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很多很多年了,當我迷茫的時候,他是黑夜中的微光,當我害怕的時候,他的出現,帶給我信心底氣。我想,世界上冇有比他更讓我有安全感的男人,他是我敬佩的人,也是我愛了很多年的偶像——”

【表白!!】

【哇這眼神!】

【如果這都不算愛?】

【含情脈脈啊!】

“……愛了很多年的偶像——林正英!”

【哈哈哈哈果然是最強安全感的男人!】

【失望哈哈】

【太皮了我想打他……】

現場的人也哈哈大笑,顧亦銘飽含深意地看了餘北一眼,彷彿在看家裡的二傻子又開始胡言亂語。

咋了?我有感而發不行嗎?.

餘北不服氣。

我愛了你這麼多年,都隻敢在你麵前發悶騷,難不成你指望我在幾百個人的現場和直播當眾表白?

你行你來呀。

主持人剋製自己瘋狂上揚的嘴角,掌控流程:“下麵,我們請專業的評委點評吧。”

坐在中間老教授,慈眉善目:“我就不點評了,他倆都是我的學生,我誇他們等於王婆賣瓜,不公平。”

“哦,我差點忘了,王教授來自海城電影學院,這麼多學生,您居然還能記得。”

“其他的也忘得差不多了,對他倆印象深刻,顧亦銘上學那會兒就天天往外跑拍戲,大三拿了新人獎,大四捧回金像影帝,餘北專業考試一直都是年級第一,這倆孩子上學那會兒就感情好,顧亦銘一回來就和他黏在一塊兒,吃飯一起,睡覺一起……”

【睡覺一起!?】

【同寢室有問題嗎?】

【冇毛病。】

【來自老教授的硬核喜糖……】

【會說話就請您多說點兒!】

【優秀的人隻和優秀的人玩兒~】

【這是誇學生,還是在做婚禮證人?】

【哈哈哈婚禮證人……】

旁邊年輕一點的教授聽不下去了,怕他一不留神爆出啥不能播出去的料來,趕緊打岔。

“咳咳,我來說兩句吧,我剛剛看了攝製組給我的劇本,細節台詞都和你們表演的有所差距,是你們修改的嗎?”

“對。”

顧亦銘在和餘北對台詞的時候,就把不合理還有生硬的台詞改了。

“改得很好,一開始兄弟見麵的仇視、壓抑、怨憤,還有‘當警察有什麼好,養活自己都難吧?’一句台詞看似是韓陽的嘲諷,實際上是關心,到後麵的情感轉換表露,結尾的爆發,顧亦銘將複雜的情緒把握得妙不可言,他的表演是超出劇本的精彩。”

“更讓我驚訝的是餘北,他經驗不多,但作為顧亦銘的對手,其實是很難的,差強人意就會在氣勢和演技上被碾壓,但顧亦銘的招數,餘北全部都接住了,而且接得十分漂亮,不愧是海影專業第一的學生,功底太紮實了。整個表演看起來是電影級彆,完整舞台劇一般的享受。”

餘北謙虛道:“冇有冇有,主要是顧亦銘帶得好,給他在旁邊栓條狗都能演。”

【教授就是教授,他不說我還冇看懂,隻覺得很好哭……】

【栓條狗都能演哈哈哈】

【這個boy為啥這麼逗?】

【章梓瑩:有被冒犯到。】

【踩一捧一?】

【我更喜歡章梓瑩啊,表情很豐富,顧亦銘開頭的麵癱臉欣賞不來。】

【欣賞不來你去看某手尬拍啊。】

【高級表演你看不懂。】

【表演還分高級低級?不是給普羅大眾看的嗎?】

……

年輕教授當下舉牌直接打了10分滿分,而王教授怕被人說偏袒,隻給了9分。其他兩個導演評委,第一個給了10分,向餘北發出了直接試鏡的邀請,第二個隻給了8分,和章梓瑩一組同分數。

【和章梓瑩一組一樣?】

【憑啥?】

【當我們眼睛是瞎的麼?】

【???】

直播彈幕裡對他的分數表達了一片問號。

“那汪嘉瑞先生呢?您對這一組演員有什麼點評?”主持人對這種事情司空見慣,不受影響。

汪嘉瑞作為嘉賓評委,手裡有30的權力。

“嗯,餘北很適合演戲。”

“這話怎麼說?”主持人捧哏。

汪嘉瑞看著餘北,微笑說道:“大部分有天賦的演員,演技是可以學習磨礪出來的,但有少數人眼睛自帶靈氣,這是學都學不來的,屬於老天爺賞飯吃,我所見過這樣的演員隻有舟迅,現在有了餘北,我很喜歡。”

【啊!難怪我覺得他水靈水靈的……】

【對對對!我一看就想好好疼他哈哈哈】

【他跟顧亦銘同屆,可是看起來小好多啊。】

【我原來以為是剛出道的小鮮肉……】

汪嘉瑞全程隻看著餘北點評,並且給了滿分30分,這樣一來,餘北和顧亦銘在《我是演員》最後一期的總分第一,也是整個一季最高分,完美收官。

直播結束後,顧亦銘去接受節目組的訪談,也會作為正片播出。

餘北尿急,跑廁所解決,被人堵在了廁所門口。

“餘北!”汪嘉瑞笑著伸出手。

他是有什麼跟人握手的癖好麼?

餘北笑臉:“汪總,我還冇洗手呢,嗬嗬……”

“冇事,你又不臟。”汪嘉瑞拉住他的手。

操……

頭皮發麻。

餘北使勁抽出手。

“我先走了,汪總你慢用……”

汪嘉瑞站在門口冇讓開。

“你喜歡顧亦銘?”

“啥?!”

餘北還冇遇到這麼直白的。

“你這麼任勞任怨地跟了他這麼多年,不是喜歡他麼?”

餘北嗤一聲:“瞎說,我是直男。”

所以我的男朋友也隻能是直男。

汪嘉瑞是gay,不符合我的擇偶條件。

“哈哈,我跟顧亦銘說,把你讓給我,他臉都黑了,我還以為顧亦銘彎了呢。”汪嘉瑞笑盈盈說道,“餘北,你跟我吧。”

汪嘉瑞這麼猖狂的嗎?

肯定是我裝直男裝得不夠像。

“顧亦銘比我好看,你喜歡男的,你去騷擾他啊!”

東京寶塔肯定能治這個騷gay。

“?”汪嘉瑞怔了一下,“他跟我型號也不符啊,我騷擾他乾嘛?我喜歡你這樣的……”

餘北震驚了。

他居然喜歡我這種猛男?

有些人看起來衣冠楚楚,人高馬大,霸道總裁,冇想到背後偷偷想做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