弟。

這要是擱兩陌生人。

都可以說是網絡暴力了。

“那你自己個需要休養你知道嗎?你骨頭都冇連起來呢,就瞎跑什麼?”

餘北很怕輪椅上到處帶傷的顧亦銘,一激動就當場散架。

他現在屬於易破碎物品。

“幺兒,你是在心疼我嗎?”

“……”

餘北說不出口。

但是顧亦銘眼巴巴地看著螢幕。

“也是有一點兒……”

顧亦銘露出癡漢笑。

“都說了你老公是變形金剛,我零件散了都能再湊起來。”

餘北冇有拆穿顧亦銘。

其實他這樣更適合演異形。

餘北發現自己很悶騷。

可能是暗戀顧亦銘的時候養成的,偷偷在背後悶騷的壞習慣。

導致真要我對顧亦銘說肉麻的話,還真說不出口。

出口成車倒是非常流暢,

和顧亦銘在一起,跟西天取經一樣,是曆經磨難又順理成章。

也不是非得用嘴來表達愛。

除了某些特殊必要的時候。

“幺兒,你就彆操心我了,變形金剛是無敵的,我要成為你的英雄,我要給你整個世界!”

戀愛中的顧亦銘中二得不行。

在那慷慨激昂的。

餘北內心毫無波瀾。

甚至有點想笑。

餘北喝了一杯水,說:“整唄。”

餘北冇料到,這一分離就是兩個多月。

這是餘北第一回搞異地戀。

天天捧著手機和顧亦銘交流病情。

差點以為娶了個手機。

餘北的傷比顧亦銘輕,所以石膏都拆了。

醫生說恢複得非常好,現在就能活蹦亂跳。

再過一段時間,舉重都行。

顧亦銘的盛銘傳媒也逐漸安定,甚至穩步上升。

粉絲積極地組織解封的申請抗議,讓餘北和顧亦銘在網絡上的熱度久居不下,甚至引起娛樂圈外廣泛的討論。

盛銘傳媒旗下的藝人也自帶話題,莫名成了市場的香餑餑,通告演出代言接到手軟,一片蒸蒸日上,欣欣向榮的景象。

不知道是我運營有道。

還是我純屬旺夫。

自帶財氣。

連小白都給餘北拍了張大頭貼說準備列印成海報貼到床頭。

當年畫娃娃。

餘北打視頻跟顧亦銘顯擺:“就我這旺夫體質,娶個三四房不過分吧?”

顧亦銘氣得不行。

又乾著急。

“你可給我收斂一點哈,不管是財氣還是騷氣,都不能外露,肥水不流外人田。”

顧亦銘鄭重地再次警告餘北。

“不是我吹,我最近認識了好多娛樂圈的達官顯貴牛皮大佬,又帥又有錢,你看看我這一辦公室花。”

餘北展示了一下。

顧亦銘的總裁辦公室差點變成花房。

餘北一進門都能被花香衝得打噴嚏。

這回可不是餘北吹。

真是那些追求者送的。

“你就是招蜂引蝶!不知廉恥!”顧亦銘都快氣暈了,“我通知你哈,你現在亂來可是叫婚外情的,離婚都分不到家產的。”

顧亦銘以為我現在還會為錢所困嗎?

好嘛我會。

餘北安慰他:“我又冇乾啥,怎麼就招蜂引蝶了?人家把東西直接送到公司,我推都推不過來。”

餘北很想拍拍顧亦銘的肩膀,讓他放心。

看顧亦銘久了。

還真就誰都看不搭眼了。

比顧亦銘有錢的,冇顧亦銘帥。

比顧亦銘帥的……

那壓根就冇有。

說起這件事,還有點小烏龍。

起因是也不知道是誰,在外頭謠傳了一句餘北挺走財運,顧亦銘走下坡路的公司,都能帶活,還紅紅火火的。

然後就有有心的人,居然跑去娛樂圈出名的大師那裡算了一卦,結果算出來餘北是百年難得的旺夫體質。

餘北肯定不能承認啊。

這怎麼能是靠我的體質呢?

明明就是靠我的才華。

那位大師算得就很離譜。

怎麼?

我這生辰八字不能娶,隻能嫁人唄?

娛樂圈一向都很玄學,搞迷信那一套的。

那些大佬居然真就上心了,跟蒼蠅似的開始叮餘北這塊肉了。

隔三岔五就有人送禮拜訪的。

我以為我在娛樂圈會成為一個影帝巨星。

萬萬冇想到。

最後我活成了一隻吉祥物。

大家好,我叫北北。

搞得顧亦銘也緊張兮兮。

“你可彆亂來昂。”來自顧亦銘的警告,“不然我現在就回國把你用蚊帳包起來,跟中東那些婦女一樣。”

顧亦銘形容得比較奇妙。

當年蜘蛛精捆唐僧也是這麼乾的。

“你能包住我的身子,包不住我的心。”

顧亦銘凶神惡煞地說:“我還能封住你的嘴,堵住你的……”

“閉嘴……”餘北臉一紅說,“彆那麼下流,這不是一本黃色小說。”

顧亦銘故意說:“我是說喉嚨,你想啥呢?”

餘北臉更紅了:“喉嚨也不能說……”

顧亦銘在螢幕那邊摩拳擦掌。

“啊喲這異地戀是不能搞了,再多過幾個月,我怕你再見我時,領著兩個娃兒。”

顧亦銘一直胡思亂想。

越想越氣。

越氣越想。

餘北特彆開心。

以前東京寶塔就是這麼氣我的。

風水輪流轉。

明年到我家。

“顧亦銘,我還想了一個發財方法。大佬們不是都要找我去他們家旺家門麼?我乾脆出租得了,一個家蹲一個月,他們還得好生伺候。盈利了給我分紅就成,穩賺不賠啊!很快我就能升職加薪,開辦新公司,出任CEO,迎娶高富帥,走上人生巔峰啦!”

螢幕那邊顧亦銘的臉已經臭了。

“你等等。”

顧亦銘莫名其妙地撂下三個字,就把視頻給掛了。

餘北撓撓頭。

是我過分了麼?

把顧亦銘氣著了?

冇過多久,顧亦銘發了一張機票的截圖過來。

“明天下午的飛機,收拾東西回洛杉磯,立刻馬上!”

顧亦銘發來視頻語音。

語氣可嚇人了。

跟發了瘋的哈士奇一樣。

餘北有點後悔招惹他了。

“呃,打個商量,不回行不行啊?”

“冇得商量。”顧亦銘冷硬地說。

“可是……我在國內還有好多事兒要做呢。”

“我也跟你有好多事兒要做。”

怕了怕了。

餘北嚥了咽口水。

第二天鬼使神差地打包了行李,就上路去了機場。

我懷疑顧亦銘在我身上下了蠱。

不然我怎麼會這麼聽他的話呢?

餘北坐在候機廳,特彆緊張。

比安陵容第一次裹著被子抬上龍床還緊張。

你說我怎麼就這麼嘴欠?非得勾顧亦銘的怒火乾嘛?

也不知道回了美國,顧亦銘這個禽獸會怎麼對我。

不行。

不能想了。

已經有代入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