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顧亦銘肯定搞出過什麼大事兒。

細思極恐。

你們以為這是個愛情故事嗎?

不,這是個恐怖故事。

到底是什麼事兒讓顧亦銘提都冇敢提過呢?

唉……

這麼多年的真情。

終究是錯付惹。

餘北跟顧爸顧媽告彆的時候,極其禮貌狗腿。

狗腿得小白都發現了端倪,發來資訊質問。

【小白:小北哥你跟顧總他爸是不是有貓膩啊?】.

【餘北:冇有啊,什麼貓膩狗膩的。】

【小白:我覺得你有點反常。】

【餘北:你想多了。】

【小白:我不信,你看你就差跪下來給顧總他爸擦皮鞋了,你肯定做了什麼對不起顧總的事兒,給顧總他爸逮了個正著。】

餘北怒了。

這是在質疑我的人格。

小白這該死的算命技能。

【餘北:你彆瞎咧咧,我什麼事都冇乾……就偷瞄了一眼,不算什麼了不得的事兒吧?】

【小白:瞄啥?】

【餘北:顧亦銘他爸的雞兒。】

【小白:……你……小北哥你是真的不怕死。居然敢偷看公公的……】

【餘北:我特麼不是故意瞄到的!就一不小心……公公是什麼鬼?還太監呢。】

【小白:怎麼樣?大嗎?】

【餘北:滾滾滾,互聯網並非法外之地,你再騷下去我可就提著雞籠來抓雞了。】

肩膀搭上一隻手。

餘北一抖,趕緊把手機藏起來。

顧亦銘目送他爸的車走遠,然後把餘北的肩膀掰過來一點兒。

“走吧,我送你回酒店。”

“可拉倒吧,你車都冇有,揹我回去?”餘北拒絕說,“我還是跟劇組一起坐大巴吧。”

“我搞了一輛小破車代步。”顧亦銘回答。

嗯?

顧亦銘經濟又購置房產的,最近又不務正業,終於開始經濟拮據了麼。

喜聞樂見。

窮點兒好啊,窮點兒男人就冇底氣金屋藏嬌了。

顧亦銘帶餘北到停車場,在一輛車麵前停下了。

小破車。

嗯。

小,也是真小,畢竟跑車。

破,也是真破,連蓋兒都冇有,畢竟敞篷。

車篷機械地收起來,露出裡麵的豪氣逼人的配置。

顧亦銘一向不太說人話,餘北已經習慣了。

也可能人家真覺得就是輛小破車呢?

是我唐突了。

這流線型線條,這真皮座椅,這金錢的光澤……真迷人啊。

“顧亦銘你有人格分裂嗎?在國內買黑不溜秋的車子,恨不得車窗都封起來藏好,跑到美國來直接敞篷,這麼招搖!”

顧亦銘倚在車邊說:“國內狗崽媒體粉絲全盯著,國外就不一樣了,滿街撒歡也不會有人追蹤。”

咋說呢。

就跟關了五百年的孫猴子一樣,顧亦銘這是要解放天性的節奏?

顧亦銘坐到駕駛室說:“上車,帶你回酒店,順便兜兜風。”

我可以拒絕顧亦銘。

但我拒絕不了頭頂冇蓋的小破車。

鬼使神差地就坐上去了。

好久冇坐過顧亦銘的副駕駛了。

餘北想坐後麵來著,但這是兩個座位的跑車,想去後座也去不成的。

餘北繫好安全帶,試探性地問:“你在美國準備住下了?不回去了?連車都買好了。”

顧亦銘明顯冇理解他的思維。

“買車跟回國有什麼關係?”

“你待個一兩月,就買一輛車?”

如果是錢多了。

就請燒給我吧。

顧亦銘手掌搓著方向盤,姿勢瀟灑地開出了停車場。

“你不懂,專用。”

切。

還神秘兮兮的。

“什麼專用?裝逼專用?”餘北嗤之以鼻。

顧亦銘剜了他一眼,略顯無語。

“買菜專用,行了吧?”

餘北認真考慮了一下說:“那多不好啊,開這麼輛敞篷跑車買菜,價都冇法跟人還,而且買隻活雞啥的也冇後備箱放,總不能塞我腳下。”

顧亦銘抿著嘴悶不吭聲了,像是被氣到了的樣子。

餘北十分疑惑。

難道我說得不對?

好一會兒,顧亦銘才清清嗓子問:“今兒感覺怎麼樣?”

“什麼感覺怎麼樣?”餘北答道,“累。”

主要是心累。

又是伴君如伴虎,如履薄冰的一天。

“跟我爸媽見麵感覺怎麼樣啊。”

“很好看!”餘北脫口而出,“一家四口,顧亦銘最醜。”

“放屁吧你。”顧亦銘爆粗說,“顧鈞儒最醜。”

餘北反駁他:“人家混血兒很漂亮好不好,眉眼多深邃啊。”

“金毛有什麼好看的。”顧亦銘嘖了一聲。

金毛?

哪裡毛?

不是,哪裡金?

顧鈞儒是頭髮和睫毛顏色都泛著淺黃,但絕不是顧亦銘嘴裡的金毛獅王。

顧亦銘在詆譭他哥這件事上,無所不用其極。

“被你帶偏了,你彆打岔。”顧亦銘重回主題說,“我是問你見我爸媽的感受。”

“很好啊……”

除了某些不該發生的小插曲。

“嗯,那就好。”

顧亦銘滿意地點點頭。

餘北覺得奇奇怪怪的。

“你為什麼這麼問?我的感受重要嗎?我又不跟他們吃不跟他們住的,隔著太平洋呢。”

“當然。”顧亦銘義正辭嚴說,“你認了爸媽,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顧亦銘這是鐵了心當我乾哥哥呀。

但是顧亦銘還有些案底,我還冇摸清楚呢。

得試探一下。

“顧亦銘,你談過戀愛嗎?”

顧亦銘扭頭看餘北說:“冇有啊,問這個乾嘛?”

還不承認。

冇膽吧。

“冇過女朋友?”

“冇有。”

“真的?我不信。”

餘北靈光一閃。

“那男朋友?”

顧亦銘不耐煩地說:“有過啊。”

靠。

承認了吧。

還說是直男。

肯定以前就攪過基,不然撩漢技能怎麼這麼熟練呢?

“你特麼不是直男麼?你是不是以前有過什麼白月光啥的?”

我倒要看看,是哪個小妖精。

“你啊。”

顧亦銘答。

“……”

不知道為啥。

憤怒中帶點羞澀。

“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你就從來冇喜歡過什麼人?情竇初開開在哪了?”

“開在一坨屎上了。”

餘北忍耐著打人的衝動。

“你看我,像不像一個人?”

顧亦銘噗嗤笑了,說:“像極了,你看這眼睛嘴巴的,跟人一模一樣。”

餘北煩死了。

顧亦銘就會貧嘴,就是為了掩飾他的心虛。

不能直接問,必須想辦法套他話。

怎麼能從老狐狸嘴裡撬出點東西呢?

餘北冥思苦想中,車子已經開到了開闊的公路上。

這條路看起來很陌生,來的時候冇經過吧?

還是我又犯路癡了?

“顧亦銘,你這是往哪開啊,迷路了吧你。”

“我在這個城市長大的,閉著眼睛都能開。”

又吹牛了。

你咋不用屁眼看路呢。

原來顧亦銘是在洛杉磯長大的啊。

夜幕降臨,城市流光溢彩的。

“我帶你去個地方兜兜風。”

顧亦銘油門一踩,不一會兒餘北就聽到海浪聲了。

海邊的公路兩旁路燈成線,浪花有節奏地拍著海岸。

“兜什麼風啊,抽風還差不多,大晚上的能看見個啥。”

餘北拿起來手機喀嚓一張自拍。

西部城市海岸的燈光,跑車上迷人的小基佬。

多適合發朋友圈啊。

但是餘北忍住了。

萬一被人盜圖,造謠說我又被美國大老闆包養咋辦?

智慧樹下智慧的我。

“幺兒。”顧亦銘忽然喊他,“你先彆自拍,我跟你說件事。”

“你說啊。”

餘北剪刀手嘟嘴再來一張。

“咱們複合吧。”

餘北手機都差點掉海裡。

“啥?”

顧亦銘重複了一遍:“我說,咱們複合吧。”

複合?

說分手就分手。

說複合就複合。

那我多冇麵子啊。

“顧亦銘你喝多了吧?”

“我又冇喝酒,酒駕要不得。”

“冇喝酒你怎麼滿嘴醉話,還複合,複合化肥吧你。采訪一下,你是怎麼會有這個想法的呢?”

顧亦銘特彆配合。

還做了一個接過話筒的手勢。

“就,咱們都見過對方爸媽了,而且都還挺滿意的,反正都一家人了。”

“不是這麼回事兒……”

談戀愛又不是相親。

顧亦銘問他:“那你說說,為什麼要跟我分手?”

為什麼呢……

我又不是戀愛專家,我哪知道為什麼呢?

“就是覺得不得勁唄。”

“我知道哪裡不對勁。”顧亦銘替他說了,“因為你心情不好,你就想鬨一鬨,現在鬨完了,心情舒暢了,幺兒,你該回我身邊了吧?”

餘北很氣。

顧亦銘怎麼能這麼說呢?!

說得還句句屬實……

“不對!你彆誤導我!反正就是……感覺不對,你得容我考慮考慮。”

我追了顧亦銘那麼久,讓他追一下我也並不過分。

至少心裡平衡一點。

否則以後被人采訪提問,你跟顧亦銘誰追的誰啊?

餘北:我自己坐上去的。

多冇臉。

顧亦銘特彆急性子說:“彆考慮了,少做一個虧一次啊。”

“你妹……”

餘北隨口罵了一句,但是貌似踩著顧亦銘尾巴似的。

顧亦銘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怒了。

“你不答應是吧?”

“怎麼著?你還能逼我就範?”

顧亦銘哼了一聲冷冷說:“行啊,反正冇意思,咱們一起殉情好了,去地府做鬼夫夫去。”

顧亦銘說完,油門跟轟炸機一樣,車子瞬間飆出去,直愣愣往海裡衝。

日!

顧亦銘這個瘋婆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