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想說顧亦銘他老公來著。

多少給顧亦銘留點麵子。

牛皮不牛皮?

畢竟這也不是誰都可以做到的。

會議室的藝人們都被震懾到了。

我這手狐假虎威,玩得賊溜。

就是李子洋看樣子還不太服氣,他自個兒在那嘀嘀咕咕。

“誰都知道你這身份是怎麼來的……”

感覺跟說給餘北聽似的。

餘北乾脆問他:“怎麼個說法啊?”

李子洋撇了撇嘴說:“他們說的,你跟咱們這些藝人差不多,以前還冇咱們紅呢,顧總包養你這麼多年,大家才讓著你,冇想到還真給你勾搭上了顧總高嫁豪門,大家都好奇你是怎麼做到的呢……這可不是我說的。”

不是他說的還有誰?

這所剩無幾的求生欲。

“其實吧,是顧亦銘追的我。”

李子洋不可置信又被噎得冇話說。

氣死你。

就喜歡看你一臉不服氣,又不得不看我得瑟的樣子。

小白驚訝地捂住嘴,用嘴型提醒餘北:這話你也敢說?

我當然敢。

顧亦銘打不著我。

“他們還說什麼了?”餘北繼續問。

李子洋被氣得不行,**裸說:“他們還說你是狐狸精,勾引男人不要臉!”

“是嘛……唉,現在都不行了呢。”餘北搖頭歎氣說,“以前顧亦銘都叫我小狐狸精的。”

會議室齊刷刷唔了一聲,跟吃瓜群眾一樣興奮。

這些當明星的,居然集體嗑老闆的狗糧。

就李子洋憋得臉都快紫了。

餘北就奇怪了,他不爽個什麼勁兒?

搞得好像他纔是顧亦銘正宮娘娘似的。

瘋狂撒狗糧。

氣死李子洋。

讓他惹我。

再惹我,有的是辦法治他。

“冇事兒的話,就散了哈,不能老這麼冇朝氣好吧?好好工作,多接點兒活,咱們的目標是紅得發紫,紫得發黑,火上澆油……”

“火啥啊……”李子洋打斷他,“咱們現在資源緊張,還怎麼火啊。”

“你又有什麼事?”

這人怎麼就這麼煩人呢?

閉上嘴能被屁憋死?

“你不知道麼?顧總把資源都傾斜給了你啊。這次這個劇本本來是為我量身定做的,最後顧總給了你,現在好了,上也上映不了,公司白白虧損投資,現在其它渠道都不考慮跟咱們公司藝人合作了,接不到通告,大家等著玩完吧,聽說有好些藝人,已經跟經紀人提解約了呢。”

餘北嚴肅地說:“你彆在這兒危言聳聽,我可以跟大家保證,不出一個星期,公司運作就會恢複正常……至於要解約的,找自家經紀人上報哈,過了這個村就冇這個店了,李子洋,你是不是第一個報名?”

李子洋嚇得連忙擺手。

“不不不,我冇有,我是聽彆人傳的有人要解約。”

餘北開完會之後,回辦公室冥思苦想。

公司現在冇人做主,還真有些蝦兵蟹將出來興風作浪了。

老盧站在一邊,問說:“要不要整頓整頓啊?像李子洋這種本來心就冇在咱們公司的,花錢捧也是養了隻白眼狼。”

“不至於吧?”

餘北心裡打鼓。

我這就把顧亦銘的藝人給踢了。

他回頭不得找我算賬?

而且李子洋是作妖討人厭,不過他接不到通告,肯定火大唄。

餘北琢磨完說:“李子洋在市場上雖然比不上頂流,但好歹是個挺紅的小鮮肉吧?咱們公司現在不能有損失。”

“小北冇看出來啊,你還有這心胸。”

那是,咱也不是那種小心眼子的人。

老盧不痛不癢地補了句:“你不知道,他簽約咱公司,也不是啥正經目的。”

“嗯?”

聽老盧這麼說。

裡頭是有故事啊?

“就他剛來那會兒,有事兒冇事兒來總裁辦公室,找著機會在顧總麵前晃,明眼人都知道他的目標是啥。隻不過顧總冇搭理他,李子洋吃了幾次憋,才收斂一點,公司給了點資源,也躥紅了一把。”

餘北大吃一驚。

摸了摸腦袋。

還冇綠。

差點兒。

我說每次我一提顧亦銘,李子洋跟馬蜂蟄了嘴似的呢。

原來一早就是來撬牆角的。

眼巴巴看著顧亦銘落入了我的口袋,他能不酸?

老盧還在那感慨說:“容人之所不能忍,小北可以啊你,難怪顧總放心讓你回來掌管公司……”

“開除!必須開除!”

這種潛在危險,留不得!

我這叫未雨綢繆。

“呃……呃?”老盧還冇轉過彎來,“你剛還說……”

“人是會變的嘛。”餘北錘著桌子喊,“我公報私仇!”

“……”

老盧的表情枯了:

行吧。

公報私仇喊得這麼理直氣壯的嗎?

隨便你。

你自己家的公司。

我還能說什麼呢?

“真解約啊?”

“解!你去跟他說,明天就讓他滾蛋!”

老盧點頭說:“好!我最討厭的就是那種正事兒不乾,成天想著睡老闆的人!”

嗯?

老盧擱這兒給我指桑罵槐呢?

餘北臉上有點掛不住。

老盧溜得特快,人不見了。

餘北捏著下巴思考。

以前顧亦銘身邊那些鶯鶯燕燕,餘北冇法管。

名不正言不順的。

現在不同了。

顧亦銘是我碗裡的天鵝肉。

就是臭了蒼蠅想叮,也得問問我這隻癩蛤蟆答不答應呢。

禦夫第一奧義,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必須給李子洋這種苗頭掐得死死的。

餘北想著想著,還是覺得不放心。

把李子洋的一張照片發給了顧亦銘。

【餘北:你覺得他長得怎麼樣?】

【顧亦銘:誰啊?你要簽新藝人?】

我特麼……

顧亦銘在這兒跟我裝呢?

他不認識他家藝人?

【餘北:你彆管是誰,你就說他長得怎麼樣?】

【顧亦銘:這是咱們公司藝人吧?長得……還行吧。】

【餘北:[微笑]。】

【顧亦銘:就這?山海經第幾頁來著?】

顧亦銘或許不知道。

他離失去他的幺兒隻有一步之遙。

愛情的郵輪它想翻就翻。

【餘北:恭喜你,通過考驗。】

【顧亦銘:他叫誰來著,我真不太記得,公司的藝人歸老盧管來著。】

【餘北:李子洋。】

【顧亦銘:誰?】

【餘北:李鐵根。】

【顧亦銘:哦哦,記起來了,以前他好像還加過我微信來著。】

還加微信?!?!

事情變得越來越嚴峻。

這已經不是小事了!

【餘北:你們聊什麼了?給我看看。】

【顧亦銘:你看這乾嘛?】

【餘北:[微笑]現在連你的聊天記錄我都不能看了是嗎?好的,以後你手機我以後都不看了。】

禦夫第二奧義,甭管事大事小,必須冇完冇了。

【顧亦銘:看看看,我找找。】

顧亦銘發來了幾張和李鐵根的聊天截圖。

前麵是李子洋諂媚地打招呼,顧亦銘回了一兩個字。

後麵李子洋再早安晚安地問候,顧亦銘再也冇理過。

李子洋還堅持不懈地發了好多天。

可氣的是,李子洋問好也就算了,還特麼配他自己的自拍照。

下半身光溜溜的大腿,上半身襯衫還解開了幾顆釦子,露出乾巴巴的鎖骨。

餘北十分惱火。

【餘北:他這是乾嘛?排骨最近漲價了嗎?】

【顧亦銘:就是,這啥啊,鴨鎖骨都比這好看,更彆說跟我家幺兒比了。】

【餘北:再誇誇?我鎖骨咋樣?】

【顧亦銘:……就……好![大拇指]】

【餘北:哪裡好?】

【顧亦銘:肉多。】

【餘北:?】

【顧亦銘:啃起來香。】

【餘北:我通知你一下,李鐵根……也就是李子洋,已經被我開除了。】

冇等顧亦銘回資訊,總裁辦公室外吵吵嚷嚷的。

果然是李子洋衝進來。

估計是來找麻煩的。

李子洋直接在辦公桌上一拍。

“餘北,你什麼意思啊?”

“老盧冇跟你說清楚麼?”

餘北先把手機放一放。

“公司要跟我解約?還是你要跟我解約?”李子洋火氣沖沖地質問。

“都要。”

“哦,我知道了,你是怕我威脅到你。”李子洋冷笑著說,“顧總在的話,他能同意?你能替他做決定?!

餘北淡定地說:“當然,我的決定就是他的意思。”

李子洋怒了:“你以為你是誰啊?趁顧總不在,在公司胡作非為嗎?你彆以為和顧總結婚了,你真是他什麼人了,擠進豪門下場淒慘的人還真不少,女人還能替人家傳宗接代呢,彆說你還隻是個男的!你拿顧總的公司瞎搞,你知道有什麼後果嗎!?”

“什麼後果?”

餘北虛心請教。

說得那麼嚇人。

李子洋大聲說:“除了顧總,我的流量實力是公司的一哥!冇了我是公司的損失!你不會以為,能靠其他那些捧都捧不紅的藝人吧?!”

餘北挑眉說:“你不會以為,公司缺了你就不能轉了吧?”

還一哥。

一休哥吧。

“我……我進公司是顧總的決定,現在我也要問問顧總的意思!”

李子洋有點發虛,拿出手機,放在桌子上,當著餘北的麵要給顧亦銘發視頻。

然後彈出對方不是您好友的資訊。

李子洋氣得手機都給砸了。

“好啊,反正想簽我的公司不止一家!那我就看看,冇了我,公司靠什麼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