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近日影帝顧亦銘被偷拍到,對旗下男星餘北過分親昵的畫麵,頻頻登上熱搜,讓千萬粉絲對影帝的性向再次表示疑問,是影帝的鹹豬手?還是兩人你情我願的淪喪……咳,淪陷。

餘北:看看,媒體都把狗糧端來塞嘴裡了,而你還是直男!

——《又被男神撩上熱搜》全文基調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真的。

還有什麼比“你把我當兄弟,我做春夢都想上你”更悲傷的故事呢?

餘北暗戀了顧亦銘8年了,從大學同寢,他就開始試圖勾引掰彎男神顧亦銘,以好兄弟的名義啥都乾了,同過窗(床?)共過枕,就差自己坐上去了,整整8年,顧亦銘還是一根筆直的直男。

餘北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還不夠風騷。

電視裡播放著娛樂新聞頻道:

“影帝顧亦銘傳出和女星章梓瑩地下戀情的緋聞,今日章梓瑩接受采訪透露‘我們早在商業活動時就認識了’,而顧亦銘出席電影宣傳時,拒絕任何關於私人的采訪,讓他們的戀情更加撲朔迷離,引來多方猜測……”

餘北坐在沙發上,恨得牙癢癢,咬掉了一顆遙控器按鈕,啪唧一聲把電視關掉。

他不想打開手機,網絡上肯定是顧亦銘的“戀情傳聞”滿天飛。

餘北就像一鍋酸菜魚。

又酸又菜又多餘。

也對,人家是什麼人,國民老公,有錢有顏有腹肌,從大三出道開始,出演的電影拿獎拿到手軟,畢業後直接創辦自己的傳媒公司,年紀輕輕成了娛樂圈的BOSS級人物。

而自己呢?隻是一個風華正茂的小基佬。

雖然和顧亦銘同班畢業,在娛樂圈摸爬滾打這麼些年,一年隻參演幾部電視劇的男十八號,屬實小透明。

哪怕是章梓瑩都是炙手可熱的新晉小花。

他憑啥喜歡自己?

守株待兔似的守了這麼多年,餘北都快等得人老菊黃了,這世上又不止他顧亦銘一個男人長得帥,總不能在一根樹茬子上吊死,你說對吧?

餘北很沮喪,決定放棄顧亦銘了,他發誓,從今天開始,他再垂涎顧亦銘,和顧亦銘睡覺,他就是狗!

“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麵對流言蜚語……”這是餘北給顧亦銘專設的手機鈴聲,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隻有一個字“銘。”

餘北是不想接的,但是手指有自己的想法,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就已經滑到了接聽。

“幺兒——”

你聽聽,這是直男該有的稱呼嗎?

因為餘北是寢室年紀最小的,來自四川的老二給他取了這個稱呼,顧亦銘從此就冇改過口。

顧亦銘的聲音渾厚磁性又寵溺,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那股霸總氣息,餘北光聽著就渾身酥軟。

不行,不能多想。

餘北此時已經下了決心,就不能再這麼墮落!他清了清嗓子,拿捏出自認為鐵石心腸的聲音——

“嗯。”

“今兒晚上去你家,門彆反鎖。”

言簡意賅,且吩咐得駕輕就熟,就好像在外打拚的老公對老婆說“今天晚點回家,彆反鎖門”一毛一樣。

來家裡乾嘛?當然是睡覺。

這是顧亦銘的習慣,隻要有空就來餘北家裡串門,餘北都懷疑顧亦銘睡他家比自己家的次數多。

餘北就是太縱容他了,纔會養著這種理所當然的壞習慣!這次他應該斬釘截鐵地拒絕!

“不行!”

餘北迴答,氣勢非常足。

顧亦銘聽起來有點詫異,問:“為什麼?”

餘北都能想象螢幕那頭,顧亦銘兩條好看的劍眉鎖到一起,難以置信又不容忤逆的模樣。

餘北不知道找什麼藉口,氣焰頓時打落了一截。

“因為……就那個……因為我不在家,回去都挺晚的。”

餘北不太擅長和顧亦銘對抗,他向來言聽計從。

“哦,那冇事,我先回家,等你。”

“……”

失策了。

餘北忘了顧亦銘早就有自己家的備用鑰匙。

“哎!不是……”

還冇等餘北說完,顧亦銘已經雷厲風行地掛斷了電話。

餘北看著通話記錄,有些發呆。

越想越氣。

他當我大門是什麼?任由他進進出出進進出出的……

既然要斬斷和顧亦銘蠅營狗苟的曖昧,他就要貫徹到底!

餘北一怒之下,把顧亦銘的通訊名稱改成了“東京寶塔”。

東京寶塔,鐵直。

餘北這下高興了,這還不夠,他又把顧亦銘的專屬鈴聲改成了“會呼吸的痛”,歌詞第一句就是“在東京鐵塔,第一次眺望……”。

餘北心情好了,開開心心點了一份外賣,反正他這幾天也冇有工作,窩在家裡已經吃了好幾天外賣了。

吃完飯,餘北躺沙發上開始刷微博,他微博粉絲就幾萬個,其中包括了七大姑八大姨,以及一半殭屍號,真正的粉絲寥寥無幾。

餘北冇出演邀約時,就喜歡在家刷沙雕轉發,隻是越刷他越心慌。

這樣搞,會不會惹惱了顧亦銘啊?畢竟他跟顧亦銘關係是不錯,可同時他也是自己的BOSS,餘北可是目睹過他對公司藝人脾氣有多臭的。

“東京寶塔”的再次來電,嚇得餘北一個激靈。

餘北忍住冇有接,但是隨著鈴聲唱下去,他覺得自己纔是被掛在東京鐵塔頂上的一塊臘肉,弱小,無助。

但牛逼。

就是不接!

鈴聲終於停了,房間一片死寂。

餘北發過去一個簡訊:我今晚不在家,睡朋友家,你去彆的地方吧。

冇想到一會兒,顧亦銘居然回了一條資訊:你在哪?我開車去找你,哪個朋友?我已經開車在路上了,能去哪裡?

誰管你去哪裡?章梓瑩家咯。餘北冷哼一聲。

餘北不管了,反正已經給他說明白了,他露宿街頭也怪不到自己。

餘北索性手機調成靜音,迷迷糊糊睡了過去,並未看到手機螢幕上一次次“東京寶塔”的來電。

小區地下停車場,坐在駕駛室的顧亦銘,如餘北想象的一般,劍眉擰到了一起,薄唇緊閉,如果認識他的人在,一定會縮短脖子頂上鍋蓋,這是風暴前的寧靜。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請稍候再撥……”

顧亦銘知道餘北唯一的愛好,就是刷沙雕博,他點開了微博,釋出成功,內容隻有五個字。

“@餘北

睡了冇?”

睡夢中餘北不知道,這一夜,自己會被千萬粉絲和媒體差點連內褲顏色都挖出來……空降熱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