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請問閒在家悶半個月是什麼感受?

那當然是爽得一匹。

但我餘北不是貪圖爽快的人。

並且迫不及待讓顧亦銘提早開車送去錄影棚。

進車庫的時候,顧亦銘的車被媒體和粉絲攔住了。

他們扒在車窗往裡頭看,一直吵吵嚷嚷個不停。

餘北在車裡醒來嚇一跳。

媽蛋,還以為是喪屍病毒爆發了。

“餘北,是你嗎餘北?”

都特麼貼到我鼻子上了,不是我還有誰?

“餘北,最近你人設崩塌的事,請問你有你有什麼想說的?真的和傳言一樣,你抽菸多久了,酗酒嗎?”

“顧總,作為您旗下的藝人,為什麼犯了嚴重的品德錯誤,還冇有被封殺,您作為公司負責人,是不是應該對所有網民有所解釋?”

顧亦銘車窗緊閉,媒體人狗仔恨不得從窗縫裡扒開鑽進來。

聽說所有認識餘北都被這些媒體騷擾得不輕。

想從他們嘴裡挖出料來。

現在餘北在娛樂媒體眼中,就是一塊大料。

比八角桂皮還大。

顧亦銘被扒著車走又走不動,下也下不去,猛踩了一腳油門,狗仔才躲開一些。

好不容易餘北和顧亦銘才擠進錄影棚。

看到蕭城和朱驕兩個,餘北差點熱淚盈眶。

“大兄弟!”

餘北激動地握住他們的手。

跟領導下村走訪鄉親一樣令人感動。

“小北哥,這纔多久不見,這麼想我呀?”

蕭城抱著他轉了個圈。

覺得意猶未儘,又轉了幾個。

“停停,再轉我就吐了。”

餘北高興不是因為看到他們。

而是看到除顧亦銘外的人。

活人。

正常的大活人!

不是喪屍。

顧亦銘走過來,把粘在蕭城身上的餘北捏下來。

“走,進錄影棚吧。”

“你也去麼?”

餘北覺得彆彆扭扭的。

出席參加任何節目,顧亦銘總陪同在左右。

跟送小孩上幼兒園的爸爸媽媽一樣。

“老盧說你現在狀態還冇恢複,讓我盯著點兒。”

顧亦銘不誠實。

拿老盧當藉口。

他其實是羨慕我上了節目。

想在旁邊露個臉蹭點人氣。

真是個心機boy。

“去就去吧,你彆乾擾我就行。”

餘北和一群藝人在化妝間做造型,主要是新電影的主演們,餘北早混熟了,就一起聊天。

化妝間被推開,進來一個男的。

餘北認識他,就是《娛樂大本營》這節目的男主持,叫邱波。

雖然已經上了妝,但細長小眼睛後麵有不少魚尾紋顯露無疑,皮膚很白,白得少了些血色。

估計得有四十了吧?

“各位好。”

邱波朝大夥兒打了個招呼。

這一批演員都是年輕演員,資曆肯定是比邱波稚嫩很多,一個個打招呼也很恭敬。

叫邱老師。

“下午兩點開始彩排,勞煩大家配合了。”

邱波客客氣氣地。

大夥也一一響應。

寒暄了幾句,邱波就準備走了,路過餘北的身邊,遞給他一個本子。

“餘北,這是原本給你的台本,有節目的流程和主持人演員互動的腳本,時間不多了,你多記一下吧,晚上正式錄製我怕你出差錯。”

餘北接過來。

早知道有腳本,顧亦銘咋不早給我呢?

這下匆匆忙忙,臨時抱佛腳,可彆把節目給搞砸了。

畢竟我這個人吧。

也冇什麼特長。

就是搞事拖後腿,十分擅長。

蕭城在旁邊笑著說:“其實不用,上回小北哥在《伴旅》節目也冇背腳本,但是節目播出效果特彆好。”

邱波還是保持著和煦的笑容。

但是餘北覺得他可能在罵人。

因為我罵人的時候。

笑得一毛一樣。

“我知道,餘北上節目從來不看腳本,但是我們節目已經做了十五年,和那些新戶外節目自由發揮不同,每個環節都很重要,哪怕再大的咖位,也從來都是主動配合節目的流程,餘北,你應該清楚吧?”

“我知道,我會儘量背熟的。”

上次是顧亦銘打擾我。

這次肯定積極配合。

“不是儘量,是節目實時直播,如果你這邊出了一點差錯,我就得重新捋流程,要是每個人都這樣,那節目不是一通亂糟糟?還怎麼進行?”邱波看著餘北問,“你說呢?”

“您說得對。”

餘北剛點頭答應,被蕭城打斷了。

“邱老師。”蕭城恭恭敬敬說,“我們都是提前三天就拿到本子開始背,現在離彩排都隻有兩個鐘頭了,小北哥要背完這麼長的腳本,有點不太可能吧……”

“本子導演三天前就發給了所有要上節目的藝人,我不知道盛銘傳媒那邊是出了什麼問題,冇有交給你。不過這是你們的事不是嗎?在我的節目,我不希望有什麼搞特殊待遇的情況。”

邱波笑著看向餘北說:“既然餘北也點頭了,那我相信他是有敬業精神的,那舞台上見,我回去熟悉台本了。”

餘北翻了翻厚厚的本子。

要是年輕那會兒,這麼點劇本台詞算啥?

放屁。

我現在就很年輕。

“小北哥,你還真背啊?”

“那不然怎麼辦?”

“節目這邊導演都答應了,你不需要背腳本流程,他來湊什麼熱鬨?明白著為難你。”蕭城打抱不平。

“話不能這麼說,他是主持人,當然希望在錄製的時候,冇有一丁點兒意外走完。”餘北衝蕭城勾了勾手說,“主要是人家節目牛氣哄哄啊,咱們惹不起。”

蕭城一聽,不服氣,但是悶著冇吭聲了。

《娛樂大本營》當屬國內一流的節目,經常收視率排名第一。來上的劇組歌手基本上都是宣傳影視和專輯的,可以說是檔期擠破頭。

主要是它背後是海城電視台,隸屬於公家,就和外頭這些民營企業的藝人不是一個檔次的了,譜都擺得比人家大。

餘北為啥知道這麼多?

顧亦銘說的。

餘北兩個小時死記硬背,胡亂扒拉了幾口就算中飯了,到下午彩排的時候,非常順利。

規規矩矩彩排完,邱波也冇說什麼。

晚上餘北再複習一遍,基本上有譜了。

七點,節目正式開始錄製,同時現場網絡直播。

開場的時候,餘北和紀薇薇跳了一段雙人舞。

餘北忽然覺得自己舞技有了長足的進步。

等老了在廣場上,至少是舞林霸主級彆的。

難逢對手。

接下來一男一女兩個主持人和全部藝人表演了一個開場秀,邱波開始開場,進入主題。

從一開始,直播平台的觀看人數,就暴漲不止。

餘北帶來的話題度,讓實時觀看人數居高不下。

首先是遊戲環節,分成兩組競賽。

冇有什麼腳本束縛,過程也歡聲笑語,做了四個遊戲之後,毫不意外地打平了最後其樂融融地握手言和,都得到了獎勵。

中場廣告時間,藝人下台補妝。

小白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

餘北總覺得他有什麼隱藏的異能。

比如土行孫之類的。

“小北哥!”小白湊過來悄悄說,“老盧讓我來通知你,這個主持人好像是你那個遠方親戚陳康的遠方親戚。”

“……”

這彎拐得。

餘北差點冇繞出來。

也真夠遠的。

稍微再遠一點,能扯上因紐特人。

“親戚就親戚唄,海城就這麼大,走三步估計都有同血緣。”

“老盧是讓我提醒你,怕他跟陳康通過氣。當心他有什麼對你不好的舉動。”

導演那邊催著就位了,餘北迴到舞台上。

正好給了一個特寫,鏡頭一轉,顧亦銘坐在觀眾席上。

直播間的彈幕忽然一下子就炸開了。

【我的天呐,現在已經開始明目張膽地夫唱夫隨了麼!】

【媒體不是說他倆鬨掰了麼?怎麼還一起出席,顧總還出資給餘北拍電影?】

【娛樂圈的瞬息萬變,搞不懂。】

【說實話,媒體炒的餘北的黑料壓根算不上什麼黑料,普通人有多少抽菸喝酒的?怎麼藝人就跟十惡不赦似的。】

【我隻是兩隻的顏粉,隨便你們怎麼黑吧。】

【好想知道他倆現在到底什麼關係,還有冇有在一起?有知情的人嗎?】

【路人表示這種演的熒幕CP就不要浪費感情了吧?】

【我的糖呢?】

……

進入嘉賓訪談環節之後,邱波的問題一直周旋在紀薇薇以及其他男主演之間,話題總不離開新電影。

就是冇咋cue餘北,餘北隻在大夥一起答的時候混了幾句話。

蕭城和朱驕有意無意把話題轉給餘北,邱波都冇接這個茬。

在節目腳本流程裡,餘北作為男一,應該出鏡最多纔是。

但是邱波不提問,攝像機也冇法拍他。

最後邱波轉向餘北,忽然笑著問:“餘北,在拍攝電影期間,應該遇到很多困難吧?當時是盛傳你的感情生活不太平靜的時候。”

“還好,我冇有感情生活。”

老盧教餘北答的。

秉承四字真言,死不承認。

“哦,那後來傳出來的醜聞,對你演戲的狀態有影響嗎?比如被撤銷禁菸健康大使的身份,還有許多網友的討論,後來有冇有開始戒菸呢?”

餘北心裡火辣辣的刺撓。

這什麼破問題啊。

台本裡頭根本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