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舔了舔嘴唇。

來了來了,重頭戲終於來了。

港真,餘北從冇交過女朋友。

幼兒園的時候倒是和一個姑孃親過嘴。

是餘香蓮說的。

餘北記不清了。

餘香蓮幫他回憶說,是因為人姑娘那天午餐是糖醋排骨,餘北撲過去搶人家的,把人小姑娘給咬哭了。

幼兒園老師批評餘香蓮,平時給餘北搞點好生活,把孩子餓得。

餘香蓮一氣之下,回去給餘北燉了兩斤豬蹄肉,不吃完不許睡覺。

可能這大概就是餘北什麼都饞,就是從來不吃豬蹄的原因吧。

餘北尋思著。

算起來,這是我的的初吻。

香不香不知道。

反正排骨挺香的。

也挺遺憾的。

聽說小姑孃的嘴又嫩又甜,不知道是不是這麼一回事兒。

一直冇機遇體會。

一場真真正正的吻。

不是顧亦銘馬桶抽子式的那種。

顧亦銘的技術。

毀了我好多溫柔。

“等等。”

都快打板開始了,顧亦銘忽然說話了。

“怎麼了顧總?”

顧亦銘一本正經地說:“演員已經連續拍了一下午了,情緒轉換冇那麼快,讓他們多休息一會兒,這是一場比較重要的戲份,導演,你再讓他們醞釀一會兒。”

紀薇薇舉手說:“我這邊冇問題。”

人姑娘都勇往直前了,餘北不能掉鏈子。

“我也準備好了!”餘北舉起手。

早就熟能生巧了。

“你冇準備好。”

今天樣光燦爛,顧亦銘戴了一副墨鏡。

墨鏡下的神情到底是什麼樣子,誰知道呢?

“我……”

餘北這都蓄勢待發了。

被顧亦銘摁了回去。

那種感覺吧。

就像是片兒都已經放上了,爸媽忽然進了房間。

餘北和紀薇薇在休息棚下等。

顧亦銘低頭跟導演不知道在嘀嘀咕咕什麼。

導演有點不理解,顧亦銘跟他說了幾句話,他才點頭領悟,導演又轉跟攝像討論了一會兒。

餘北覺得,顧亦銘肯定冇憋什麼好屁。

“OK,餘北,紀薇薇,等會兒拍攝將會省略特寫,其餘鏡頭不變,最後會有一個遠鏡頭,你們借位就行。”

“啥?”餘北傻眼,“怎麼又變回借位了,你跟我們說戲不是這麼說的啊。”

導演解釋道:“顧總說了,考慮到國內的稽覈比較嚴格,如果采用特寫鏡頭,可能過不了審。”

顧亦銘點點頭說:“咱們做電影的,應該為未成年的身心健康作考慮,不能有不好的影響,我們應該秉持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精神,傳播健康內容。”

這時候跟老子談健康。

死活不肯戴套的時候,顧亦銘可冇想過要健康。

餘北不依了。

自己的幸福。

需要靠自己來爭取。

“但是借位拍攝,畫麵會不真實呀,電影不是力求真實嗎?”

這話可特麼是顧亦銘本人說的!

“以導演的功力,完全可以以假亂真。”

“不是……”

“餘北,電影拍攝是一個神聖的事情,不是你耍流氓的地方。”顧亦銘義正詞嚴地批評他,“也考慮到女孩子的聲譽問題,采用借位拍攝吧。”

敬業的紀薇薇也一臉迷茫:“我其實不是很在乎這些,電影最終呈現的效果比較重要……”

“如果還有什麼疑問,可以多和導演溝通,冇問題就開始吧。”

獨裁顧亦銘。

好牛皮哦。

您說啥就是啥。

您有鈔能力。

餘北鬱悶死了。

敢情昨晚白被吸了不下三十次。

麻賣批。

顧亦銘絕對是故意的,他就是不想讓我好過。

打壓前任。

本來可以憑這一親拿個小金獎也說不定的。

或許顧亦銘有什麼彆的目的?

總不能以為東京寶塔忽然開竅,想親老子了吧?

那母豬都能上樹了。

煩死了,世間美好被顧亦銘環環下扣。

導演在那兒準備開始了,餘北隻好收收心,按照導演的要求去拍。

好在餘北和紀薇薇都是科班出身的,臨時改了之後,居然還是一條過。

導演盯著螢幕,想找出些不滿意地方。

餘北和紀薇薇也蹭過去。

螢幕裡餘北和紀薇薇坐在車前蓋上,在黃昏的背景裡麵投出一個完美的剪影。

親冇親上還真看不出來。

畫麵又很唯美。

“行了,就這樣吧,挺好的,完美啊,不用拍第二遍了。”

顧亦銘在旁邊指指點點。

餘北捏著下巴說:“要是有個特寫鏡頭,唯美中會多一些真實,讓觀眾感同身受。”

顧亦銘剜了他一眼。

“餿主意,現在太陽下山了,再拍同樣光線的鏡頭很難打光,一點點小誤差都會影響整個效果。”

“嗯嗯!”導演小雞啄米,“今天下午的戲份完美收工!餘北紀薇薇你們倆可以提前回酒店休息了!”

紀薇薇笑著道謝。

餘北愁眉苦臉的。

晚上是蕭城朱驕他們的戲份,餘北在現場呆著也冇意思,準備坐車回酒店。

“我正好回酒店,你坐我的車吧。”

“咱們不順路。”餘北拒絕他,“你住202,我住203。”

“上來。”

“哦。”

剛上車,小白也給他發了一條語音資訊,餘北偷偷拿出耳機來聽。

【小白:“小北哥,你坐顧總的車回酒店了?也不叫我一聲,我好像看到你在副駕駛了。”】

餘北對著耳機聽筒小聲回。

【餘北:“嗯……其實我想坐顧亦銘的後麵來著。”】

【小白大聲:“牛皮啊!你還敢有這種想法呢?顧總不會同意吧?”】

餘北迷惑,想了好一會兒才恍然大悟。

正準備發語音罵他幾句,顧亦銘說話了。

“幺兒。”

餘北好久冇聽到這稱呼了。

自從分手後。

這好像是顧亦銘第一次這麼叫我。

聽著心裡很不是滋味。

想哭。

“你最近感覺怎麼樣?”

“什麼感覺?”

餘北吸了吸鼻涕。

太陽下山之後天氣還挺冷的,凍得人鼻子酸酸的。

“就是對感情啊,男女關係有什麼感覺?”

“忙著工作呢,哪有時間談感情。”

如果這時候有煙。

我應該能瀟灑又裝逼地抽一口。

“那你還眼巴巴想和紀薇薇那啥?”

“哪啥了我?我是認真考慮電影的質量。”

顧亦銘真把我當那種藉機吃人的渣男了?

好吧我是。

但也輪不到顧亦銘唧唧歪歪。

“行,行。”顧亦銘點點頭說,“不過,你要是開始對女生感興趣,我……內心還是支援的。”

餘北隻想翻白眼。

“顧亦銘,樂趣泥巴尿。”

“什麼?”

“冇事。”

顧亦銘嚴肅地說:“我是認真的,如果你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我會為你高興。”

正常人三個字,讓餘北覺得刺耳。

“什麼叫正常人?”餘北很窩火,“你彆忘了,顧亦銘,你也跟同性戀搞過,我要是不正常,你也不正常。”

“我那隻是……”

顧亦銘停下來,不知道要說什麼

“隻是發泄一下需要?還是為了照顧我的需要?”餘北冷笑道,“行吧,看來咱們分手是對的,你好好當你的正常人吧。”

顧亦銘辯解道:“我不是那個意思,你怎麼總是曲解我呢?我的意思是,如果能讓你安安穩穩地下去,我不想你繼續走這條更難的路……”

餘北打斷他:“彆說了,我知道你打心裡就冇瞧得起過同性戀,實話告訴你吧,我知道你找王庚碩就是想把我掰直,還說喜歡跟我在一起,糊弄鬼呢?”

顧亦銘被罵得狗血淋頭的,臉陰沉沉的,但是居然冇有反駁。

他冇反駁就證明他就是這麼想的。

餘北也不說話了。

車裡悶悶的。

顧亦銘車子開進莊園酒店,纔開口說話。

“幺兒,我不是強迫你,就是覺得,你應該值得更好的人生。”

更好的人生?

啥玩意兒?

顧亦銘開始走心靈雞湯路線了?

我不知道什麼是更好的人生。

我隻知道,有顧亦銘纔是最好的人生。

但是和顧亦銘在一塊,又看不到一丁點兒希望。

遙遙無期。

“幺兒,你要是對女生感興趣,我會祝福你。但你要是還是更想要男人……呃,想做那個的話,不要找彆人,找我就好。”

不想哭了。

想把顧亦銘打哭。

“哦,我知道了,我會變成一個直男,娶妻生子的。”

餘北想下車,被顧亦銘拉住手。

“你彆說氣話。”顧亦銘看著他說。

“冇有,不是氣話。我覺得,我可能不喜歡男人了。”

餘北很平靜,平靜得彷彿置身海底。

餘北下車,甩開了顧亦銘,走在莊園的花園長廊。

顧亦銘提起性取向這事兒,餘北得認真想想。

如果性取向就是想和哪一類人啪啪啪的話,我可能是性冷淡。

所以我的性取向隻是顧亦銘。

餘北偷偷從褲兜裡摸出來一支菸。

從顧亦銘車裡偷的,嘻嘻。

顧亦銘把煙盒放擋風玻璃前,冇留神。

餘北叼著煙,腳踩著花壇,學著顧亦銘抽菸的姿勢。

果然整個人都變酷了。

媽的,忘記偷打火機了。

餘北撓撓頭,冇轍,隻能去找男侍要。

總不能鑽木取火。

“Iwant……fire(我想要火)”餘北手指比劃著,“啪唧,呲~砰砰砰——”

“Oh,Isee”

男侍把他帶去了壁爐旁邊。

也行。

餘北點燃煙,猛吸一口,肺都快嗆出來。

“咳咳!”

辣喉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