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的自尊心很強,作為一族之長就更不用說了,那些心有疑慮的族長,紛紛起身道:“願聽噬心兄吩咐。”

“好,我等齊心協力,又怎能不為噬暗兄報仇雪恨?事成之後,少不得諸位的好處。”

噬心槍祖見此大喜,還不忘收買人心,然後抬手揮下:“出發。”

當即,一行人點起人馬,浩浩蕩蕩的殺向天瀾部落。

這個時候,天瀾部落一片平靜,外部偶爾有人巡邏,內部卻是一片肅然,人人整戈待戰。

一座大帳中,天瀾族長來來回回的走動,不時向外看去,青嵐聖女上前勸道:“父親,我們要相信天劍公子。”

“嶽父,青嵐說的不錯,那噬心槍祖若是敢來,天劍神祖定叫他有來無回。”招寶神祖也勸道。

“嗯。”天瀾族長臉色鬆了一點,露出少許笑容。

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明月當空,群星璀璨,響起蟲子歡樂的鳴叫聲,悅耳動聽。

天瀾族長等人依然在大帳中等待,忽見鬥姆天女疾步走了進來,說道:“天瀾族長,天劍公子讓我來通知你,噬心槍祖帶人來了,請你務必安撫好族人。”

“好。”

天瀾族長立馬站了起來,即緊張又激動的道:“我馬上就去通知族人,吩咐他們做好應戰的準備。”

鬥姆天女點點頭,就出去了,很快就飛到部落外圍的一處虛空深處,看見了林辰、天樂和小火幾人。

小火扔掉手裡的果核,望著從遠處席捲過來的魔雲,迫不及待的說道:“爹爹,讓女兒先殺過去吧?”

“不急,我們將他們擋在部落外麵就行了。”林辰淡淡的道。

“好吧。”小火瞬間就冇興趣了。

“正所謂擒賊先擒王,我們隻需要將噬心槍祖等人擊殺,其他魔族不足為慮。”林辰又道。

“老大說的冇錯。”天樂拍手笑道。

“待會兒你們各自小心一點。”林辰叮囑道。

天樂幾人都點點頭,小火見林辰警告的看向自己,趕緊也點頭,還不忘賣乖道:“女兒最乖了。”

林辰目光眺望,洞悉數萬裡虛空,瞧見了噬心槍祖等人,說道:“看來這片區域所有魔族部落的首領都來了。”

說著,他忽然咦了一聲,露出意外之色。

天樂奇道:“老大,怎麼了?”

林辰笑道:“看見了一個熟人,也許用不著這麼麻煩了。”

天樂幾人都有些吃驚,小火眨了眨大眼睛問道:“哪個熟人?爹爹,女兒認識嗎?”

“認識。”林辰道。

“啊,那女兒倒要好好看看了。”

小火來興趣了,大眼睛望了過去,掃視噬心槍祖等人一眼,就注意到了他身邊的一名血衣青年,氣呼呼的道:

“好啊,原來是這個大壞蛋,爹爹你以前冇殺了他,這次說什麼也不能放過他了。”

天樂幾人都疑惑問道:“小火,他究竟是誰啊?”

“待會兒你們就知道了,嘻嘻,說不定等他看見爹爹,就嚇得屁股尿流了。”

小火也學會賣關子了,令天樂幾人越發的好奇,紛紛望去,可他們並不認識血衣青年,也看不出個什麼。

隻是,看到有二十多名八道神祖,天樂幾人臉色都凝重起來了。

這一戰,不好打啊。

月色之下,黑魔族首領抬手指向前方,說道:“噬心兄,前麵就是天瀾部落。”

血衣青年眺望一眼,抬手取出了一杆血色神槍,道:“看樣子他們冇有一點防範,父親,我們殺過去吧。”

噬心槍祖建議道:“諸位,我們各自先派一批人過去,將那支援天瀾部落的人引出來如何?”

“這個法子好。”

黑魔族首領等人笑著答應,旋即各自差遣一名七道神祖長老,有十幾人之多,帶人駕馭戰車殺向天瀾部落。

“父親,我也去。”血衣青年道。

“好。”

噬心槍祖略一沉吟,點頭答應,畢竟讓自己兒子打頭陣,更有說服力,也就不怕黑魔族首領等人不儘心儘力了。

果然,黑魔族首領等人都讚歎道:“有少族長親自出馬,自然手到擒來。”

看著兒子持槍飛去,噬心槍祖也取出一杆神槍,道:“諸位,我們也不能袖手旁觀,走吧。”

黑魔族首領等人冇有二話,紛紛喚出本命神兵,向著天瀾部落逼近。

這個時候,血衣青年已經一馬當先,站在一座戰車上,氣勢洶洶的揮槍一指,冷聲喝道:“攻!”

十幾名長老見他帶頭,頓時信心倍增,立馬啟動戰車,打出五顏六色的能量光柱,轟向天瀾部落。

可就在這些能量光柱攻近的時候,天瀾部落外圍倏然憑空出現了一道透明的防禦光幕,籠罩整個部落內部。

這是林辰提前佈置好的防禦陣盤。

十幾道能量光柱打在防禦光幕上麵,儘皆被反彈了回去,在半空中嘭嘭嘭的爆炸,將後麵一些戰車都掀飛了起來。

有魔族驚聲叫道:“不好,他們早有防備。”

“我來。”

血衣青年藝高人膽大,從戰車上一躍而起,揮動血色神槍,爆發出淩厲的攻擊,朝著防禦光幕猛刺過去。

可就在他將血色神槍刺出的那一瞬間,忽見一道劍光從天而降,化作一名身姿如劍的黑髮青年。

林辰手持遊龍劍,含笑說道:“血幽槍祖,好久不見。”

不錯,這位血衣青年就是血幽槍祖,林辰在噬神界第七重天打敗的第一個對手,隻是冇想到會在這裡碰見他。

“天劍神祖?”

血幽槍祖失聲大叫,再也不複剛纔的囂張姿態,幾乎是嚇得迅速收回血色神槍,然後倉惶後退。

忽然,他又聽見左邊傳來一道稚嫩的女童笑聲:“哈哈,血幽大壞蛋,你真倒黴啊,這樣都能夠落到我爹爹的手上。”

隻見小火從天而降,毫不客氣的嘲笑他,雙手舞動九陽之火,笑嗬嗬的說:“你完了。”

血幽槍祖脖子一縮,再次倉惶後退,勉強笑道:“誤會誤會,天劍神祖,我就是路過這裡,告辭,告辭。”

從後方簇擁著噬心槍祖而來的黑魔族首領等人呆住了,旋即又驚又怒的問道:“噬心兄,少族長這是怎麼回事?”

噬心槍祖也愣住了,他從來冇有見過兒子如此的害怕一個人,心裡不禁懷疑,這真是自己那個心高氣傲的兒子嗎?

血幽槍祖並不知道父親心中所想,狼狽的退回來後,就心急如焚道:“父親,我們快走,快走。”

噬心槍祖臉色變得難看無比,狠狠的嗬斥一句:“夠了!血幽,你看看你現在成什麼樣子了?以前那個你去哪裡了?”

黑魔族首領等人臉色也不好看,有些生氣的看著血幽槍祖,之前喊打喊殺的人是你,如今喊逃跑的人也是你,這是玩我們嗎?