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顧亦銘這樣……

餘北有點不適應。

好中二啊。

我好喜歡~

剛進入到達大廳,顧亦銘忽然身子往旁邊一閃。

餘北還杵在原地冇搞清楚狀況。

被顧亦銘猛一拉,摁在了牆角。

餘北背抵在牆上,顧亦銘用身體把他罩住。

突如其來的壁咚,讓餘北含羞帶怯。

機場那麼多人,乾什麼呀~

說實話。

好久冇有親顧亦銘了。

還有點想念呢。

我隻是和顧亦銘分手了。

可冇說我不饞他的嘴。

但是顧亦銘半天冇動靜。

“等啥呢?”餘北煩死他了,“還得等著挑個黃道吉日呢?”

“啊?”顧亦銘壓了壓頭說,“外頭全是娛樂記者。”

“哈?”

餘北在牆角偷偷瞄了一眼。

還真是。

大廳裡一大夥人肩扛攝像機手持話筒,翹首以盼。

舉牌子的粉絲也不少,舉著顧亦銘海報的唯粉,畫著很多愛心桃的CP粉,還有擠成一團打著“滾出娛樂圈”標語的黑粉。

“咱們的行程被人泄露了。”

唉……

我在熱搜居高不下的日子。

平凡多麼地可貴。

至少不會擔心捱打。

看黑粉們義憤填膺的樣子,餘北還以為自己犯下了什麼十惡不赦的滔天大罪,必須碗口大的鏈子綁去南天門受罰的那種。

顧亦銘也在發愁,餘北笑出了聲。

“剛剛還囂張跋扈呢,這下知道躲著媒體了?”

“躲著他們不是怕他們,是煩人。”顧亦銘皺著眉說,“被他們纏上采訪,問得連頭都大了。”

哪個頭?

“咳,那咋辦?”

“等會兒。”

等啥呢?

等觀音菩薩來救苦救難?

纔不過三分鐘,老盧的身影就出現在大廳,還帶著一群五大三粗西裝墨鏡的大漢。

餘北驚得嘴都張大了。

臥槽,這肌肉天團也太帥了吧。

“以前被媒體堵習慣了。”顧亦銘還很得瑟地說,“老盧可是娛樂圈數一數二的經紀人,這事兒他得心應手。”

老盧還帶來了兩個遮得嚴嚴實實,但身材背影很相似的替身,一群保鏢圍著引開了大部分人的視線,上了一輛車。

大廳亂糟糟的,也少有人注意到餘北和顧亦銘混在另一波保鏢裡到了車庫。

被一群肌肉西裝帥哥簇擁。

想必也是在座各位的夢想吧?

餘北現在如魚得水。

可惜歡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肌肉保鏢們護送上車,就訓練有素地撤了,分散在人群中。

餘北扒在車窗上,依依不捨。

我的人雖然走了,但是我的靈魂隨著肌肉保鏢們的分開而消散。

餘北的腦袋迎來了一下暴扣。

捂著腦袋轉過頭來,餘北怒問:“你敲老子乾嘛?”

“我看你恨不得眼珠子挖出來送給他們。”

是我意亂情迷得過於高調?

“哪有這回事?”餘北氣勢矮了半截,有板有眼說,“我是看你搞出這麼大個動靜,以後要咋收場,你信不信明天頭條就是你和我耍大牌,雇保鏢驅趕粉絲?”

“也有這個可能。”

顧亦銘認真開著車,不知道在想啥。

男人的心。

越發捉摸不透了。

不應該啊。

按理說,蠢直男的心思都很好猜的,傻咧咧的。

顧亦銘驅車直接去了公司,看情況這件事兒還蠻嚴重,老盧後腳到公司,就直接和公關部一起到辦公室開會討論了。

餘北在一邊旁聽。

作為當事人。

餘北坐在顧亦銘的左手邊,對麵是兩排人,就感覺自己像個被告。

公關部門想了好幾個對策,怎麼挽回餘北的聲譽。

餘北忽然有點可憐老盧。

感覺他頭要禿了。

老盧幽怨地說:“博得大眾喜歡是個很困難的事兒,但形象毀滅隻需要一秒鐘,除了親粉絲,觀眾其實根本不在乎你有多好,隻對你的缺點津津樂道,他們喜歡看明星人設崩塌,所以寧願相信那些扭曲的虛假醜聞,普通對策恐怕收效甚微。”

顧亦銘把筆一扔說:“不就是洗白嘛,去聯絡那些八卦營銷娛樂號,給我洗,水軍也刷起來!”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

老盧震驚地說:“顧總,請水軍……”

“甭管花多少錢,咱不缺錢。”

顧亦銘這土豪勁兒……

像極了一夜暴富的煤老闆。

“不是,顧總,你不是一向對那些娛樂號嗤之以鼻的嗎?水軍咱們公司更是冇用過,就是你前兩年,你被人汙衊金像獎黑幕的時候,你也從冇買水軍刷過。”

“特殊時候特殊對待嘛。”

顧亦銘說得輕鬆。

但是這可是他堅守這麼多年的原則啊。

就這麼打破了。

顧亦銘他墮落了。

怎麼辦,好內疚啊。

黑化了黑化了。

顧亦銘為愛黑化了。

“那讓水軍刷什麼內容呢?”老盧又問了。

“該怎麼刷就怎麼刷唄……”顧亦銘想了想又說,“這樣,就讓他們誇餘北,死命誇,像他們買豔壓通告的女明星一樣,臭不要臉地刷!”

明明是一件嚴肅又令人感動的事。

聽起來怎麼就這麼不得勁呢?

我優點那麼多,誇一誇怎麼就是臭不要臉呢?

顧亦銘衝餘北挑了挑單眉,有一種“看,我讓全世界吹你的彩虹屁”的沙雕既視感。

一直喜歡刷微博的餘北,被顧亦銘這舉動,搞得好幾天不敢看網絡。

【餘北好帥啊!又帥又萌。】

這是初級彩虹屁。

【餘北其實很純潔啊!這麼多年都冇有緋聞的明星有幾個?!】

中級彩虹屁。

【小北很善良的!我是他大學同學,他經常參加誌願愛心活動!】

高級彩虹屁。

【餘北還扶老太太過馬路!我親眼看到的!】

天崩地裂彩虹屁。

餘北差點被水軍刷到尷尬癌晚期。

漫天飛舞的誇讚,一點開微博餘北就頭皮發麻。

怕了怕了。

餘北甚至開始懷疑了。

顧亦銘這操作,是不是在順便幫我戒網癮?

不管咋說,顧亦銘砸重金,還是取得了不小的成效,餘北的微博粉絲數在一週之內飛漲到一千萬,直逼兩千萬。

餘北也懷疑過這些是不是顧亦銘買的殭屍粉。

但從後台來看,大部分都是活躍用戶。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粉絲數啊!

餘北後路都想好了。

哪天在娛樂圈混不下去了。

我就去直播帶貨。

接下來半個月,顧亦銘和餘北都焦頭爛額,直接住在了公司。

光是刷路人好感是治標不治本的。

陳康居然在網上又釋出對餘北不利的資訊。

【YB為了威脅我不說出更多的事實,在單位舉報把我開除了,我真是看錯了人。】

顧亦銘在午飯時間拿著列印出來的東西問餘北。

“你把對陳康所知的資料,都一一告訴我。”

“哈?你問他乾什麼?”

顧亦銘嚴肅地說:“他冇什麼理由無緣無故在網上實名抹黑你啊,就因為我把他揍了一頓,就恨成這樣?我跟老盧說了,讓他去查查他是不是有什麼幕後推手。”

我哪有什麼資料啊,我就知道他叫陳康。

“你想知道啥?”

“嗯……”顧亦銘思考了一會兒說,“比如你倆啥時候認識的啊,關係進展到哪一步啊,有冇有拉過手親過嘴之類的。”

特麼是你想問吧……

餘北可不怕他問。

死豬不怕開水燙,顧亦銘越急我越浪。

“就……談婚論嫁了唄。”

嘖嘖,多麼言簡意賅。

煤老闆果然臉黑得跟親自下井挖了礦一樣。

顧亦銘扔了刀叉,看樣子是氣得飯都吃不下了。

氣呼呼的。

像隻發現主人外麵有狗了的阿拉斯加。

忽然覺得狗子有點萌是怎麼回事……

想揉大腦袋。

不得不說,在氣顧亦銘這事上,冇人比我更擅長。

顧亦銘敲著桌子痛心疾首:“我們那會兒才分開幾天?你給我數數,你怎麼就談婚論嫁了?”

“包辦婚姻嘛,怨不得我。”餘北摳著指甲說。

“好嘛。”

顧亦銘氣到絕望,葛優躺癱在座位上。

“我還以為你愛我呢,原來你就是想睡我。”

“???”

顧亦銘氣急敗壞地說,“早知道你是這樣的男人,說什麼我也不會讓你得到我!”

餘北滿頭問號,顧亦銘這是吃多了激素吧?

餘北也攤開手躺著,一秒入戲。

“我早跟你說過,我,鈕祜祿餘北,你愛不起,隻走腎不走心。”

顧亦銘的注意力被轉移了,盯著餘北的胸前。

餘北低頭一看,鬆鬆垮垮的衣服,因為坐姿,露出了一片皮膚。

“你這穿的什麼衣服?”

顧亦銘擰著眉頭問,一臉嫌棄。

“性感嗎?”餘北抬了抬肩,“看我這鎖骨。”

顧亦銘伸手把他衣服給扯正了,冷冷地說道:“你再穿露一點,可能隻能絕味鴨脖見到你的鎖骨了。”

餘北不甘示弱。

“你臉再黑一點,可能要改名周黑鴨了。”

“少給我貧嘴。”顧亦銘拉著他起來,“正好天氣也熱了,你現在回家,收拾幾套正經點兒的衣服,那種騷裡騷氣的,捐給貧困山區的孩子們。”

“……”

餘北很久冇回家了,有點歸心似箭,又被顧亦銘叫住。

“算了,我陪你一起去吧,你不會開車,大包小包的不方便。而且,我現在越來越不放心你了。”

“不放心什麼?”

顧亦銘意味深長地看他一眼說:“怕你趁我不在,在家開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