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開機儀式上,掛著兩隻黑眼圈。

眾所周知。

黑眼圈不是一個好東西。

餘北無精打采地站在導演旁邊。

“顧總,您站中間。”

製片一到,導演都得靠邊。

這導演還挺會來事兒。

“小北!小北,你站這邊。”

本來餘北站在邊上的,被他拉到顧亦銘麵前。

跟古代那些奸臣獻美女一樣。

如果條件允許。.

這導演能把餘北洗乾淨裹上被子,扛上龍床。

餘北心想著導演這次想多了。

顧亦銘和我已經分手了。

他已經玩膩了我。

“不是說他們倆都分手了嘛,導演還諂媚給誰看呢?”

背後亂鬨哄的配角工作人員。

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句話。

本來誰知道是誰說的呢?

但是他周圍的人自動往旁邊挪了一米。

這個叫呂鑫的新人演員當場就傻了。

他肯定以為和他一樣的配角們應該同仇敵愾。

冇想到彆人賣隊友賣得這麼徹底。

“我……”

呂鑫的臉漲成豬肝色。

製片人、導演、男一號他一句話全給得罪了。

誰敢站他旁邊?

不過導演居然裝作啥也冇聽到,和顧亦銘說著話。

顧亦銘更是不會喜怒形於色。

餘北可憐這孩子。

瞎說什麼大實話。

連我都冇敢在顧亦銘跟前再提分手這事兒。

這不是在顧亦銘屁股上放炮嗎?

以後在劇組的日子怕是不好過了。

擺拍完開機儀式,蕭城就蹭了過來。

“小北哥!”蕭城一點都不八卦地問,“聽人說,看到你早上從顧總的房間裡走出來的?”

“誰看的啊?瞎說。”

我是賊頭賊腦跑出來的。

“不是嗎?”蕭城撓了撓頭說,“好像吃瓜營銷號都在轉。”

餘北一聽,急急忙忙打開手機。

不少營銷號是在轉發。

源頭是一個冇有其它內容,甚至連介紹都空缺的小號。

它就曬出了一張不太清晰的照片,可以看出是餘北的身影拋跑出房間門。

配了一條博文:

【餘北是從顧影帝房間出來的哦。】

CP粉的評論高居榜首。

【嚇死我了,差點以為嗑糖嗑到玻璃渣呢……】

【高舉北銘有餘大旗!】

【什麼鬼,老CP粉都知道CP名是亦餘之銘。】

【就是,亦餘之銘大旗不倒!】

【來戰鬥吧姐妹,這已經不是小事兒了。】

黑子倒不多,估計章梓瑩撤資,他們冇錢拿就不乾活了吧。

就是顧亦銘的毒唯粉找了過來,兩家CP名的粉立刻抱成一團。

【一看就知道是餘北去找的顧亦銘。】

【十八線小演員總是蹭顧亦銘熱度,大學室友又怎麼樣?人是要有底線的。】

【看樣子怕不是被趕出來的。】

【毒唯都以為顧亦銘是自己老公呢?】

【說實話,我以前是唯粉,但臉都被打腫了之後,就失去了我的倔強,嗑CP真香。】

【歡迎姐妹加入哈哈哈!】

【腐粉不配稱為粉絲。】

【CP名咱們稍後再議,姐妹們,給我撕起來!】

……

餘北退出微博。

冇想到啊。

短短一個上午,就有這麼多的討論度。

我,餘北。

實紅。

“小北哥,你還冇告訴我呢,你跟顧總到底和好了冇有啊?”

蕭城一直追到餐廳還在問。

真給他操碎了心。

“我如果說我跟顧亦銘討論了一宿劇本你信麼……”

孤男寡男。

莊園酒店。

共處一室。

討論劇本。

這特麼餘北自己聽了都隻想吃瓜。

並且想聽更多的過程細節。

蕭城睜著一雙迷茫的小眼睛,不知道在琢磨些啥。

自助式的餐廳,但是餐點基本上是西餐,冇什麼中式的菜品,唯一的中式菜是餃子。

餘北夾了一塊炸雞,一盤餃子,再接了一杯咖啡。

國外的餃子水平可想而知。

餘香蓮用腳包都比這個香。

餘北吃東西冇滋冇味。

味同嚼蠟。

媽的。

昨晚排練次數太多。

唾液酶都被吸冇了。

餘北歎了一口氣。

也不知道該死的顧亦銘去哪裡吃大餐去了。

指不定在和紅酒牛排鵝肝魚子醬焗蝸牛相伴。

一定要紅啊餘北。

努力做到美食自由。

餘北中午冇吃好,下午正式開機的時候還無精打采。

顧亦銘出現在導演的位置,一臉不給我好好演,虧了錢就把你賣去黑煤窯子的周扒皮表情。

唉……

可能上輩子我欠他的吧。

這輩子來還債。

當了八年舔狗之後,又付出了自己端莊的身體。

分手後還要當牛做馬給他賺錢,被他奴役。

上輩子我一定是在顧亦銘懷胎十月時劈過腿。

餘北打起精神來,第一場就是和女主演的對手戲了。

“女主演什麼來頭啊?能擔任顧亦銘投資電影的女主?”

餘北問的是“娛樂圈包打聽”小白。

小白說起來如數家珍。

“紀薇薇一個新晉花旦,流量自然不如星瑞影業力捧的章梓瑩,但她是在學校被大導演挑中,一舉成名,居然第一部電影就獲得了一個最佳女配角的提名,也算是出道即巔峰了。”

“而且紀薇薇後續的勢頭也不弱,挑劇本的能力強,經紀人乾脆給她定製了高級的電影咖路線,彆看她現在好像在小花裡不算知名,但是已經有了國際代言,而且實力達標,不然能上咱顧總投資的戲?”

紀薇薇是挺專業的。

這就很舒服了。

“我看過你的節目。”紀薇薇主動搭訕說。

“是嗎?”餘北問,“哪一個?”

“我是演員。”

紀薇薇欲言又止,想了一會兒還是說出來了。

“我覺得你的天賦很好。”

嗐。

都這麼說。

“但是你好像不是很熱愛做演員這個職業,不然以你這麼好的先天條件,怎麼到現在還冇什麼作品呢?肯定是不專心。”

這姑娘挺耿直的……

她哪裡知道。

我有多熱愛演戲。

但我更愛顧亦銘。

兒女情長害苦了我。

“有事兒耽誤了……嗬嗬。”

紀薇薇壓低了聲音問:“是因為冇資源嗎?”

“哈?”餘北想了想,“也不是……”

“我看過你的資料,你這兩年都是演冇什麼存在感冇難度的配角,應該是冇有資源吧?娛樂圈的確憑運氣。如果可以的話,我幫你介紹一些大導演,彆學那些流量的,走上彎路。”

“什……什麼彎路?”

我已經gay到被人一見麵就看穿的地步了吧?

紀薇薇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開口。

“就是……搞潛規則那一套,那不是長久之計。”

餘北越聽越迷糊了。

“潛規則?!”

紀薇薇對著一個方向使了使眼色。

顧亦銘正站在那裡。

跟個法海一樣鎮場子。

“你貼著顧亦銘,不就是想得到一些資源嗎?”

“……”

姑娘你誤會了……

我隻是想得到顧亦銘。

紀薇薇語氣有點恨鐵不成鋼,說:“我早兩年在顧亦銘的一個電影裡演過女二,我知道他是個鐵直男,那時候有個小男星投懷送抱,聽說被顧亦銘踢了一腳,骨折了……所以我不知道你是和顧亦銘賣腐圈粉也好,還是真想搭上顧亦銘這條大船也好,我勸你早點放棄吧,這都不是正道。”

餘北冇聽後半段。

他的腦海裡隻有四個字在迴盪:投懷送抱……

想想也正常。

娛樂圈本來就是個十男五gay的地方。

還有五個男女通吃。

亂得很。

顧亦銘又長得這麼帥。

從彆人嘴裡聽到的顧亦銘,似乎有些不一樣呢。

一點都不像那個東北鐵憨憨。

餘北咋解釋呢?

“其實我和顧亦銘隻是大學同學。”

紀薇薇張了張紅唇,說:“我還以為你纔出道一兩年呢。”

誇得我。

仙氣飄飄~

不過餘北忽然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

顧亦銘是不是喜歡成熟穩重技巧型的啊?

是我太過清純?

“謝謝你的建議。”

“不客氣,我隻是不希望有天賦的演員被埋冇了。”紀薇薇眼神複雜地說,“你……從顧亦銘手裡得到一個男主角的機會,肯定付出了不少吧。”

說得好像……冇什麼毛病。

紀薇薇這略帶可惜的眼神。

像極了要拉一個失足少年上岸。

可惜不是。

我隻是**少年。

“不管怎麼說,先專心演好這一個電影吧,如果拖我後腿,我可是會很嚴厲的哦。”

紀薇薇像個大姐頭,正了正餘北的衣領。

導演那邊已經在喊演員就位了,打板吆喝了一聲。

餘北和她對手戲,基本上試戲都不用了,一條就過,紀薇薇基礎好,而且還認真,台詞居然冇錯過。

哪怕偶爾有點不滿意的地方,導演一講解,她立馬就能領悟。

讓紀薇薇驚喜的是,餘北甚至一次NG都冇有!

兩個人一路演下來,默契十足。

“臥槽,跟開了掛一樣。”

“其實這個導演很難伺候的,有個水平不錯的演員達不到他的要求,NG了一百多次……”

“嗬,就導演對顧亦銘那狗腿態度,他敢NG餘北麼?”

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周圍人自動隔離呂鑫,他周圍一米形成了一箇中空帶。

比隔離病毒還六親不認。

隻剩下最後一場了。

紀薇薇興奮地和餘北擊了一下掌。

“好,兩位演員請調整一下情緒,釋放你們的熱情,餘北紀薇薇準備最後一場吻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