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聽到就笑出聲。

顧亦銘他能有愛情?!

咋可能嘛。

以他的情商,就是一個軟萌的小妹紙都能被他逼成稱兄道弟的猛漢。

愛情這個美妙的好東西。

我都冇有。

他憑啥擁有?

“餘北,我知道你在聽,我跟你說過,我回國就是為了亦銘哥,什麼都阻攔不了我的決心。你不過和亦銘哥認識幾年,我從記事起,他就在我的生命中,我才應該是他人生的男主角。”

“呃……”餘北撓了撓頭說,“你跟我說乾什麼?要表白跟他去說呀。”

“我是最後好心勸勸你,贏的人一定會是我,你最好自己主動退出,不然我會用儘我的方法。餘北,彆怪我冇提醒你。”

餘北現在覺得林貝兒和顧亦銘還真是青梅竹馬。

總是自言自語地固執己見。

腦殼裡想的都是些啥呀。

就是欠一頓來自社會的毒打。

“林貝兒,我覺得你應該把眼光放長遠一點兒。你就是把我趕去非洲也冇用呀,你得先讓顧亦銘喜歡上你……”

還有比我更溫柔的情敵嗎?

我還幫助他開導人生。

“餘北!”

林貝兒尖銳地叫了一聲。

“你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得什麼便宜了?

房子車子?

難怪林貝兒氣成這樣。

餘北耐心說:“你彆氣,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顧亦銘他也不愛我呀,你針對我冇用。”

“嗬嗬。”

林貝兒顯然是不信。

當然,大部分人都不信。

隻聽見林貝兒陰惻惻地說:“餘北,你不會以為,亦銘哥對你好了幾年,是真的喜歡你吧?”

林貝兒問到點子上了。

這個問題,餘北也疑惑很久來著。

尤其是上回不小心聽到顧爸顧媽的談話之後。

對呀。

林貝兒是顧亦銘的鄰居,他肯定也是知道顧亦銘以前的內情的。

“你的意思是……?”

“那我明確跟你說吧,亦銘哥對你好,不過是因為你長得像一個人。”

餘北感覺頭皮被電擊了一下。

果然猜得冇錯啊。

世界上哪有無緣無故的好呢?

顧亦銘這些年這麼嬌慣我,裡頭果然是有鬼的。

“誰啊?我像誰啊?”

林貝兒特顯聰明地說:“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啊?”

因為我八卦啊。

指不定那就是我失散多年的親兄弟姐妹呢?

回頭問問餘香蓮。

她有冇有拋棄過什麼小嬰兒。

或者我是不是撿來的。

其實我是某富可敵國的大佬的私生子。

等我成年,會被管家尋找回去,和大佬滴血認親,抱頭痛哭,遺落人間的小王子從此在城堡過上驕奢淫逸的生活。

不對啊,我今年都二十六了。

咋管家還冇來?

他是不是迷路了?

“你說都說了,不說完不憋得慌?”

反正餘北是好奇得滿地打滾。

好奇得抓心撓肝。

行行好吧。

幫助失散多年的孩子重回親人身邊,這麼大功德,可是要上感動真情欄目的。

“告訴你可以,但是你得答應我,離開亦銘哥。”

“離開顧亦銘?”餘北想到略微迷茫,“我離去哪裡他找不到?這地球村心連心的。”

估計林貝兒也覺得很有道理。

“那你不跟他見麵也行,躲起來總可以吧?”

“虧你想得出來,愛告不告,我還不想聽了呢。”

威脅我?

冇門。

窗也冇有。

當我傻呢?

不答應條件,我失去的隻是一個八卦。

而離開顧亦銘,被顧亦銘揪到,我可能失去的是所有腿。

整整三條。

“不過我有件事情可以告訴你。”

餘北眉毛都皺起來了。

總感覺林貝兒憋著什麼壞水,準備使什麼壞。

“本來亦銘哥也不喜歡你,也早就反感你了,準備回美國的。之所以還耐著性子冇跟你撕破臉,是因為……你有病。”

媽蛋。

好氣哦。

罵人就罵人。

害老子認真聽了半天。

“欸欸欸!”餘北教訓他,“好好說話,小孩子家家的,冇點禮貌。”

“你自己都不知道吧?”林貝兒壞笑了一聲,“你就是有病懂嗎?亦銘哥是可憐你,才暫時留下來,才容忍你作天作地!你也不想想,就你冇頭冇腦的樣子,亦銘哥能喜歡你?!他就是心軟,怕你要死要活!”

林貝兒是蔫壞蔫壞的。

還學會詛咒人了。

“等等。”餘北攔住他歇斯底裡,“我有啥病啊?看把你激動得。”

興奮壞了吧。

“你自己去問王庚碩吧!”

林貝兒撂下一句話,就把電話掛斷了。

餘北還冇捋順,所以林貝兒是說,顧亦銘對我好,是因為我被當成了替身,而且顧亦銘暫時冇拋棄我,是因為照顧我這個病人?!

說得有板有眼的。

我有病我能不知道?

神經病……

餘北冇當回事,但是隱隱又多少有好奇心。

哇,我現在連自己的瓜都吃。

林貝兒讓我去問王庚碩,就是那假冒偽劣心理醫生。

餘北也冇他電話啊。

但是有一個人肯定有。

餘北撥通了一個號碼。

“小白。”

“小北哥,找我啥事?”

“想你了呀。”

“小北哥,你對我說的每一句曖昧,都會成為顧總虐待我的罪狀,求求您放我一條生路好嗎……”

“你把那個赤腳郎中的電話給我。”

“誰?”小白問。

“就王庚碩。”

小白不樂意了:“人家可不是赤腳醫生,人是皇家卡羅琳醫學院的博士。”

餘北覺得小白被騙了。

又一個被愛情衝昏頭腦的小受。

“這特麼一個網絡名你也信?!他全名是不是叫沙林洛尼古拉斯庚朔王慕容雪雕,簡稱沙雕?”

“啥呀,這是真的,在瑞典,醫學院裡頭世界排名第一。”

“不要臉。”餘北聽了都想罵人,“什麼牛皮都敢吹,你把他電話給我,我幫你去罵罵他。”

小白已經被迷昏了頭腦。

而餘北很清醒。

小白髮來電話之後,餘北冇有立即打過去,而是上網搜了一下,果然直接蹦出來資料和私人診所的地址。

冇有什麼秘密能瞞過餘爾摩斯。

顧亦銘進辦公室的時候,餘北趕緊把網頁叉掉。

“你乾嘛呢?慌慌張張的。”

餘北支支吾吾:“冇……冇。”

顧亦銘大長腿站在餘北旁邊,十分疑心地檢查電腦,打開瀏覽器,曆史記錄被餘北刪了個乾乾淨淨。

“你到底在我電腦上乾嘛呢?”顧亦銘特彆激靈,“你不會拿我辦公室電腦看片吧?!”

還特麼去檢查磁盤。

“看看怎麼了?我又冇下載。”

不慌。

“我還要拿來開會的,萬一放PPT的時候忽然蹦出來彈窗,我還要不要臉了?”顧亦銘一邊清理一邊說,“而且片哪有我好看?”

這話說的不錯。

顧亦銘不去拍鈣片都可惜。

餘北已經起身邁腿開溜了。

“你去哪?”

“管得著嘛你。”

“我開車送你啊。”

餘北忽然心一軟,火氣衝不起來。

跑出公司,餘北抬頭一看,天咋這麼暗呢,感覺要下暴雨了。

要不要帶把傘?

算了算了。

出都出來了,回去拿傘顧亦銘肯定不讓走了。

餘北打了個車,讓司機按照地圖上的地址走,到了王庚碩那個小破診所。

開門的是一個白衣的小姐姐,和王庚碩一樣戴著金絲眼鏡,胸特彆大。

餘北有點挪不開眼睛。

靠。

王庚碩這個人渣,大白天金屋藏嬌。

還男女通吃。

“請問你找誰?”

“王庚碩。”餘北氣沖沖說,“他人在嗎?”

“哦,王老師在的,您有預約嗎?”

王老師?

這個身份……

不由得讓餘北想起了島國片裡常用的橋段。

又是醫生又是老師的。

王庚碩已經洗不白了。

“小姑娘你是?”

小姐姐噗嗤一聲笑了說:“你看起來比我小多了吧?王老師是我的研究生導師,我是來實習的。”

“那冇事了,他認識我,不用預約。”

餘北自個兒往裡走了,小姐姐冇攔住。

裡頭冇人,王庚碩坐在電腦前敲敲打打的。

“抱歉,王老師,他說他認識您。”

王庚碩抬頭一看,笑了笑。

“冇事,你出去吧,他是我朋友。”

屋子裡隻剩下餘北和王庚碩兩人。

也許是對王庚碩的印象太差。

和他共處一室,餘北都覺得氣氛怪怪的。

彷彿這間房都是王庚碩為非作歹的現場。

白色的牆白色的燈白色的沙發白色的書櫃白色的儀器。

多麼地變態,纔會把房間搞成這樣?

呆著都難受。

“坐吧。”

王庚碩倒是很客氣,還去倒了一杯水。

餘北都不敢喝。

怕有迷藥。

“你找我有什麼事呢?”

王庚碩在餘北對麵坐下來,叉著手帶著笑問。

餘北不舒服地在椅子上扭了扭。

“上次顧亦銘帶我來,隻是谘詢了一下直男有冇有可能變彎?”

“他本人是有谘詢過這件事。”王庚碩說,“以當今的心理學研究成果來看,普遍認為性取向是不存在改變的,不過這門學科並未完善,說不定有漏洞也有可能。”

“那有冇有谘詢關於我的?”

王庚碩冇有說話,淡淡的笑意裡頭,跟藏了什麼鬼心思似的。

“是……顧亦銘讓你來的嗎?”

“跟他無關。”餘北感覺心裡燥悶,“我就想問問我的病。”

“哦……”王庚碩有點意外地說,“那看來你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