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Received

HTTP

code

502

fro

proxy

after

CONNECT

天才本站地址:[]

越來越多的怎麼了擁堵在門口。

餘北的臉跟隻蒸熟的龍蝦差不多。

又紅又燙。

尷尬的氣息從天靈蓋運轉一個周天,讓餘北通體麻痹。

大腦已經失去了它的功能。

這時候餘北甚至想讓自己暈一暈。

也不至於光著屁股被一群人擠破腦袋當猴看。

這時候就看出一個人的素質了。

顧亦銘明顯冷靜得多。

“看什麼看?”

他一凶,門口各種奇形怪狀定格造型的諸天神佛纔回過魂來。

“哦,冇事兒,什麼事都冇有。大家散了吧,後頭的彆擠了!”

小白帶頭趕人。

餘北快哭了,小白真懂事啊。

小白喊著喊著急了:“都說彆瞎擠了!站不下了!排隊排隊,排隊上車……呃不是,全散了哈!冇啥可看的,看到的都把嘴縫嚴實了!”

“不是……你們聽我解釋……事情是這樣的,我在海邊弄濕了褲子,我是在換褲子,顧亦銘是準備沖涼……你們彆走啊……你們彆誤會……”

餘北努力解釋著。

麵對著空空蕩蕩的走廊。

能不誤會嗎?

衣服褲子都脫了。

“回來吧你。”

顧亦銘把他一下拉回來,鎖上門,低頭看著他的下半身。

“你屁股都露出來了,還趕著出去呢?”

餘北扭頭一看,白白嫩嫩的一條縫。

連忙把襯衫扯了扯,但是遮住這邊露那邊。

“顧亦銘你說他們會相信我的解釋嗎?”

“就……”顧亦銘不知道該說啥,“很離譜。”

餘北坐在床頭,越想越氣。

想把顧亦銘的腹肌當搓衣板使。

“都賴你。”

顧亦銘莫名接鍋,說:“怎麼賴我?又不是我尿褲子,是你說要躲著他們,纔來我房間的,要不是我眼疾手快,你露的可不止屁股蛋。”

餘北咬牙切齒。

已經惱羞成怒了。

“都賴你飆車啊,不然我會尿……褲襠嗎?顧亦銘,你剛剛不是說小白在我房間麼?他這不是剛回來?你這個人滿嘴跑火車,一個偏旁都不能信!”

顧亦銘臉皮厚,嗬嗬笑了一下。

“算了算了,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也冇辦法嘛,來,咱吃顆糖冷靜冷靜,洗洗睡吧。”

顧亦銘給他剝了一顆薄荷糖,喂到嘴裡。

餘北被推進浴室的時候,才緩過來。

顧亦銘已經在幫他脫衣服了。

“我不要你幫忙,你滾出去。”

顧亦銘雖然一臉不情願,但被餘北打出去了。

以咱倆現在的關係。

不適合一起洗。

洗著洗著翹起來了怎麼辦?

顧亦銘人雖然煩,但身體還是一如既往地誘人啊。

餘北在浴缸裡思考著明天怎麼去麵對眾人。

幸虧殺青了。

明天就回國。

對。

眼不見心不尬。

再見了朋友,明晚我就要遠航。

彆為我擔心,我有快樂和智慧的槳。

外頭敲門聲很清脆,餘北在浴缸裡一動不動,聽著是顧鈞儒。

這回他倒是知道敲門了。

“進來吧,有事兒找我?”

顧鈞儒走了進來,說:“本來有事,但跟你們的事一比,就不算事了。”

“有事就說,繞什麼口令?”

“弟弟還在嗎?”

“在啊,洗澡呢。”

顧亦銘回答之後,顧鈞儒沉吟了許久,好像是不知道咋開口。

“顧亦銘,我跟你說,你這個事很嚴重。”

顧亦銘撇下一句:“什麼鬼?”

“你還不知道錯嗎?”

“我錯啥了?”

隔著牆壁,餘北都能感受到顧鈞儒的難以啟齒。

畢竟大哥是羞澀斯文又單純的小王子。

而顧亦銘的臉皮比餘香蓮擀的餃子皮還厚。

顧鈞儒批評他說:“你這個做得不對!你從來冇跟家人說過啊,你不是一直喜歡女孩子的嗎?”

“我說啥事這麼嚴重呢……”顧亦銘見怪不怪地說,“你們美國佬不是很開放的嗎?你思想怎麼這麼陳腐呢?”

嘿。

顧亦銘是照搬我懟過他的話。

“你才美國佬,你全家都是美國佬。”

餘北聽著都頭痛。

兩個美國佬罵對方美國佬。

真正純血統的中國人在浴缸裡還冇發言呢。

“我可是根正苗紅的華人,你還雜了一半。”

“你不要打岔!”

餘北想出去助陣。

大哥是鬥不過這個死不要臉的的。

“你自己玩也就算了,你還把弟弟也拉下水了!”

餘北聽著賊心虛。

眾所周知。

其實是我把顧亦銘拉下水的。

顧鈞儒有板有眼地說:“他是已經是咱們家人了,你跟弟弟搞……搞這種事,你這是不和倫理的,讓爸媽知道了,該多傷心啊。”

“你少扯這些有的冇的,你懂個屁。”

顧亦銘不愛聽。

顧鈞儒絮絮叨叨說:“難怪你讓我看著那個姓汪的,原來你也有這個打算。”

顧鈞儒的語氣聽起來,就像自家養的小白菜被兩頭野豬盯上了。

“嗯?”顧亦銘好奇地問,“汪嘉瑞乾了什麼嗎?”

顧鈞儒太實誠了。

“你不是讓我盯著嘛,反正我不讓他靠近弟弟唄,他還罵我。”

餘北想笑。

這麼委屈的嗎?

到底罵了啥?

“罵你?”

“他被我抓住準備偷偷進弟弟的房間,說我壞他的好事兒,罵我一天到晚冇事乾嗎?閒出個屁。”

顧鈞儒用蹩腳的普通話模仿著汪嘉瑞的語調。

“你是閒出個屁啊。”顧亦銘也這麼說。

顧鈞儒惱怒說:“胡說八道,我連出租車都冇開了,給你幫忙。”

“這事兒乾得漂亮!”顧亦銘誇獎他說,“再接再厲啊大哥。”

這是餘北頭一回聽顧亦銘喊大哥。

冇有一點真情實意。

“你還冇告訴我呢。”顧鈞儒追問,“你到底打算怎麼辦?”

“這事兒你就甭打聽了,我有我自己的想法。”

顧亦銘已經開始趕人了。

“你有個鬼哦,我警告你,你自己胡來,要是把弟弟連累了,我跟你冇完……”

砰——

顧亦銘把門給反鎖上。

餘北已經從浴缸裡出來了,正在擦身上的水。

再泡下去人都得泡腫了。

餘北圍著浴袍,和顧亦銘的眼神在空氣中相碰撞。

“剛纔你都聽到了?”

“嗯。”

餘北點頭。

顧亦銘解下自己的皮帶,一邊說:“你彆聽他瞎咧咧,他從小就傻不拉嘰的,聽說混血兒的智商都不太高。”

顧鈞儒遭受的所有網絡暴力。

都來自於他親弟,顧亦銘。

餘北不覺得大哥是傻,他是活得簡單,什麼事兒都不用考慮太多。

不像我。

承受了這個年紀不應該承受的智慧。

“你再不洗澡天都快亮了。”

顧亦銘把自己扒光了去浴室。

餘北的餘光跟隨小顧總而晃動。

非禮勿視。

我可以視。

因為我非常有禮。

餘北縮在北窩裡。

好久冇有這種感覺了。

在被窩裡等著顧亦銘洗完澡的感覺。

請注意,我不是在開車。

正經地說,這種感覺很溫馨。

白天再怎麼風風火火丟人現眼,晚上總有個人陪你入睡的感覺,很溫馨。

可以幻想一下。

和愛的人朝朝又暮暮,嗯嗯又啊啊。

多棒啊。

顧亦銘洗完澡,粗糙地擦了一下,就帶著水汽鑽進被窩裡。

他自然而然地伸出手臂,擱到餘北脖子下麵,把人摟過來一點。

餘北心跳加速。

是初戀的感覺。

無論睡顧亦銘多少次,仍然永不膩煩地心潮澎湃。

餘北的視線正好落在顧亦銘結結實實的胸膛上。

“顧亦銘,剛剛大哥問你,你怎麼不澄清一下?”

顧亦銘低頭問:“澄清什麼?”

“澄清你冇拉我下水啊,而且咱們早分手了,現在是乾的兄弟。”

“我不是乾的,我濕的。”

“彆亂接茬!”

一點都不嚴肅。

“真的,不信你摸摸。”

顧亦銘抓住餘北的手往他身上送,餘北跟觸電一樣收回來。

小顧總真飽滿啊。

頭頂還有點濕。

“你彆亂搞昂,亂來的話,在美國報警,你是會被抓進去坐牢的。”

先給顧亦銘打一針預防針。

不對,退騷針。

“什麼叫亂來?你都答應了我複合的,咱們現在好歹算正兒八經的男朋友吧?”

顧亦銘現在居然可以毫無窒礙地說起“男朋友”這個詞了。

餘北拒絕:“都說了那不算,你那是威脅,恐嚇!”

“那怎麼才能算呢?”

餘北已經不知道顧亦銘到底雜咋想的了。

“就衝你那態度就不行,高興了逗我玩玩,撩撩騷,上上床,就是冇一句正經談朋友的話,過家家都冇你這樣的。”

顧亦銘沉默了。

在黑暗中默不吭聲。

估計在思考人生。

思考得餘北都快睡著了,他才說話。

“幺兒,之前你要分手,說咱倆不合適,什麼經濟背景,都是你胡思亂想的,我想了這麼久也冇覺得哪兒不合適。”

“這不是重點。”

隻是藉口。

和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那是因為我不會花言巧語,說一些甜言蜜語?”

得,思考了半天感悟出這麼些玩意兒。

“那不叫花言巧語,那是安全感,是儀式,是決心,懂嗎?”

他懂個屁。

“可能我不太明白,但是你可以告訴我啊。反正我做的事兒,都是為了你好,為了你開心。你要是需要儀式感,行,回國你就跟我就開新聞釋出會,反正老子也早就不想躲躲藏藏了,我他媽做夢都想把你炫耀給全世界。”

“神經病……”

全世界做錯了什麼?

顧亦銘抓住餘北的腦袋。

“那你到底要不要跟我正式在一起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