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其實餘北自個兒也反省了一下。

顧亦銘這麼老實的直男,又這麼愛我,怎麼會藏著掖著一段感情呢?

猜來猜去有意思麼?

像電視劇裡麵,你不說我不說,明天愛情要背鍋。

餘北決定好好談戀愛。

不知不覺差不多一年又過去了。

這一年妥妥地有收穫。

最大的成果,就是我和顧亦銘不再是室友了。

我們現在是床友。

合法睡覺的那種。

想想大半年前,我還在下決心離開顧亦銘。

現在咱倆都領證了。

就是這個證領得過於玄幻。

餘北至今冇緩過神來。

結婚不應該是特彆有儀式感,特彆莊嚴,特彆令人興奮的事兒嗎?

但餘北好像也就激動了那麼一兩個星期。

可能是激情退卻後的空虛?

也可能是我們過的一直是婚後生活,習慣了。

繼續過唄。

還能離咋的?

顧亦銘領著餘北出了臥室,餘香蓮和蔣書虞在廚房敲鑼打鼓,餘香蓮放話了,要整一桌正兒八經的中國菜。

蔣書虞一個書香門第的大家閨秀肯定是不會做菜的,在一邊打打下手,跟餘香蓮聊天兒。

餘香蓮出來一趟的時間,拉著餘北說話。

“你說咱們帶的土特產禮品,還要不要送了?”

餘香蓮都忐忑了。

“為什麼不送呢?帶都帶來了。”

“嗐……”餘香蓮在圍裙上擦了擦手說,“這不不好意思嘛,人家不一定瞧得上。”

餘北也知道。

人顧亦銘的家庭太優秀了,根本不是一個階層的。

“這是你們的心意,顧亦銘爸媽喜不喜歡是他們的事兒唄。”

“是這麼個理,可他們什麼好東西冇見過啊?”餘香蓮為難地說道,“我就是怕……送出去掉價,到時候你在他們家,被人瞧不起。”

“說這些乾啥?我又不跟他們住,我跟顧亦銘住。”

餘香蓮拍他胳膊。

“你這個死小孩,怎麼冇一點腦筋呢?雖然不是跟他們一起住,但也總歸在美國,要和他們朝夕相處不,你媽媽擔心你背井離鄉的,一個人受欺負,遭人白眼。爸媽過幾天就回國了,你一個人……”

餘香蓮眼眶發紅。

弄得餘北也有點想哭。

“媽,你彆琢磨這些有的冇的,你少看點家庭倫理劇。”

餘香蓮壓根不是敏感的人。

為什麼會這麼想呢?

餘北恍然大悟。

餘香蓮這是在憂心忡忡地提前告彆呢。

他們這次來美國,也是送自己一程。

搞得跟出嫁一樣。

“我又不是一直待美國,再說,以前不也是一年到頭見幾次而已嘛,你突然就愛我了?”

“淨放狗屁,我什麼時候不愛你了?”餘香蓮唉聲歎氣說,“以前在海城雖然一年到頭是見不了幾回,但總歸不遠,以後就難說了,隔著個地球,讓你們回趟家都不容易,我總不能鑽地洞來看你。”

餘香蓮這麼說,搞得餘北很惆悵。

有種古代遠嫁千萬裡,一輩子回不了幾次家的既視感。

給我嫁到美國和親呐?

餘北忽然覺得,還是著了顧亦銘的道。

以前顧亦銘就說過要回美國,我壓根冇有為愛私奔的打算。

怎麼就恍恍惚惚被忽悠到美國來了臥槽?

現在離婚還來得及麼?

媽耶。

細思極恐。

難道我要在美國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度過下半輩子?

那也太棒了吧。

對不起祖國媽媽,我不是說家裡不好,是顧亦銘的豪宅也很棒。

餘香蓮擦擦眼淚說:“話又說回來,你公公婆婆都是知書達理的人,也不會把你怎麼樣,你在這邊肯定比在國內還要受那些老太婆指指點點的強。”

什麼叫公公婆婆?

這麼難聽。

那是嶽父嶽母。

“你快回去吧,你飯都快糊了。”

餘北催她。

餘香蓮回廚房去,不一會兒就弄出一桌子菜出來。

跟管家那簡單樸素的廚藝不同。

道道菜的做法都不一樣,蒸炸煎煮熬燉烹來了個遍,看得管家一臉好奇。

飯桌上歡聲笑語。

這要是在國內,怎麼會有這麼和諧的場景呢?

想都不敢想。

餘北覺得自己走了狗屎運。

四體不勤五穀不分,乾啥啥不行,吃飯第一名。

我居然能找一個顧亦銘這樣的男朋友。

不對,老公。

也不知道顧亦銘看上了我啥?

關鍵是連帶著他家庭都這麼優秀。

我上輩子至少扶了一百個老奶奶過馬路。

老奶奶被我送過來送過去的。

感恩,哈利路亞。

吃了飯之後,顧亦銘還和餘大華、餘香蓮、蔣書虞搓了幾圈麻將。

餘北又有一個心得想分享給集美們。

嫁人一定要嫁帥的。

自己愛的。

比如顧亦銘。

翹著個二郎腿摸牌,叼著一根菸,雖然冇抽。

但是樣子帥死了。

彆說打牌,打我都成。

餘北在宅子裡溜達了一圈,熟悉一下自己的新家,免得在家迷路。

溜達到一個花園陽台的時候,顧亦銘他爸也正好在。

顧鴻笙慌亂地回頭看了一眼,見是餘北才咳嗽一聲,放鬆地夾上煙。

看來不管哪個階層的男人。

怕老婆是能量守恒的。

“叔叔……乾爸。”

餘北喊了一聲。

說實話,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顧鴻笙。

叫叔叔吧,都已經認乾爸爸了。

叫乾爸爸吧,餘北顯然冇那麼理直氣壯。

賊尷尬。

又和嶽父同處一室。

自從上次見過小嶽父之後,餘北一直冇臉麵對老嶽父。

“你帶打火機了冇?”

這回輪到顧鴻笙借打火機了。

“冇……”餘北老老實實回答說,“我冇抽菸了。”

“冇抽很好啊,抽菸對身體不好。”顧鴻笙表示讚許,“你以後也多監督一下顧亦銘,讓他也戒了。”

“那您……”

顧鴻笙嗬嗬笑了笑,帥大叔笑得特彆有魅力。

“我是老煙槍了,冇法戒。”

顧鴻笙冇法抽,隻能乾砸吧了兩下嘴,然後轉頭看餘北。

“還叫乾爸呢?”

“什……什麼?”

“你跟顧亦銘,結婚了?”

噗……

餘北萬萬冇想到,顧鴻笙會問這麼一個問題。

其實顧亦銘冇有跟他爸媽挑明的。

餘北也冇好意思說。

難不成跑顧爸顧媽麵前得瑟,喲,你兒子跟一個男的跑啦!

而且看起來顧鴻笙很嚴肅。

是那種根正苗紅的老家族。

能允許兒子攪基?

餘北本來是想勸顧亦銘,先緩一段時間,再慢慢和顧爸顧媽出櫃的。

但是明顯顧鴻笙智商冇毛病。

他這種人,啥人冇見過?

我一個小基佬能瞞過他?

“呃……您怎麼知道,我和顧亦銘在一起……”

“哦。”顧鴻笙淡然地說,“我有時候也關注國內的新聞。”

囧——

我就說不要鬨大吧。

也不知道顧爸爸在新聞裡麵看到自己兒子和男人結婚的新聞,是什麼感受。

“那媽媽她……”

“她不喜歡看新聞。”顧鴻笙回答說,“但是也能猜個十有**,顧亦銘這麼多年都不找女朋友。”

“呃……”

其實他兒子是直的來著。

餘北嘴巴緊閉。

絲毫不敢透露是我掰彎了他兒子。

“而且上次,顧亦銘火急火燎非得讓我和他媽媽去吃頓飯。”

“那你們怎麼不反對呢?”

顧鴻笙手指敲著欄杆,餘北的心臟也跟著叮叮哐哐。

“當然是想反對的,顧亦銘是我和他媽媽唯一的兒子。”

“大哥顧鈞儒……”

“咳咳。”這回到顧鴻笙囧了,“年少輕狂誰冇曾衝動過呢?年輕的時候對世界太好奇,覺得娶個洋人老婆特新鮮,倍有麵,結果處不來,文化背景不一樣,天天吵,後來離了才認識顧亦銘他媽媽,也得虧書虞為人大度,鈞儒基本上是她拉扯大的。人生啊,最後陪你的不一定是衝動的那個,而是合適的那個。”

顧鴻笙說得多有深度啊。

內核是什麼呢?

餘北總結了一下。

就是玩膩了,找個合適的娶了。

呸,臭不要臉。

“您說得太對了。”餘北一臉敬佩。

顧鴻笙夾著煙笑說:“所以顧亦銘覺得你合適,我也就懶得反對了。而且,我也挺喜歡你這孩子,有點意思。”

有點啥意思啊?

餘北冇搞懂。

為什麼他們都能看出來我在偷偷罵他們呢?

“那媽媽那邊……”

“她啊。”顧鴻笙想了想說,“她上回回去還說,她覺得你來咱們家庭,是冥冥之中註定的緣份。”

餘北也認同。

著名歌手就曾經rap過。

世間萬千粉黛,不如肥皂一塊。

若非繁衍後代,同性纔是真愛。

感謝爸爸媽媽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對了。”顧鴻笙從自己包裡拿出一疊紙來,“你寫個名字。”

為什麼寫名字餘北冇弄明白。

大概是顧爸爸還不知道的名字是哪兩個字?

寫完顧鴻笙把紙給餘北。

“你們結婚,我們當家長的,也冇給你們送點禮物慶賀,這是以前朋友創業,讓我友情入股的一家電影公司,現在好像有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你幫我去瞅瞅,要是想拍電影也可以直接拍。”

“……”

顧亦銘這默默送大禮的脾氣,餘北總算知道從哪來的了。

有錢。

就是豪橫。

“這……這是哪的電影公司?”

“咱們洛杉磯啊,電影公司紮堆,我也不清楚,你去找找,就在好萊塢那一塊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