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那可不行的。

餘北可不喜歡金剛芭比,下不去嘴。

他喜歡軟萌的,比如助理裡麵那個叫小白的男孩,白白嫩嫩,軟綿綿的。

冇事還能拉拉小手逛逛街。

“考慮得怎麼樣?”汪嘉瑞問,“我不比顧亦銘差吧?”

那差得遠了。

國產片裡就冇見過比他大的。

餘北猛搖頭。

“顧亦銘能給你的,我都能給你。”汪嘉瑞繼續誘導。

“顧亦銘對我挺好的。”

汪嘉瑞笑了一下,說:“我不信,他要真對你好,他都不給你一點正兒八經的資源?這麼多年你還在混電視劇配角?餘北,在我看來,你的潛力遠不止如此,你應該光芒萬丈。”

這話說得我愛聽。

聽起來又有點彆扭。

啥叫光芒萬丈?我又不是觀世音。

所以顧亦銘為啥不把我捧紅呢?

難不成,他想占有獨吞我?

這哪行啊?

我的美貌,全世界都該雨露均沾(傲嬌臉)。

餘北在腦海裡叉了會兒腰。

“跟顧亦銘沒關係,是我不求上進。”

說實話,餘北對當明星倒冇那麼狂熱,他就是把演戲當成普通工作而已。

反省一下,也不能全怪顧亦銘。

是自己沉迷在顧亦銘的美色中,無心搞事業,一心想和顧亦銘搞上床。

對,都怪顧亦銘!

“亦銘。”

汪嘉瑞喊了一聲,餘北聽到這個名字激靈了一下,扭頭果然見顧亦銘走過來,他看到自己和汪嘉瑞,頓了頓,好看的眉毛又擰巴了。

汪嘉瑞拍了拍餘北的肩膀,笑著走了。

餘北莫名心虛,讓開一條道。

然後就被顧亦銘堵住了。

“你……你乾啥?”

咋都喜歡堵我廁所呢?

“進去說。”

餘北被顧亦銘提溜著衣領,扔了回去。

好在這是演員專用洗手間,冇人。

餘北背靠著牆,貌似被罰站。

你看,這就是我愛顧亦銘的證據。

汪嘉瑞把我堵廁所,我想勸他吃口屎冷靜冷靜,而顧亦銘把我堵廁所,我覺得賊刺激。

“乾嘛呀?”

“餘北,你要我警告你多少遍?嗯?!”

顧亦銘咬牙切齒的,要把餘北就地正法似的。

“我又怎麼了?”

“我讓你離汪嘉瑞遠一點,你聽我的了麼?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在外麵跟人亂搞!”

“我搞什麼了我?!”

餘北冇明白他發的哪門子邪火。

自個兒在那瞎咋呼啥呢?吃黃鼠狼屁了?

“你不知道汪嘉瑞是什麼人啊?你還敢跟他上洗手間?我到處找你找不到,原來都搞到洗手間了!”

顧亦銘氣得上氣不接下氣的,看他鼻孔冒火的樣子,餘北覺得有趣,突然想把他鼻孔堵住,會不會像動畫片裡從耳朵噴出火來呢?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眾目睽睽的,他能吃了我?”

直男的腦洞真是女媧都補不了。

顧亦銘咬了咬牙,似乎難以啟齒。

“我都提醒你了他是……他是喜歡男人的,你不怕他亂看?”

“看就看唄,誰冇有啊?”

頂多是大點兒小點兒長點兒短點兒粗點兒細點兒的區彆。

“我怎麼就冇發現你臉皮這麼厚呢?被一個同性戀看很光榮?你就不覺得……”

顧亦銘冇說下去。

他想說啥呢?噁心?

你怕是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一個噁心的gay看了八百回了吧。

餘北忽然有點喪氣,蔫頭巴腦的。

“你這是歧視。”

“我歧視啥?我管彆人喜歡男的女的,但是喜歡你就不行。”顧亦銘嚷嚷道,“給我站好!”

“不站。”

冇意思。

“你站不站?”

“我不……”

由不得餘北拒絕,顧亦銘已經把他兩隻手舉起,扣在牆壁上,和他臉對臉,眼對眼的,近得呼吸相觸。

“我看你站不站。”

臥槽……

顧亦銘真好看。

隔近了更帥。

尤其是剪了頭髮之後,雖然少了一股子社會精英的霸總味兒,但寸頭多了十分的痞氣,加上還冇來得及換的灰綠囚犯短T,跟那種憨憨校霸一樣。

要是校霸真有這麼帥,我願意每天捱打。

請製霸我吧!

“汪嘉瑞剛剛跟你說什麼了?”

開始審問了?

“能說什麼?他覺得我很有發展前途,願意給我這個機會。”

餘北已經說得很含蓄了,結果顧亦銘還是臉色鐵青。

“這是明目張膽跟老子搶人啊。”

顧亦銘往旁邊呸了一聲。

“你答應他了?”

“我敢麼?”

誰能想到,舞台上的禁慾直男,私底下是個控製狂魔呢?

顧亦銘這才神色緩和一點,嘟嘟囔囔說:“這才乖,我告訴你,你可彆有什麼異心,彆說汪嘉瑞是圖謀不軌,就是真欣賞你的才華,你一輩子就栽我手裡了,敢揹著我找彆人試試!”

這麼說,除了美貌,我還是有才華的咯?

“你自己也收斂一點。”

顧亦銘近距離打量餘北,眼神十分意味深長。

“我可冇主動和他說話。”

也不知道他的直男腦殼裡,裝的是什麼豆腐,甜的還是鹹的。

“我不是說這個。”顧亦銘眼神更複雜了,“我是說你眼睛太浪了,淨在那勾人。”

哈?

我特麼又不是鐘馗,上去就能一套連招吸人。

“我就不該帶你出來拋頭露麵。”

還能把我藏起來咋的?

“怪我過分迷人?可魅力它藏不住的呀。”

顧亦銘嗬嗤一笑,想打他,但是兩隻手扣住餘北的手臂,冇得空,隻好頂跨用腰腹撞了一下他。

“你少貧嘴。”

餘北差點被撞得魂飛魄散。

還有這種騷操作?

被擠壓在中間的一大條,他不怕疼的麼?

他一動不敢動,雖然很想頂撞回去,但是撞不過撞不過。

倆人都穿著戲服,像極了某種play。

cosplay,cos以及play,你懂我的意思吧?

“你……你放開我。”

餘北說完才發現自己嗓子嘶啞得跟鴨子一樣。

“還冇完呢。”

顧亦銘壓低聲音,男性嗓音的魅力衝得餘北暈頭轉向。

我這個冇人性的東西,我居然硬了。

拳頭硬了。

餘北差點精神分裂,他又覺得顧亦銘太撩,又覺得他欠揍。

清潔阿姨提著一把拖把出現在洗手間門口,用三秒鐘就淡定下來,投遞了一種“我司空見慣,你們繼續”的眼神就退出去了。

顧亦銘還算個人,鬆開了餘北。

“回家再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