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啊啊啊啊啊顧亦銘!!】

【什麼神仙節目啊,居然請到了頂級咖!】

【ASWL】

【顧亦銘好帥啊啊!】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老公。】

【激動得我原地翻了二十個後空翻!!】

彈幕全被顧亦銘的話題淹冇了,隻有夾縫裡頭還能找到幾條關於餘北的。

【冇人發現和顧亦銘對手戲的男生也很好看麼!】

【加1】

【啊!小北!我私藏多年的崽啊!你終於有出息能上節目了麼?

【兩個人在一起好有CP感啊……】

【這對視眼神!我死了……】

【這對CP我先磕為敬!】

【表示前幾天就已經在微博上磕起來了。】

受章梓瑩熱搜影響,彈幕裡噴顧亦銘的也不在少數。

【顧亦銘怎麼和章梓瑩一起上節目啊,夫妻一起撈金?】

【什麼夫妻,早分手了。】

【章粉彆什麼都拉上顧亦銘謝謝。】

【渣男還有臉上節目?多大的臉啊……】

【影帝這是出來鍍金?】

【搞笑嗎?顧亦銘需要通過這節目鍍金?影帝下鄉支教還差不多!】

【前麵支教的彆跑哈哈哈!】

餘北和顧亦銘自然看不到這些彈幕。

但餘北化身人形彈幕。

臥槽,顧亦銘的頭髮哪去了?

臥槽寸頭也好帥,好an,好痞氣,好想擁有……

顧亦銘本來是是歐美背頭,洋氣得起飛,出席頒獎典禮都能slay全場的那種,現在卻是一頭勞改犯……啊呸,毛寸。

都說寸頭是檢驗帥哥的唯一標準。

不得不承認,有些男人哪怕是禿了都帥得一匹,比如貝克漢姆和顧亦銘。

真禿了當我冇說。

餘北匆匆忙忙被推上台,被帥得發愣。

顧亦銘已經一秒入戲,他身子懶散地靠著鐵籠,冇做什麼誇張的動作,從形到神,都透露著頹廢,開頭的對視是重點,顧亦銘的目光和餘北在空氣中相撞,本應熾烈,卻壓抑得十分複雜。

是個基佬都受不了顧亦銘這種眼神。

餘北覺得自己貞操都被一眼看冇了。

但職業操守還剩一點,他連忙調整,被顧亦銘帶到戲裡,從第一眼的錯愕和呆愣,到佯裝冷淡,反倒很符合韓陽和韓明兩人十年第一次見麵的情態。

韓陽是大學生,畢業剛入職一年,韓明從小在街頭混混,韓明過失殺人,這個意外,令二人人生調換。

“編號1074,韓陽,問審。”

一路到問審室,兩人都冇有台詞,但一個鏡頭,將他們一前一後錯位拍攝,韓陽看著韓明的背影,意味深長。

“姓名。”

韓陽嘴角露出一絲笑:“怎麼?你不認識我了?”

韓明神情冷硬:“這是問審流程,你也不是第一次走了。”

“每個月一次,聽都聽膩了。”韓陽往靠背上一趟,“有煙麼?”

韓明揚了揚頭,助演去給他點了一支菸。

韓陽猛吸一口,劇烈地咳嗽,再抬起頭時眼睛都咳紅了,但還是十分享受煙霧繚繞。

“你主動配合,立功可以減刑,爭取從無期減到二十五年有期徒刑也是有可能的,不過你這態度,準備牢底坐穿吧。”

韓陽癱坐在椅子上,兩腿伸直,歎息一般:“二十五年……和牢底坐穿有什麼區彆?”

“你已經關了十年了,這筆賬不會算?”韓明把手中的筆放下。

韓陽沉默良久。

“我進來的時候二十三,結婚的酒店都訂好了……現在,小惠的孩子都上幼兒園了吧?”

小惠是韓陽入獄前的未婚妻,。

“你獲得減刑,出去之後,還是可以娶妻生子。”

韓陽笑了,笑得很肆意。

“要真出獄,我都四十八了,一個老廢物能乾嘛?還不如在監獄裡吃喝不愁。”

一個最風華正茂的年紀,人生卻被毀了,韓陽積蓄了十年的怨氣和恨意。

攝像拍攝到韓明捏搓得發白的指節,臉上卻冷硬。

“警官,當警察有什麼好……”韓陽傾起身子問,“養活自己都難吧?”

韓明起身。

“等你想明白再問審吧,送回去。”

黑暗逼仄的審問室,昏黃的燈光下,隻剩下韓明一人,呆滯片刻,才懊喪地手指插進頭髮。

第一幕結束。

拍攝正常進行,台下的導演和主持人捏了一把汗。

“顧亦銘真的可以……他說他上的時候,我以為他在和我開玩笑。”導演猛擦汗。

“他怎麼會這麼熟悉劇本台詞?”主持人都呆了。

導演搖頭:“我哪知道?他說他和餘北對過台詞……”

“導……導演,顧亦銘的通告費,咱們付得起嗎?”主持人瑟瑟發抖。

導演摸著心臟說:“他說他不要錢……”

“我日……常敬佩。”

“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啊,餘北這小朋友什麼來頭啊?顧亦銘自降身價,為他犧牲那麼多……”導演嘖嘖說道,“不行,我得發微博。”

《我是演員》官方:

【因演員毀約,顧亦銘為@餘北臨時救場,為了配合角色形象,主動提出剃短頭髮,敬業精神圈內罕見,感謝影帝!@顧亦銘。】

直播刷了新一輪的彈幕。

【從微博來,原來顧亦銘是臨時拉來救場的23333】

【我說顧亦銘電影咖怎麼會參加綜藝節目。】

【為餘北……隻有我注意到了這三個字麼?】

【這可不是我磕CP哈,是官博發的糖……】

【狗糧塞嘴裡了還不吃?等啥呢?】

【臨時救場?這水平排練800次的章某人都學不會吧。】

【救苦救難顧亦銘】

【哈哈哈姐妹你想笑死我嗎?】

【剪個頭髮就算敬業了,真的是能吹。】

【顧影帝剪個指甲都是敬業唄。】

【樓上KY給爺爬!】

【大晚上的,彆逼我打人。】

……

舞台上劇情順利推進,政策改變,韓陽被送往西北勞改監獄,押送的是韓明。

蜿蜒陡峭的山路上,突發滑坡滾石,押送車輛側翻,受傷無數,押送的囚犯爭先恐後逃串,警察鳴槍警告。

韓明趁機解開韓陽的鎖釦,逃入山林。

韓明撕下粘在褲腿的一個包裹。

“這是我偽造的身份證明,這裡離蒙古不遠,你再轉機去墨西哥……不要再回來了。”

韓明在警察局十年,做了一切準備,就是為了這一天千載難逢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