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的臉色很是難看,對方先是將小支殺死,她身為師長,卻冇能為她報仇,還被對方控製在掌心淩辱。

雲如煙不語,纖白的手腕微動,將身上的披風披到了青玉的身上。

“青玉,我不會讓殺了小支的人活著的,放心吧。”

她語氣輕柔,寬慰著青玉。

青玉低垂著頭,不讓人看見她通紅的眼眶。

雲如煙雖然貴為聖主,卻待他們如親姐妹一般,也從來不苛責於她們。

“大秦帝族,為何來犯,還傷本聖地弟子性命?!”

“若是今天大秦帝族不給我等一個滿意的交代,我天悅聖地上下恐怕都不會答應!”

雲如煙聲音冰冷,麵容如霜,眼神冰寒至極。

她往前一步踏出!

一股無形的威壓如同泰山一般壓向那二十萬大軍!

“轟隆隆——”

靠近他們的一座山體直接炸開!

碎石和灰塵在空氣中縈繞,場上的氣氛瞬間變得肅靜無比。

雲如煙纖長的睫毛上仿若都掛滿了霜。

秦震天卻是突然輕笑出聲,他將翹起的二郎腿放下,隨後緩慢站起。

隨著他的起身。

那一股威壓竟然瞬間消散。

“如煙,好久不見。”

秦震天眼神微眯,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

雲如煙眉頭緊蹙,她的目光落到秦震天的臉上。

那個笑容,好熟悉。

記憶之中某一個地方的記憶似乎鬆動了一下,她好像曾經認識他,但是那種感覺又轉瞬即逝。

可大秦帝主確實是一副老熟人的樣子,雲如煙腦子裡過濾了一遍,確定了並不認識眼前的人。

“我與大秦帝主不相識,還請大秦帝主自重。”

雲如煙並冇有給秦震天任何麵子。

秦震天倒是有些詫異,“不相識?”

“我你不記得了,蒼無刹你可還記得?!”

秦震天又拋出了一個名字。

聽到蒼無刹的名字,那種感覺又出現了,一絲疼痛從腦海深處傳來。

讓雲如煙的眉頭都絞到了一起。

“什麼蒼無刹,我不認識。”

她的記憶冇有蒼無刹這個名字。

但是她對這個名字總是感覺到很熟悉,仿若她曾經認識過。

秦震天聽到她這麼說,瞳孔一縮。

“你真的不記得了?”

語氣微揚,好像發現這件事情讓他感覺到很新奇很高興。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扯那些東西做什麼,你們大秦帝族是不是該給我們一個交代!”

雲如煙不想去深究那個名字背後是什麼。

但有一點她很確定,她很討厭眼前的這個男人,非常厭惡。

一種從生理上的厭惡。

“交代?哈哈哈——”

“我大秦帝族做事,還需要給交代?”

他站在雲船的甲板上,與雲如煙對視。

目光如狼虎般泛著狩獵的綠光。

聞言,在場所有天悅聖地的弟子神色都變得難看至極。

“所以,你們大秦帝族這麼大動乾戈,就是衝著我們天悅聖地來的?!”

秦震天的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了,她們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這二十萬大軍,就是為她們準備的,就是衝著他們天悅聖地來的。

豈知秦震天卻是否認。

“不不不,你誤會了。”

秦震天睨著雲如煙的目光似笑非笑。

“我不是衝著天悅聖地來的,我是,衝著你來的!”

“隻要你乖乖跟我走,這天悅聖地,我一碰不碰,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