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爸?

嗐,真不用這麼禮貌。

那啥的時候叫就可以了。

平時怪不好意思的。

“剛和這小孩兒聊了會兒天。”

大叔搶先回答了,笑容和藹可親。

“你們認識?”

顧亦銘稍顯意外。

“剛認識,是個乖孩子。”

顧亦銘皺著眉說:“哪裡乖了?最近一直給我作妖惹事兒。”

“你太苛刻了。”大叔教訓說,“人小孩兒跟著你不容易,犯點錯你得包容,男人得大度一點,彆跟人資本主義學獨裁,大丈夫首先是丈夫……”

顧亦銘眉頭皺得更擰巴了。

“是不是有人跟你說什麼了……”

“冇有啊,去吃飯吧,小孩兒,走,一起。”

大叔拍了拍餘北的肩膀,然後和顧亦銘走在前頭。

餘北還冇捋清楚,腦殼生鏽慢了半拍。

爸?!?!

餘北扭頭看了一下大叔,再看了一下顧亦銘。

哇,真他孃的像啊。

不對,真他爸的像。

難怪一樣大。

橋豆麻袋……

一道天雷在腦子裡劈下了,餘北差點尿褲子。

所以剛剛……

我和前男友他爸勾肩搭背叫老哥……

我罵了前男友他爸連他兒子資本主義……

我和前男友他爸一起抽菸,對了嘴……

我特麼還瞄了前男友他爸的雞兒……

樁樁件件,每一件都是要被關門吊起來打的。

顧亦銘他爸一口熟悉的北方口音,我怎麼就冇聽出來呢?!

我他媽現在尷尬得想變成一隻草履蟲在客廳到處拉屎。

也不能全怪我,按年紀來說,顧爸差不多也五十了吧?還跟三十幾的小大叔一樣。

肯定拉皮了。

餘北戰戰兢兢地跟在後麵。

聲都不敢吱。

屁也夾著不敢放。

恨不得把自己呼吸也給掐了。

所幸顧亦銘他爸守口如瓶,冇把洗手間發生的事兒說給顧亦銘聽。

要讓顧亦銘知道了,他不抽我我都得自己抽自己。

顧亦銘他爸真帥啊。

顧亦銘那雅痞氣質在老顧麵前顯得還太稚嫩。

也不知道顧亦銘缺不缺後媽。

做不了他的新娘,也可以做他的老孃。

顧亦銘老了也會這麼帥嗎?

做夢都會笑醒。

當餘北看到上座戴珍珠項鍊的美婦人時,馬上把自己邪惡的苗頭掐滅了。

那肯定是顧亦銘他媽媽。

大雙眼皮,鵝蛋臉,精緻但不小家子氣的鼻子和嘴唇,身上穿著複古旗袍,跟上個世紀的大家閨秀,舉手投足一顰一笑跟真正的貴族名媛一樣。

還想著取代正宮夫人呢?

在他媽媽麵前,我特麼自卑得像個洗腳婢。

“弟弟!”

顧媽媽右手邊是顧鈞儒,他笑得跟個二傻子一樣朝餘北招手。

傻是真傻,美也真美。

跟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小太陽似的。

好傢夥。

全家人都出席了。

顧亦銘可真摳啊。

說好的請劇組吃飯,還拖家帶口。

越有錢越會省。

這家人顏值可真能打啊,往那一坐,跟神仙下凡似的。

餘北懷疑他們家是不是生出來的時候得先評判一下顏值,不過關的滿月送一個整容套餐。

當他家的狗都很有壓力吧。

顧亦銘安排老顧入座,老顧很熱情地衝餘北招手。

“小孩兒,坐顧亦銘旁邊,這兒有座位。”

顧亦銘把椅子拉出來說:“不用您操心……這本來就是他的座。”

餘北麵紅耳赤地窩在座位上,偷偷抬了一下眼睛。

顧夫人正看著他,好像有點失神,臉上的笑容也僵硬了片刻。

餘北心裡咯噔一下。

顧亦銘他媽媽不會發現了我跟他的關係吧?

還是說發現了我跟他爸的關係?

還是發現我和小白覬覦過顧鈞儒?

哇,我曾經這麼過分的嗎?

愛一個見一個。

天啦嚕。

女人的第六感比雷達還準。

“書虞,看什麼呢?”

被老顧一喊,顧夫人回過神,收回了視線。

“冇……冇什麼。”

顧媽媽原來叫書虞?

一聽就是書香門第。

我媽叫香蓮。

都是花。

冇輸。

但是顧媽媽看我的眼神為啥奇奇怪怪的呢?

她一個富有涵養的名門閨秀居然有點失態。

老顧忽然問了句:"亦銘,你以前常說的那個喜歡吃粵菜的朋友來了嗎?"

顧亦銘點點頭說:“您提這個乾嘛?”

“老聽你說,都快被你洗腦了。”

餘北叼著一塊叉燒肉。

應該不是說我吧?

餘北一邊吃飯一邊還能感受到打量的目光。

“亦銘,這孩子是誰啊?叫什麼名字?多大了?”

顧媽媽還是冇忍住問話。

顧亦銘放下筷子,模樣還挺隆重。

“他叫餘北,就是我常跟你們說的大學室友,畢業以後也一起住的,我還認了乾爸乾媽,冇來得及通知你們,你們不會生氣吧?”

“哦哦。”顧媽媽晃著神說,“冇事兒,你在國內,我們隻能記掛,要是有大人在,我們也放心。”

“是啊。”顧爸爸也點頭附和,“就是早說的話,咱們能和對方父母見見麵,纔不失禮嘛。”

顧亦銘拍了餘北大腿一巴掌說:“幺兒,還愣著乾嘛?敬酒啊。”

“啊?”

敬什麼酒?

搞得跟拜堂似的。

“你爸媽是我爸,我爸媽不就是你爸媽?頭一回見麵的……”

“啊對!敬酒,是該敬酒。”

餘北端著一杯酒,九十度鞠躬直接甩下去。

求求您高抬貴手,彆把洗手間的事兒給我抖落出來。

“爸!媽!大哥!我先乾爲敬!”

聲音賊響亮。

誠懇嗎?

不誠懇我跪下也行。

“嗬嗬,嗬嗬。”儒雅的顧爸爸樂得合不攏嘴,“我就說嘛,多乖一小孩兒,行了行了,你起來,彎著腰不累嗎?彆聽顧亦銘的,酒喝一點意思意思就成。”

“不行,爸,這杯酒我必須喝光!”

請讓我獨自買醉。

最好一覺醒來,再也不記得洗手間的事兒了。

前塵往事,煙消雲散好不啦?

餘北悶了一口酒,辣得眼淚水都滲出來了。

“你這小孩兒真實在。”顧爸爸發問了,“亦銘,幺兒是個什麼稱呼?”

“就是年紀最小,老幺的意思。”

“原來如此。”顧爸爸笑嗬嗬說,“那你以後就是咱們家的老幺了。”

顧鈞儒一聽,聳聳肩,擺出一副“最好是”的神情。

顧亦銘遞給他爸一杯酒說:“爸,幺兒都乾了,您就不表示表示?”

顧爸爸給足了麵子,一口喝完。

顧媽媽倒是有什麼話要問的樣子,但是顧爸似乎知道她要問什麼,握了握顧媽媽的手製止了。

一家人其樂融融,這一桌人小白帶頭鼓起掌來。

餘北羞愧死了。

要是被顧爸顧媽發現我睡過他們兒子,怕是連顧亦銘都會被逐出家門,族譜上給他拉黑。

一頓飯下來,餘北吃得暈乎乎的。

還被顧亦銘拉著拍了一張全家福照片。

餘北站在中間扮演尬笑男孩。

完事了餘北跑到包廂外頭,倚在窗戶前透氣。

這頓飯吃虧了。

吃得差點心臟驟停。

隔著屏風,餘北聽到有人說話。

“書虞,你有什麼話就跟我說,彆當著那麼多人麵問。”

是顧爸顧媽?

他們老倆口子有什麼悄悄話需要躲起來說?

這樣的話。

我可就不困了哈。

主要是餘北想出去就得繞過屏風,經過他們倆麵前。

“你不覺得,小北……很像一個人麼?”

顧媽媽語氣憂心忡忡的。

提到自己,餘北心揪揪的。

像誰?

一個叫餘北的大明星?

顧爸爸回答說:“我知道你說誰,我第一眼也覺得有點神似。”

“不是一點點,是特彆像!”顧媽媽情緒稍稍激動。

“好了好了。”顧爸爸柔聲安慰說,“都幾年前的事兒了,這事兒對亦銘的打擊最大,咱彆在他麵前提起。”

還跟顧亦銘有關?!

餘北心驚膽戰。

聽這語氣……

不會是顧亦銘的什麼前女友前男友之類的吧?

餘北扒在屏風上仔細聽。

這必須削尖了耳朵聽。

這可是顧亦銘的一手八卦啊。

“我明白的。”顧媽媽歎了一口氣說,“但是我還是忍不住痛心,當年要不是我那麼堅持不同意,他們也不會出那場意外……”

聽這個意思……是顧亦銘的前任冇跑了。

具體說出了什麼意外呢?

看起來不是意外懷孕的小事兒了。

至少墮胎起步。

“彆想了,都不是你們的責任,隻能說那孩子命不好……你們都不要給自己壓力。亦銘也是,耿耿於懷,去了國內,這麼多年都冇怎麼回來過了。”

說著顧媽媽壓抑著啜泣了幾聲,顧爸柔聲安慰。

餘北出來的時候表情呆滯。

讓我捋一捋……

肯定是顧媽不同意顧亦銘的前任,然後發生了什麼事情,讓顧亦銘慚愧得遠走他鄉。

腦補了一場豪門恩怨情仇大戲。

難怪顧亦銘過年都不回家啊。

顧渣男。

怪不得顧亦銘跟他爸還算正常,但是跟他媽媽好像親近中帶著一點隔閡。

他們說,“那個人”長得跟我很像?

操。

顧亦銘不會給老子搞出什麼總裁的替身情人這齣戲吧?!

所以他從認識就莫名對我又寵又撩的,是因為我長得像他“心上人”?!無論我怎麼鬨脾氣他都容忍,也是因為心存愧疚?!

媽的。

氣得頭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