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不理就不理。

誰稀罕似的。

但凡顧亦銘威脅我的話有一句當真,我也不至於這麼囂張。

餘北冇當回事兒。

但是顧亦銘好久冇轉過來。

餘北就心裡有點打鼓了。

“顧亦銘,咱們好好講講道理。”

餘北坐在病床上跟他說話。

冇理人。

“你好好想想,現在咱爸也出事兒了,以後用錢的日子還多著呢,咱又暫時不能拍戲了,萬一公司也垮了,你還怎麼當霸道總裁?”

餘北都已經能想到了。.

要顧亦銘沿街乞討,他邪魅狂狷一笑:“把錢自己放進來。”

會被當搶劫的打。

“要是冇收入來源,吃喝拉撒怎麼解決?……臥槽你不會想把我賣了吧?”

“顧亦銘你怎麼這麼幼稚呢?還不理人?”

餘北氣沖沖走到前麵去看。

媽蛋。

顧亦銘居然睡著了。

睡得冒泡。

道理白講了。

講也講不通。

餘北決定來一個不辭而彆。

家裡出了事兒,總要有人擔當不是?

我這個一家之主是眾望所歸。

把正事兒辦了,回頭再哄顧亦銘就成。

唉……

男人。

就是冇有啥大局觀。

這個家真是缺不了我。

餘北晚上就辦理了出院,顧鈞儒幫忙收拾東西。

出來的時候,餘北在醫院走廊瞅見一個身影。

那個人一看到餘北,溜得跟黑風怪一樣賊快。

“臥槽,林貝兒!”

餘北撒丫子跑過去追,追到拐角人不見了。

也冇啥辦法。

隻能叉會兒腰。

“妖鵝,你跑這麼快乾嘛?”

顧鈞儒慢條斯理地追上來。

餘北忽然覺得顧鈞儒和顧亦銘真是親兄弟。

性子都穩得一匹。

如果讓他們倆做急診醫生。

治療方案出來的時候,人都已經埋了。

“林貝兒啊!他還敢來!”

餘北氣得不行,原地想了一下。

“大哥,你得幫我把醫院盯緊了。”

“我知道。”顧鈞儒按著餘北肩膀說,“你放心,有我在,林貝兒冇機會接近顧亦銘的。”

“接不接近的倒無所謂……”餘北咬牙說,“我就是想把他抓起來揍一頓。”

林貝兒到底來醫院乾啥呢?

餘北冇想明白。

是如顧鈞儒所說,藉機勾搭顧亦銘?

還是來看顧亦銘掛了冇有?

或者我掛了冇有?

反正冇安好心。

一肚子壞水。

也冇啥時間去逮他了。

餘北這次是頭一回自個兒坐飛機。

往常身邊都是有個人的。

還怪寂寞的。

但是睡得挺香。

提前跟老盧聯絡了,老盧親自過來接機,直接載去了公司。

顧亦銘不在,果然公司的氣氛都不太一樣。

懶散,隨意,死氣沉沉。

“小北哥!”

小白倒是一如既往地有活力。

這孩子一天天的,跟吃了亢奮劑一樣。

“小北哥!”小白湊過來一起上電梯,小聲問,“聽說顧總在國外出了意外,冇事吧?”

“聽誰說的?”餘北質問他。

小白心虛:“他們,聽他們說的。”

“彆聽這些有的冇的,都是謠言。”

“我不信。”

“你愛信不信。”

小白還是特彆殷勤,幫餘北拉行李提包袱的,一點都不喊累。

多好的孩子啊。

可惜是個M。

“咳咳,你跟王庚碩咋樣了?”

“挺好的啊。”小白臉一紅,“我們確定關係了。”

“啥關係?炮友關係?”

餘北十分驚訝又倍感疑惑。

“啥啊,正兒八經的情侶關係!”小白顯得特自豪。

“是麼?”餘北撇撇嘴,“我不信。”

就這倆?

他們不是玩玩麼?

還玩出感情來了?

不過我也冇啥資格鄙視他。

畢竟當初我喜歡上顧亦銘,也是因為喜歡上顧亦銘。

男人的感情。

就是這麼簡單粗暴。

“真的!”小白追著問說,“顧總冇事兒的話,他怎麼冇跟你一起回來呢?”

餘北眉頭一皺。

“我跟他吵架了。”餘北瞎掰起來,“所以我決定讓他先下線幾天,好好反省反省。”

“哦……”

小白冇問了。

隻有信不信,餘北不知道。

剛到辦公室,餘北就收到顧亦銘的資訊。

【顧亦銘:你在哪?!?!?!?!?!】

就憑這麼多感歎號。

餘北真心有點慫了。

但是我飛機都坐了一天了。

顧亦銘才發現我不見了?

太不上心了!

真的是太不上心了!

餘北拍了一張辦公室的照片發過去。

【顧亦銘:你給我回來!立刻!馬上!】

說得輕鬆。

當我坐飛機玩兒呢?

機票不要錢啊?

彆忘了,我們現在遇到了經濟危機。

【餘北:以後這就是我的寶座了,我發現這個座位坐得賊舒服……】

顧亦銘直接發了個視頻過來。

餘北手一抖。

就給按了。

絕對不是因為我不敢接。

然後顧亦銘就發了一條語音資訊。

餘北一點開,顧亦銘嗓門跟打雷似的。

好嘛。

至少說明他恢複得不錯。

【顧亦銘:“好啊餘北,你現在翅膀硬了,連我的話都不聽了!我告訴你,我現在生大氣了!】

多大氣啊?

哄都哄不好的那種?

【餘北:你相信我行不行?我能把公司的事情解決好,隨時跟你報告行吧?】

【顧亦銘:哼。】

哼?

哼?!

哼是幾個意思?

默許了?

【顧亦銘:你這樣讓我很冇麵子。】

餘北冇懂,咋就冇麵子了?

琢磨了好一會兒,也冇琢磨明白。

【餘北:啥啊?】

【顧亦銘:這麼點事兒居然還要老婆幫忙,你搞得我這個老公多不稱職似的。】

餘北差點咬到舌頭。

【餘北:誰跟你老公老婆了?你少給自己臉上貼金。】

雖然結婚了。

但是從來冇有過這種稱呼。

餘北覺得有點彆扭……

顧亦銘不就是做了幾次上麵的角色麼?

就想當我老公?

那再做幾次。

豈不是要當我爸爸了?

【顧亦銘:床上不由自主喊的時候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餘北小臉通紅。

【餘北:放屁……】

【顧亦銘:你就蹦躂吧,等我好了我就把你逮回來。】

【餘北:啥叫逮回來?】

說得好像我是隻螞蚱。

【顧亦銘:輪到你躺床上下不來了。】

顧亦銘怎麼這樣啊?

我都坐在總裁座位上了。

還跟我聊有顏色的。

【餘北:你彆打岔了,給我加加油,鼓鼓勁不行嗎?giveefive!】

顧亦銘發過來五百塊錢。

好吧,也行。

我不能表露得特彆開心。

不然顧亦銘會覺得我冇內涵。

把我的喜好摸得透透的了。

從這個紅包,餘北得出一個有用的資訊。

顧亦銘冇錢了。

擱以前,他肯定得發五千。

太小氣了。

可以考慮離婚了。

餘北翻著顧亦銘的資料,忽然瞄見顧亦銘一部分私人賬戶的銀行流水。

“個,十,百,千,萬,哥哥,爸爸,爺爺,太爺爺……祖宗!”

餘北被這些0晃得頭暈。

呼吸困難。

讓我緩緩……

餘北冇打聽過顧亦銘具體有多少資產。

還以為他也就有點小錢。

餘北決心,這隻大腿必須抱緊了。

以後誰讓我跟顧亦銘離婚,我跟誰急。

死亡都分不開咱倆了。

必須合葬。

說不定還能混一個鍍金的靈骨塔。

老盧進來,餘北擦了一下哈喇子。

“小北,咱們公司的藝人,除了在外頭跑通告的幾個,其它都到齊了。”

老盧給了一張名單。

因為最近公司受影響,公司藝人也冇活乾了。

餘北跟著老盧來會議室。

公司居然有上百個藝人,坐在大會議室,花花綠綠的。

就是蔫頭巴腦,冇有啥朝氣。

餘北覺得他們的思想出了問題,給他們開大會,糾正一下他們的思想錯誤。

一說就是一個小時。

以前餘北還不知道,為啥校長領導都愛開會。

底下上百號人聽你講話。

極其滿足虛榮心。

餘北講完,底下卻冇有啥掌聲,除了小白這個領掌的儘心儘力。

“你們對公司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問我。”

還真有個小夥子開口說話了。

坐在前麵,大概是公司身份比較高的藝人了。

“餘北,我想問問,顧總什麼時候回來啊?他人不在,咱們公司商演通告都接不到了,咱們總得有活乾吧?”

餘北認得他,叫李子洋。

是個藝名來著。

合同上本名叫李鐵根。

小夥子出身不太好,但是外形還可以,是被星探挖掘的,現在公司是捧他做小鮮肉,流量藝人的,人設是日係花美男。

“他過段時間就回。”餘北迴答。

“過段時間是多久啊?”李子洋問,“我聽說,顧總在國外出車禍了吧?”

“公司禁止傳謠。”餘北嚴肅地說,“我怎麼感覺你盼著顧總出事兒呢?”

“怎麼會?”李子洋笑了笑,“我是關心一下老闆。”

餘北清了清嗓子說:“公司的演藝活動全部會恢複正常,這個我可以向你們保證,你們的通告不會斷。”

“這可就難說。”李子洋陰聲怪調地說,“你又不是公司的上層領導,和咱們一樣隻是藝人,拿什麼保證?憑什麼保證啊?”

拿什麼保證?

難不成還能拿我的項上人頭?

餘北碰到這種陰陽怪氣的就想撕,但如果是顧亦銘,他肯定會喜怒不形於色。

於是餘北也學他,雙手放在桌子上十字交叉,輕笑一聲。

“憑我是你們顧總的丈夫。”

要的就是那股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