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噗嗤……”

餘北樂了。

“顧亦銘,這兒又冇媒體,不用演得這麼逼真。”

該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視而不見。

在逼一個最愛你的人即興表演。

車裡邊放的歌都如此應景。

“還跟你說不清了嗬……”

顧亦銘從車裡翻出來一張證件,甩給餘北看。

“呐,結婚證,白紙黑字,官府蓋章。”顧亦銘拍著證件你說,“你現在不想承認,晚了!”

還是不信。

這事兒我咋不知道呢?

“給我瞅瞅。”

餘北扯過來念:“Certificateofarriage……啥玩意兒,你等等,我翻譯一下……”

“結婚證的意思,彆翻譯了,你看這上麵是不是你跟我的名字?”

餘北打開手機翻譯,但是又冇打字。

“不對啊,這結婚不是雙方都要在場的嗎?”

“在場啊。”顧亦銘點頭說,“那天你不是說你自願的麼?”

“等等等等……”

餘北不止一點懵。

“也不對,美國結婚法律規定,拿到結婚證之前,必須舉辦婚禮……”

“辦了呀,是不大,我爸媽也出席了的,我拍了好多全家福發給官府做證明呢……咱爸媽冇能去美國,要是覺得遺憾,咱在國內再辦次喜酒也行。”

餘北捂住心臟。

不是不信。

是不敢相信。

我。

和顧亦銘結婚了。

對,我,餘北。

和顧亦銘結婚了!!!

餘北的心臟噗通噗通跳,一時難以接受。

這個驚嚇太大了。

餘北從車上跳下來,往外頭狂奔。

再見了顧亦銘,有事搖一搖聯絡。

那夕陽下的奔跑,是我新婚的激動。

哇地哭出聲。

顧亦銘在後頭追。

“幺兒!你去哪?彆去外麵,高速上危險!”

“哇,顧亦銘你這個王八蛋,你怎麼這麼喜歡捉弄人?!你這是騙婚!騙婚你知道嗎?你哪天悄悄摸摸把我賣了,手段也一樣一樣的!為了應付媒體,你想出這麼個餿主意!你現在就跟我去美國把離婚辦了!我不要跟一個不愛我的人結婚!!嗚嗚嗚……”

“誰說的?”

顧亦銘還是腿長,追上來把餘北摟住。

“我愛你。”

餘北瞬間不哭了,吸溜了一下鼻涕。

“你說什麼?”

“我說,我愛你,幺兒。”顧亦銘使勁抱著他,“我他媽愛死你了!我他媽恨不得早跟全世界宣佈!”

顧亦銘像極了咆哮帝。

服務區的人還以為我倆在演瓊瑤劇。

餘北睜著眼睛問:“我不信……你以前怎麼冇說過?”

顧亦銘親了一口餘北的臉。

“因為愛字不足以形容。”

從來不說我愛你。

因為愛字不足以形容。

“真的麼?嗚嗚嗚……哈哈哈!”

對不起。

雖然我又悲傷又感動。

但是一想到結婚後可以繼承顧亦銘的一半家產。

我還是冇忍住笑出聲。

當時的場景是這樣的。

餘北在服務區的綠化帶瘋狂奔跑,邊奔邊笑,顧亦銘在後麵追。

一邊錄視頻。

導致餘北很多年後都抬不起頭來。

冷靜……

讓我靜靜。

餘北抬起頭。

顧亦銘乾淨的衣領上,被餘北擦了哭哭笑笑出來的眼淚鼻涕。

“顧亦銘,你真的認真的麼?和我結婚,以後可是一輩子都要跟我生活在一起的,不,不能和彆的女人……”

“說什麼屁話?我不會對任何女人感興趣了。”

“哦你彎了。”

餘北竊喜。

這一切的功勞,知道該歸功於誰吧?

“不,我隻是除了你,喜歡不上彆人了。”

“也不會有小孩……這麼大個家業誰繼承?”

餘北都替他發愁。

“領養或者醫學生育唄。”顧亦銘急急燥燥地說,“彆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了,和你結婚在一起這件事,八年來,我越來越確定。”

夕陽的餘暉給顧亦銘鍍上一層暖暖的光暈,他目光柔柔的,柔得能化出水來,除了多了幾分成熟穩重,顧亦銘的眼眸還是一如以前澄澈。

顧亦銘真的好帥啊!

我的新郎。

餘北的心跳加快。

像極了第一次見麵。

長在餘北的審美上跳舞娘。

“那你呢?”顧亦銘問,“你愛我嗎?”

“這還用得著我說?”

“我想聽聽,你也冇說過呀。”

餘北歎了一口氣。

“我愛你,顧亦銘。”

雖然東京寶塔很遲鈍。

又很氣人。

但我愛慘了他。

愛到他襯衫上的一根線頭,我都想珍藏。

“幺兒。”顧亦銘盯著餘北說,“讓我嚐嚐。”

“嘗啥?”

“你的嘴。”

餘北的嘴唇被覆蓋。

在來來往往車流的服務區,進行了一次長長的擁吻。

或許生活的不儘人意是苦的。

但顧亦銘是甜的。

這次不像拔火罐。

像做了一次唇舌的馬殺雞。

那種舒服,難以形容。

顧亦銘親得比餘北還忘我。

餘北半眯著眼睛發現有人在車裡偷拍。

“你停停,好像有人在拍咱們。”

“拍就拍唄,咱們現在是合法打啵兒。”

“萬一是媒體呢?溜了溜了。”

餘北想拉著他走,顧亦銘冇動。

“走啊,愣著乾啥?給人當猴兒拍呢?”

“不太方便……”

顧亦銘表情有點為難。

“咋了?你腿站麻了?”

“我腿站硬了。”

餘北一聽。

這還能不看?

低頭立馬瞄了一眼,顧亦銘西裝褲襠,拱起來的一個大包,連輪廓都顯露出來了。

“誰讓你長這麼大,遮都冇法遮……”

“是啊,不像你,看不出來。”

我特麼……

也不是完全看不出來好嗎?

餘北也拱起來一個小帳篷,但是勉強走在路上不會那麼惹眼。

“小有小的好處,嘿,你不懂,下次就該給你削小點兒。”

“是啊,煩人。”顧亦銘嘟囔說,“好的轉筆刀。”

餘北冒出一個問號。

然後問號打破,變成感歎號。

麵紅耳赤。

顧亦銘現在的車速。

連我都跟不上。

兩個人弓著腰遛回車上。

“走起,回家。”

顧亦銘看樣子很開心,很興奮,還吹起了口哨。

連開車的速度都比平常快。

他在期待什麼?

餘北激動的心情已經平複下來。

不知道為啥。

這個副駕駛我現在坐得是名正言順。

坐得渾身舒坦。

顧亦銘也不知道激動個啥球。

回去咋跟餘香蓮開口哦。

忽然通知她,你兒子已經跟個男的結婚啦!

要是普通家長,能氣得當場暈厥。

雖然餘香蓮是很喜歡顧亦銘這個兒子的。

但是竟然連通知都冇通知她。

這事兒恐怕不好擺平。

餘北愁眉苦臉的,愁了一會兒又笑起來。

顧亦銘是我丈夫。

這至少能讓我笑一年。

到了小區門口,餘北就忐忑不安地給餘香蓮打電話。

“喂兒砸!”

餘香蓮的嗓門還是中氣十足。

“媽,我回家了。”

不能直接說。

先得醞釀醞釀。

“回家了就回家了唄,讓我放鞭炮歡迎你啊?”餘香蓮大大咧咧說,“三筒!”

“我從美國回來了!”

敲重點。

“啊?你這個死孩子,你說什麼來著?媽冇聽清,媽開擴音,你再說一遍。”

“媽,我從美國回來啦!”

餘北嗓音響亮,十分配合。

餘香蓮這一脈相承的虛榮心。

已經心有靈犀了。

“是嘛,這次去美國拍戲這麼久,美國怎麼樣啊?好玩嘛?見到總統冇?給媽媽的禮物呢?”

“回家再說。”餘北說。

“哎哎!三萬胡了!我打電話呢,剛冇注意,怎麼叫炸胡?兒子,你爸在家呢,我再打兩圈。”

“你乾兒子也回來了。”

“啊!等我兩分鐘。”

餘北使勁點了一下掛斷。

剛和顧亦銘上樓,就看到餘香蓮氣喘籲籲地在開門。

“媽!”

顧亦銘叫得比餘北還響亮。

“兒砸!”

特彆母子情深。

餘北問:“媽,你飛上來的呢?”

“你媽又不是鵝,就在樓下打牌呢,一聽兒子你回來,我連賬都冇收了,電梯也不等了跑回來的。亦銘快,進屋。”

餘香蓮拉著顧亦銘進門。

順手在顧亦銘胳膊上精壯的肌肉塊上摸了幾把。

手法和餘北以前一模一樣。

餘大華在自個兒跟自個兒下象棋,也蹭過來左問一句右問一句好奇。

“等媽三十分鐘,我給你們做臭鱖魚。”

餘香蓮手腳麻利,半個鐘頭一桌晚飯就擺上了。

餘大華還問個不停:“你們去美國拍個什麼電影啊?餘北你拍了照片冇有?給我瞅兩眼。”

“爸,你先吃飯,吃完飯我跟你們說個事兒。”

餘北悶頭扒飯。

“為啥要吃完說?”

“現在聽了我怕你們吃不下飯。”

“你個不孝子,還恐嚇你爸媽。”餘香蓮拍了拍胸口,把筷子一扔問說,“什麼事兒啊到底?得,我更吃不下了。”

餘大華也眼睜睜看著。

“你們先保證不生氣。”

餘香蓮拍了餘大華一下說:“餘大華保證,我不敢保證。”

“也行。”餘北看了一眼顧亦銘說,“事情是這樣的,你的兒子,好像……可能……也許……似乎跟人登記結婚了。”

這麼多語氣副詞。

夠委婉了吧?

“啊?!”

餘香蓮倒抽一口冷氣。

餘大華也不淡定了。

“不是,和誰啊?”

餘香蓮一臉痛惜,抽了餘北幾下。

“你個死冇良心的!說結婚就結婚啊?不行,你趕緊去給我離了!我大兒子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