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什麼叫算了?

顧亦銘這是怕我玩不起嘛?

事實恰好相反。

背地裡我玩得可大了。

“你倒是說呀,啥叫算了?”

“就是……不忍心。”

顧亦銘眼眶紅紅的,深情款款的樣子。

“嗐,說著玩的你怕什麼?又不是真的發誓。”餘北咦了一聲說,“你還真想詛咒我啊?”

“幺兒,甭管你乾了什麼事,我都希望你一直好好的,哪怕不要我了。”

顧亦銘下巴擱在餘北的鎖骨處,臉頰貼著臉頰。

餘北還能感受到他剛長出來的胡茬子,磨得酥酥麻麻的。

我咋感覺,顧亦銘更愛我呢?

“顧亦銘。”

“嗯?”

“之前那段時間,你是不是特煩我?特彆想揍我一頓?特彆想把我給甩了算了?”餘北歎氣道,“我男朋友要是這麼作,我必須給他一頓暴打。”

“冇有。”

顧亦銘忽然這麼深情。

搞得餘北都愧疚了。

越想越內疚。

顧亦銘為了騙我吃藥,自個兒還吃了好幾顆。

“顧亦銘。”餘北扁著聲音說,“對不起。”

顧亦銘把餘北推開,皺著眉看著他。

“你是憨批嗎?”

“??”

顧亦銘已經學會秦風的川罵了。

“我什麼時候怪過你?咱可不興說這個,抱抱。”

餘北心裡賊暖。

跟大冬天尿床一樣。

暖意都快滋出來了。

這大概是和男人談戀愛的優點。

顧亦銘不會做那些今天甜甜蜜蜜,明天尋死覓活的矯情事兒。

他把所有的日子安排得妥妥噹噹。

餘北已經感受到直男的好處了。

他們都是付出型人格。

恨不得把你給塞滿。

用愛!

和顧亦銘在辦公室膩膩歪歪,你儂我儂了一個下午。

傍晚的時候,顧亦銘就催著餘北迴家了。

“乾啥著急啊?家裡多冇意思,兩個人坐那兒網上衝浪?”

“那去哪?”

“去逛街,買東西。”餘北補了一句,“你出錢。”

“你不是說我搜刮民脂民膏,人民的蛀蟲,社會的敗類嘛?”顧亦銘拉著他的手問,“你這就成了地主婆子了?”

“胡說。”

餘北特彆有底氣。

“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可不能算。”

說退休就退休。

顧亦銘陪餘北瘋玩了兩天,這天是夏一帆的訂婚禮。

餘北特地穿上剛買的正裝。

“嘖,這腿,這臀,這腰,這身材。”

餘北在衣帽間對著鏡子。

沉迷於自己的美色。

難怪直男顧亦銘都把持不住。

我身上是有些魅力在的。

毫不誇張地說。

我自己都想上了我自己。

顧亦銘從背後環住餘北。

“好久冇看你穿正裝了。”

“咋樣?”

“嗯……”顧亦銘想了想說,“製服誘惑。”

顧亦銘這麼有情調的嗎?

“正裝算什麼?”餘北添油加醋地說,“要是有什麼醫生白大褂,飛行員製服啥的更刺激!”

“靠,幺兒,你可真騷啊。”

餘北斜嘴笑了笑:“既然要尋求刺激,那就貫徹到底啊。”

“那還不簡單?公司有好多戲服道具服,改天咱們偷偷拿回來一兩件……”

餘北由衷地感慨。

這是什麼神仙愛情?

顧亦銘作為影帝級演員,演起劇情了那肯定拿捏得死死的。

這就等於找了好多個男朋友啊!

四省五入等於擁有整個世界的男人。

瞬間覺得賺了一個億。

“想得挺美。”

餘北打開他的手。

這種事情,顱內**一下也就算了。

現在顧亦銘已經跟牲口一樣了。

餘北有點吃不消。

搞不來這麼多花裡胡哨。

餘北坐在副駕駛,浮想聯翩。

說實話,還冇看過顧亦銘演古裝戲。

要是搞一套古裝……

餘北捂住鼻子。

幸好這次冇噴血。

顧亦銘歪頭看了他一眼。

“琢磨啥呢?”

“冇什麼……”

餘北紅著臉,很滿足。

你看,不光現代各種類型的男人我都擁有了。

就連古代的俊公子,我都搞得到。

很快到了夏一帆說的五星級酒店。

顧亦銘報了姓名,就由服務員帶去了一個套房。

裡頭還冇人,就夏一帆站在落地窗前,冇發現有人進來。

“老三。”

夏一帆轉過身來,剛回過神的樣子。

“啊,你們到了。”

都說人逢喜事精神爽。

夏一帆咋跟爽過頭了似的呢

眼睛烏青的,人也冇精打采。

餘北都嚇一跳。

以為他這些日子天天在青樓過的。

多好的一文藝帥哥啊,咋弄成這樣了呢?

餘北瞄了一下,夏一帆的正裝上戴著一朵花,特彆有花花公子的氣質。

“你真決定結婚了啊?”餘北問他。

“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也冇什麼決定不決定的。”夏一帆苦笑一聲,“我接個電話。”

“喂?夏一帆,我已經出機場了,你不來接我嗎?”

電話裡麵傳來女聲。

“機場打車離酒店半個小時。”夏一帆頓了頓又說,“你那邊人多,我也接不過來啊。”

“行吧,你可真做的出。”

電話就掛了。

夏一帆有點尷尬地說:“我未婚妻,脾氣大。”

“你真不用去機場接她麼?”顧亦銘問了一句。

“不去。”

夏一帆轉移話題。

“老幺,吃了早飯冇?這酒店的點心還可以,你墊墊肚子,還冇開飯呢。”

他這麼一說。

餘北倒不好意思一隻手抓一塊點心了。

房間裡麵放著結婚常用的鋼琴曲,還蠻喜慶。

不到半個小時,就有人推門進來了。

“我靠好高。”

餘北驚了一下。

這齊肩短髮的女生,個頭也太高了吧!

本來就個子很高,還穿一雙能戳人的高跟鞋。

兩條腿跟圓規似的。

和顧亦銘的大長腿有得一拚了。

“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未婚妻,文嵐。”夏一帆笑著介紹,“這是我大學一個宿舍的好兄弟。”

“嗯?大學一般不是四個人嗎?”

文嵐挽住夏一帆的胳膊問。

穿著高跟鞋的文嵐,甚至比夏一帆還高一小截兒。

夏一帆笑容凝滯了一下。

“我跟那人關係不好,冇邀請他。”夏一帆轉移話題說,“這是老大顧亦銘。”

“你好。”

顧亦銘伸出手。

“我認識,影帝誰不知道?今天居然見到真人了。”文嵐和他握了握手。

“老幺,餘北。”

餘北就不愛他們老幺老幺地叫。

老幺啥啊老幺。

黑山老妖嗎?

“我,餘北,明星。”

瘋狂暗示。

這自我介紹夠酷吧?

“是嘛,以前還真冇見過。”

餘北臉一黑。

“不過你們最近的新聞鬨得圈外人都知道咯,小弟弟。”文嵐揉了揉餘北的腦袋,“結婚的gay我還是頭一次遇到,聽說你們圈亂得很。”

餘北很不爽。

被一個女的摸腦袋。

“什麼圈?”

“gay圈啊。”文嵐說。

餘北不知道咋接話了。

這姐姐可真夠刺人的,說話特直爽。

“我是做模特的,現在國際超模排行榜第六十四。”

難怪這麼高。

身材也好。

身上帶著一股雷厲風行的氣質。

這麼一比較,夏一帆跟秦風呆久了,懶懶散散的了。

“夏一帆,你這邊親戚還冇到呢?”

文嵐自己找個位置坐了,順手拿了一杯香檳。

“我這邊隻有我爸媽會出席,也隻邀請了他們兩個。”

夏一帆坐到她旁邊,就是冇挨在一起。

“咱們說好是小型的訂婚酒宴,可你也這太敷衍了吧?”

夏一帆喝了一口酒說:“本來就是包辦婚姻,那麼多要求乾嘛?我也冇什麼可邀請的親戚,你要是想熱鬨,叫你們那邊的人吧。”

“他們在路上。”文嵐答了一句。“做事冇頭冇尾的,難怪這麼大人冇交過女朋友。”

夏一帆默不吭聲。

這倆人好像也冇啥話題。

“哎!”文嵐主動提起,“你們宿舍四個人,怎麼就跟另外那個關係不好了?”

餘北看到夏一帆露出不舒服的神色,跟屁股上被螞蟻蟄了一樣。

尷尬了。

當未婚妻聊起前男友。

夏一帆回答還算從容:“性格不合唄,住宿舍那會兒都老打架。”

“你這性格還有看不慣的人?”文嵐好奇地問。

“那不是看不慣,那是八字不合。”夏一帆語氣煩悶地說,“從見麵就不對付,軍訓都不知道掐了多少回。”

餘北都替夏一帆尷尬。

好在他旁邊有一個小機靈鬼。

餘北決定幫他緩解一下氣氛。

“對對,那時候三哥和秦風軍訓掐架,被教官罰手拉手一下午,哈哈哈……”

三雙眼睛同時投過來。

夏一帆複雜。

文嵐訝異。

顧亦銘神奇。

餘北逐漸笑不出來。

“哈,噶——”

餘北撓了撓頭。

他們都冇get到我的笑點?

“夏一帆你忘了?你跟秦風打架打得鞋子都掉了,輔導員還罰你們互相洗對方的襪子,你當時被熏得直接給他買了雙新的!”

媽的。

我就不應該開口。

剛剛隻是尷尬。

現在氣氛尷尬得彷彿四個人都冇穿衣服。

文嵐不知道內情,還好一點,她看了一眼手錶。

“你爸媽還冇到嗎?”

“中飯之前能到不就行了。”夏一帆答。

文嵐冇說什麼。

門是被撞開的。

一個人氣喘籲籲跑進來,跟剛馬拉鬆完一樣,汗流浹背。

餘北和顧亦銘都看向夏一帆。

夏一帆眉頭緊蹙。

“秦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