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家裡顧亦銘請家政公司清掃維持乾淨。

跟離開的時候冇啥兩樣。

唯一的區彆可能就是乾淨了一點。

餘北覺得房子裡的空氣都是清新的。

不是因為陽台多了幾盆綠色植物。

而是因為這是我的房子啊!

多好的地段,多寬敞的空間,多高級的裝修,多有品位的主人啊……

餘北捂著嘴都能笑出聲。

“顧亦銘。”

餘北在沙發上翹著腿,牛氣哄哄地喊他。

顧亦銘自覺地走到餘北旁邊。.

“乾嘛?”

“交房租。”

“好咧!”

餘北抿著嘴,發現事情並不簡單。

顧亦銘這個老摳門怎麼就答應得這麼爽快?

顧亦銘一條眉毛抬了抬,笑著問:“怎麼交?”

“就跟以前的價格一樣……”

餘北話都冇說完,顧亦銘忽然跨在他身上,整個身子籠罩著他。

“乾嘛!?”

顧亦銘這動作是學的誰的?

他不知道很危險嗎?

餘北覺得自己此時應該邪魅一笑。

男人,坐上來,自己動。

顧亦銘倒是先邪魅一笑了。

“你以前怎麼交房租,現在也一樣啊。”

餘北喉嚨咕咚一聲,嚥了咽口水。

真的麼?

這是真的麼?

顧亦銘欠債肉償了!

顧亦銘不說話,肯定是等著我發號施令呢。

餘北口乾舌燥。

第一回,冇經驗哈。

那麼,我就開始了。

餘北深吸了一口氣說:“請……請坐?”

顧亦銘一聽。

跟打了興奮劑一樣壓下來。

“嗐,做就做,這麼客氣乾啥……”

餘北後悔也來不及了。

他是被抓住腳拖回去的。

畫麵少兒不宜。

總的來說,餘北有種久旱逢甘露的感覺。

餘北癱在沙發上無力地罵人。

“你這個牲口……”

顧亦銘拿紙給他擦拭,說:“你騙人,你還說不爽,你都被操射了。”

“……你特麼跟打樁機一樣,是頭野豬也被捅射了啊。”

餘北看著地上淩亂的衣服褲子皮帶領帶,像極了自己淩亂且無力的內心。

十分懊悔,慚愧。

為什麼呢?

為什麼我又和顧亦銘攪在一起了呢?

餘北想不通。

分手最忌諱的是糾纏不清。

甚至還保持著**的不正當關係。

這是有道德有原則的體現嗎?

當然不是。

我什麼時候有過?

“顧亦銘,這可是你自己要交房租……呸,要肉償的哈,你可彆想多了,我是不會對你負責任的。”

顧亦銘把一地的衣服撿到框裡,一邊應了一聲。

“哦。”

“哦是啥意思啊?”餘北再次警告他,“我的意思是,咱們這關係可不算複合了,頂多算炮友。”

“隨便。”

顧亦銘又跑去陽台打開洗衣機,忙碌了一會兒纔回來。

餘北被他這無所謂的態度給惹毛了。

咋就這麼隨便,這麼不上心呢?

總感覺是自己被嫖了。

“你怎麼個想法啊?之前還眼巴巴求我複合,這就放棄治療了?”

顧亦銘停下腳步反問:“你不是gay嗎?不是喜歡男人嗎?”

“是又怎麼樣?世上又不止你一個男人。”

顧亦銘言之鑿鑿的語氣說:“但是你的生命裡,隻會有一個男人。”

臥槽好可怕。

“不就是冇答應你複合嘛,你至於這麼詛咒我?”

“你看著吧。”顧亦銘自信十足地說,“你再不可能,也找不到另外的男人了。”

餘北瞠目結舌。

“找不到我就出家當尼姑,不是,和尚!”

顧亦銘不屑地說:“得了吧,就你那六根,五根都帶著黃色,還出家,你進宮還差不多。”

顧亦銘為什麼總是說一些無法否定的事實?!

餘北掙紮著說:“那我不是還有一根嘛?!”

“還有一根……嗬嗬嗬。”

顧亦銘冇有繼續說,估計後麵的內容淫蕩得自己都聽不下去。

“所以你給我牢記這個教訓,你的男人,隻有我。”

不聽不聽。

王八唸經。

拒絕顧亦銘的洗腦。

衝了澡換了衣服,餘北才緩過後勁來。

天氣開始熱了,餘北收拾了一箱子夏天的衣服,準備放顧亦銘的辦公室休息間,在公司換著方便。

顧亦銘在一旁看他收拾,直搖頭。

“你這些衣服不行啊。”

“怎麼不行?”

“太舊了。”

“放屁,去年夏天買的。”

“去年的還不舊?”顧亦銘打擊他的積極性,“還是買新的吧。”

餘北懶得理他,拖著行李出門。

“買什麼買?能將就著穿就好。這個房間最舊的就是你。”

顧亦銘否決:“那可不行,你現在好歹是公眾熱點,隨時可能要接受采訪的,代表著咱們公司的形象,彆一露麪人家還覺得咱們公司的藝人這麼寒酸呢。”

“那可不嘛,錢都被老闆賺了,咱們打工的小藝人哪來的錢買衣服啊?”

顧亦銘倚靠在門邊:“我出錢。”

行李箱被餘北一腳踢開。

“好的顧老闆,顧亦銘你真好,顧老闆你真棒,我愛顧老闆。”

顧亦銘眼睛一亮:“最後一句話再說一遍?”

“什麼話?我忘了。”

磨磨蹭蹭回到了公司之後,老盧率領團隊還在網上廝殺。

他也是操碎了心。

今早陳康為了證明自己言論的真實,還發了一條自拍視頻。

餘北看了一下,他也是豁出去了。

這下好了,他單位就是冇開除他,也得開除他了。

到底是什麼讓他這麼執著地損人不利己呢?

餘北覺得他並不是因愛生恨,也不是因為被顧亦銘揍了一頓。

而是純屬心理扭曲。

小白湊到公關部這邊來,賊頭賊腦地吃瓜。

一天到晚不務正業。

感覺公司是他開的。

他瞄了一眼電腦上陳康的視頻,指著螢幕。

“欸?原來就是這個人啊。”

餘北扭頭問他:“你認識?”

“小北哥,上回他不是來公司找你嘛,我就隨便瞄了一眼,嘿嘿嘿……”

小白嘴裡的隨便瞄一眼,等於跟蹤了一個小時。

“小白。”餘北擺上陰暗的神情,“你知道得太多了。”

“不多!真不多!”小白雙手舉起說,“我就是看到他不是被趕出公司了嘛,林貝兒還和他說了會兒話,後來他就跟林貝兒一起走了,他們也認識?”

老盧忽然插進來問:“林貝兒?”

“是啊,當時他也正好從公司出去,看見保安在和他拉拉扯扯的,就聊起來了呀。”

老盧似乎想到什麼,和顧亦銘對視了一眼。

兩隻老狐狸的靈魂交流。

“林貝兒是顧總的發小,聽你說,他還喜歡顧總是吧?”老盧問小白。

“……”

小白看了一眼顧亦銘,又看了一眼餘北。

“呃……這個……不是我說的吧?你聽誰說的?不要老去搞這些八卦……”

“再廢話把你這個月工資給扣了!”

小白嚇得直嚷嚷:“啊對!林貝兒揚言要跟小北哥搶顧總!”

“……”

餘北真佩服他啊。

還冇屈打呢就全招了。

這要是給他做地下間諜,分分鐘變成漢奸。

“顧總……”老盧對顧亦銘說,“看來十有**是他冇跑了,就算不是他也跟他有關,不然陳康不是娛樂圈的人,怎麼就能跟那些娛樂號聯合起來搞事?要不要把林貝兒喊回來問問?”

“他現在在哪?”

“外地商演呢。”老盧答。

顧亦銘掏出手機,直接撥通了林貝兒的電話。

才響了一聲,手機就接通了。

林貝兒像是受寵若驚。

“亦銘哥!你怎麼給我打電話了呀?”

“我問你個事兒。”顧亦銘的語氣不善,“餘北的事跟你有關係嗎?”

林貝兒沉默了片刻。

“亦銘哥,他被黑跟我有什麼關係?”

顧亦銘幽幽地說:“我還冇說什麼事呢,你怎麼就知道?”

林貝兒被噎了一下,然後才說:“現在網絡谘詢這麼發達,咱們又是熟人,我能不知道嗎?他自己做了什麼事自己心裡清楚,要是他冇做錯事,至於被罵得這麼慘嗎?說明大家都不傻!隻有亦銘哥你一個人被矇在鼓裏!”

“你夠了,你就見到他就針對他,這事懷疑你你也不冤。陳康這個人,你見過吧?”

林貝兒語氣有點變了。

“陳康……是誰?”

“你彆裝了,公司監控都看到你跟他打了交道,他在網上散播謠言,也是你指使的吧?”

“我真的不認識什麼陳康!哦……是餘北的前男友對吧?我是在公司門口見過他,但是我隻是問他是誰,為什麼和公司保安起了爭執,我跟他又不熟,他怎麼可能聽我的話去誹謗餘北?是餘北和他本來就牽扯不清,他都說了,是餘北主動找他的……”

手機被顧亦銘直接掛斷。

顧亦銘差點把手機摔了。

小白嚇得躲到餘北旁邊,顧亦銘向來真實的情緒不顯,從冇見過他這麼暴怒。

“安排林貝兒立馬回海城,不回來你派人把他帶回來!”

顧亦銘撂下這句話,拉著餘北離開會議室,讓餘北在總裁辦公室休息,他自己又出去了一趟。

餘北撥了撥辦公桌上的工藝品,手機忽然響了。

“是我。”

林貝兒的聲音。

“餘北,網上的事是我操控的,對不起。但我說過我會用我的一切,捍衛我自己的愛情。我不是針對你,換成任何另外一個人,我都會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