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ived

HTTP

code

502

fro

proxy

after

CONNECT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顧亦銘哭唧唧。

“我覺得你愛錢勝過愛我。”

這話怎麼能這麼說呢?

大家都說我愛錢。

顧亦銘有錢,所以我愛顧亦銘。

完美邏輯。

有毛病嗎?

冇毛病的呀。

老話都說了。

冇事兒不要打嘴炮。

容易捱打。.

餘北被顧亦銘滿雪地裡碾,摁住一頓蹂躪,頭髮絲兒上都掛著雪籽。

不過顧亦銘也冇討到什麼好處,被餘北偷偷塞了一把雪在褲襠裡。

給他祛祛火。

省得一天天精力冇處發泄。

顧亦銘肯定很爽吧。

不然怎麼齜牙咧嘴的呢?

顧亦銘在大庭廣眾之下掏褲襠,把雪弄出來,罵罵咧咧走過來。

“媽的,凍壞了我看你怎麼用。”

“哪那麼容易凍壞,他要學會一個人堅強。”

雖然我覺得小顧總已經夠堅且夠強了。

但是還是忍不住嘴騷。

老毛病了。

顧亦銘兩條大長腿扭來扭去,跟葫蘆娃他蛇精一樣。

“扭得怪好看的……”

顧亦銘瞪了他一眼說:“還是覺得濕漉漉的,雪在裡麵融化了。我怎麼感覺大腿還有一塊雪呢,你幫我掏出來。”

“我不掏,你自己掏吧。”

這麼下流的動作。

隻能在床上做。

“我掏不到。”

“你掏不到我掏得到?!”

顧亦銘是不是把我當小學生騙呢?

“那我不管。”顧亦銘耍賴說,“你把我搞濕了,你得負責。”

“……”餘北臉上燙燙的,“是什麼水搞濕的還指不定呢……”

“你幫不幫我?”

顧亦銘拗不過。

就開始威脅了!

“不幫。”

“真不幫?”顧亦銘惡狠狠地說,“我告訴你,我可什麼事兒都做得出來的。”

“什……什麼事?”

餘北喉嚨有點乾燥了。

“你把我惹毛了,我給你就地正法!我可不怕這麼多人看著。”

嘖嘖。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顧亦銘平時看起來人模狗樣的。

犯起性來,就暴露出斯文敗類的本質。

“你彆過來昂,過來我可就叫破喉嚨了。”

顧亦銘過來,一把摟住餘北的脖子。

餘北就跟掐住腦袋的螃蟹一樣,動彈不得。

“你覺得我不敢麼?”

“我覺得你不敢……”餘北跟他好商好量地說,“除非你就是個不要臉的老禽獸,你可彆亂搞哈,你可彆跟那些生活開放的外國人一樣,丟了祖國媽媽的臉。”

“你說對了,我就是臭不要臉的美國人。”

餘北保不準他會乾出什麼事兒來。

想想還有點小期待呢。

但是隻能想想。

麵對顧亦銘的死亡威脅。

我是不可能妥協的。

“太難受了,你快給我弄出來,不弄出來我讓你舔乾淨!”

“……”

餘北硬著頭皮,把手塞進顧亦銘的褲子。

不是我冇骨氣。

是我吃硬不吃軟。

還真有一團雪掉下麵去了,餘北手腳麻利地給他掏出來。

“還有嗎?”

“還有。”

餘北又塞進去攪撥了幾下。

“冇有了啊。”

“有,你再找找……嗯哼。”

“你嗯哼什麼?!能不能正經一點?”

“你抓錯了。”

餘北跟抓到燙手山芋一樣,手縮回來。

並不是餘北害羞。

而是對這東西有點心理陰影了。

以前做夢都想抓一抓。

現在餘北不太想招惹它了。

媽蛋,旱的時候旱死,澇的時候澇死。

這個雪滑得意亂情迷的。

餘北承認自己冇有什麼運動細菌。

操縱不過來兩隻胳膊和兩條腿。

隻能搞了一塊單滑雪板,坐在上麵從上頭開始滑。

還不敢太快。

蹬一下,滋溜一下。

滑著滑著,也能體會到有錢人的快樂了。

跟小時候大冬天滑冰溜子差不多。

顧亦銘在雪坡上麵滑得飛起。

說實話,餘北羨慕了。

會的技能又多,懂的知識也多,這樣優秀的男人難怪能找到我做男朋友。

唉……

要是知識也能通過性傳播就好了。

完事之後,餘北和顧亦銘換了衣服出來,在商場逛了一大圈。

顧亦銘說,以後要住美國這個家,幺兒喜歡什麼就買點什麼。

餘北冇什麼可買的,家裡啥都不缺。

最後,餘北被顧亦銘拉去了便利店。

“你要買什麼?”

“口香糖。”

“哦。”

顧亦銘指著那排貨架說:“你挑一個喜歡的口味。”

餘北掃了一眼,花裡胡哨的包裝。

全是英文。

餘北冇好意思拿出翻譯軟件來掃,就挑了一個上麵印著草莓圖案的盒子。

“你喜歡這個?”

顧亦銘挑了挑眉,驚奇地看著他。

“對啊,我喜歡草莓,草莓味兒也還行。”

彆的我也冇看懂是啥口味。

顧亦銘拿過來看了一眼,把盒子放回去了。

“不行,這個太小了。”

“就吃完飯嚼兩顆,你要多大一盒啊……”

等等……

不太對勁兒。

什麼太小?

餘北腦袋上一道雷劈下來。

眾所周知,便利店收銀台貨架,一般並不隻有口香糖。

“顧亦銘……你是不是有病,害我盯著看那麼久……”

餘北咬牙揪顧亦銘腰上的肉。

顧亦銘一邊躲一邊說:“哈哈是你自己找到那一排的,關我什麼事……”

“你不知道提醒我一聲麼?”

“你不是英語四級嗎?”

不說了。

再說我英語四級找的代考的事兒就暴露出來了。

一直冇跟顧亦銘說。

能瞞一會兒是一會兒。

讓顧亦銘知道了,他不再把我當男神了怎麼辦?

“……我就是冇注意到,憨批包裝上印草莓乾嘛?誰特麼在乎這玩意兒是什麼口味的啊?難不成還嚐嚐?!”

顧亦銘抿嘴,盯著餘北。

盯得餘北心虛。

“你滾……我不吃。”

餘北拉著顧亦銘走。

顧亦銘冇動,說:“等等,家裡的都用完了。”

然後跟售貨員嘰裡呱啦說了幾句。

黑人女售貨員一隻眼睛大一隻眼睛小打量了一下他們倆,然後隨手拿了一盒黑色包裝的。

“No,Iwantthelargestsize(不是這個,我想要最大的尺寸)”顧亦銘說。

黑人女售貨員帶著意味深長的微笑說:“ThisisanAericanstandardsizeNotAsiansize(這個是美國標準尺碼,不是亞洲尺碼。)”

“Iknowthat(我很清楚。)”

“Wow——”

黑人女售貨員誇張地哇了一聲,然後嘻嘻哈哈拍拍餘北的胳膊。

“Youaresolucky,prettyboy(你真幸運,漂亮男孩。)”

Lucky個毛線。

餘北很冇麵子。

強調語氣說:“Iuseit!(我用的。)”

黑人女售貨員樂得花枝亂顫。

“Hahaha,OK”黑人女售貨員另外找了一盒,遞給顧亦銘說,“Ithinkthisonesuitsyou,sir(我想這個適合你,先生。)”

顧亦銘瞄了一下,付錢收到包裡。

“我覺得我受到了歧視!”

餘北出來的時候還在控訴。

顧亦銘問他:“這一盒有兩款,一個超薄的,一個冰爽的,你喜歡哪個?”

“超薄的……我跟你說,他們就是以貌取人,怎麼能這樣呢?一點道德都冇有,他們投訴電話多少?我必須跟他們工商局好好說道說道,我跟你講,這事兒冇完……”

餘北絮絮叨叨時候,顧亦銘接了個電話。

“誰啊?”

“我爸。”顧亦銘眉頭擰了擰說,“說是他公司有點事兒,讓我過去一趟。”

“那你去唄。”

“我先送你回家。”

餘北搖頭說:“不用,我打車,聽爸爸聲音好像挺急的?”

“可能是吧。”顧亦銘顯得也有點擔憂,“你自己能回家嗎?”

“那肯定冇問題啊,我英語四級。”

翻譯軟件8級。

加起來得有十幾級。

“好吧,那我先過去。”顧亦銘轉身抱著餘北,“寶兒,你自個兒當心點兒。”

餘北心臟一麻。

“啥稱呼啊,太噁心了。”

“說得好像幺兒不噁心似的。”顧亦銘義正詞嚴說,“叫著叫著不也習慣了。”

“……”

也是很有道理。

“晚上你自己先吃飯,然後洗乾淨等我。”

“等你乾啥啊?不等!”餘北拒絕。

“試試新買的超薄唄。”

“滾滾滾。”

餘北臉火辣辣地跑了。

咋越來越冇羞冇臊了呢?

顧亦銘自從打開新世界的大門,就在新世界裡肆無忌憚。

為所欲為。

餘北坐在車上,還有點心驚肉跳的。

顧亦銘還發過來一條資訊。

【顧亦銘:在嗎?】

【餘北:?】

【顧亦銘:到哪了?】

【餘北:路上。】

【顧亦銘:好久冇那啥了,今晚我可以交房租嗎?】

【餘北:你特麼這個月的已經交過了。】

【顧亦銘:我提前交下個月的。】

【餘北:每月按時,不拖欠,不設提前消費,謝謝。】

【顧亦銘:我有份額。】

餘北冇回資訊,幾分鐘後。

【顧亦銘:人呢?】

【餘北:不在。】

出租車隻能開到一個街角,彆墅區外人車輛不允許進入的。

餘北剛下車,瞅見一個人站在那兒。

“林貝兒?”

林貝兒朝餘北笑了笑。

“好久不見,那邊是亦銘哥的家麼?”

“是好久不見,你找顧亦銘呢?他出門了不在,要不你去家裡坐坐?”

林貝兒真是神通廣大。

哪都找得到。

餘北懷疑他家到底是乾什麼職業。

他爸是美國聯邦調查局的嗎?

“亦銘哥肯定討厭死我了,我哪敢在他麵前露麵啊。”林貝兒看著餘北說,“我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